当前位置:首页 > 女频小说 > 正文

无效妻约:老婆,咱不离婚!

2019年04月01日 14:54:57 325

《无效妻约:老婆,咱不离婚!》 作者:双喜团子

故事主要讲述女主角舒嘉芮在母亲去世后,白莲花母女的到来让她失去亲人和爱人,最终被逐出舒家流放国外六年,为了复仇,舒嘉芮腹黑归来,简太太位置成了舒嘉芮的目标,在简老爷子的助攻下,舒嘉芮与简夺定下一年契约婚姻,却不想,说好的只为利益,生活互不干涉,简夺却似恶狼将她吃干抹净,且看流浪千金如何抱紧金主大腿逆袭人生。

主角介绍

舒嘉芮:设计天才,在失去母亲后,成了一个每人疼的小孩,一路遭受设计和白眼挺过来,最后还是被流放国外。

简夺:十八岁接手简氏,三个月之内收服一众元老心甘情愿卖命,二十二岁时,便带领简氏走上业绩的新高峰。

樊庄雅: 一朵伪善的白莲花,善于伪装和心计。


第1章 婊子配狗

弥沙市机场。

候机室的长椅末尾立着一个大大的粉色helloKitty行李箱,挡住了孤零零坐在后面女孩。

齐耳短发,五官精致,可此刻那双如水的眸子却红肿了一圈。

隔壁位置上有一张报纸,是弥沙市晨报——

“6月6日北京时间八点二十五分,南林集团董事长舒俊德发表声明,称与其女舒嘉芮父女关系破裂,从此断绝来往……”

女孩把报纸团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嘴唇颤抖,大滴大滴的眼泪落在黑灰色的运动裤上。

“瞧瞧,这不是我们舒家的小公主吗?都要离开了,怎么连个送机的人也没有?”

来人一身大红色连体裤,波浪卷的长发垂在腰际,衬托出傲人的身材。大眼小脸,妆容精致,刚走过来就吸引了不少男士频频侧目。

听到熟悉的声音,女孩的脸色立即变了。她偷偷用袖口抹掉眼泪,有些疲惫的靠在长椅上,“你来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给你送礼来了!这年头傻子也不好找,我可得好好谢谢你。”樊庄雅勾唇一笑,带着奚落和讽刺。

她走过去,将烈焰的红唇贴在女孩耳边,“爸爸和哥哥让我来告诉你,永远都不要回国了,能死在外面是最好的,舒家永远永远都不会再认舒嘉芮这个人……”

“你骗人!”舒嘉芮猛地推开眼前人,身子蜷成一团,止不住的发抖、抽搐。

樊庄雅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凶光,说话愈加肆无忌惮。

“知道吗?舒嘉芮,爸爸疼我,哥哥爱我,连家里的仆人都更喜欢我!没人爱你,没人要你,舒家是我的,而你,已经没有家了!”

“可你又怪得了谁呢?”她抚了抚早上新做的指甲,红唇一张一合,像是刽子手里行刑的刀:“别忘了,你的母亲因你而死,你是杀死自己亲生母亲的凶手……”

别忘了,你的母亲因你而死。

这句话像是一个巨大的梦魇,从十二岁到十七岁,舒嘉芮丢不开也逃不掉。

她死死咬住嘴唇,把眼泪憋回心口里。强撑着最后一丝骨气,大声回顶道:“怎么会没人爱我?还有绍安!我还有绍安!”

青梅竹马的绍安,就算那场大火之后也不曾抛弃过她的绍安,绝不会让她失望的。舒嘉芮握紧了拳头为自己打气。

“说你傻,还真傻。”樊庄雅‘咯咯咯’的笑出声来,“你一定不知道绍安在床上有多热情吧?可我知道啊,那种感觉,说是欲仙欲死也不过分……”

舒嘉芮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身体僵硬得像个玩偶。

忽然,樊庄雅眸光一闪,不等舒嘉芮反应过来,就抓起她的手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手心从耳钉锐利的金属上划过。

那巴掌打的很有技巧,能留下可怖的手印,却又不会多疼。

‘啪’,下一秒,舒嘉芮直接被人扔在地上。那人甚至还上前踢了几脚,正好踹在她的心口上。

“舒嘉芮!你在做什么!”

袁绍安刚进了机场就看见自己的女人被掌掴。他心疼的拥住樊庄雅,看向舒嘉芮的眼神像是要杀了她才能解气。

“别……绍安……嘉芮只是心里不舒服……我没事,真的没事……”樊庄雅捂住脸,指间却露出大片的掌掴痕迹。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要那女人插一把刀过来你才会喊疼吗!”

“别怪嘉芮,是我不好……”

那两个人继续说了什么,舒嘉芮不知道。

她躺在机场冰冷冷的瓷砖地上,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相拥的男女,只觉得脑海里一阵嗡嗡作响,震得生疼。

原来,不止是爸爸和哥哥被抢走,连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都成了别人的啊。

“我在做什么?”她从地上爬起来,黑亮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眼前人,“袁绍安,你在做什么!”

袁绍安冷冷的看了女孩一眼,声音残酷:“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继续伪装下去了。舒嘉芮,我爱的人其实是雅雅。”

“呵,雅雅?”舒嘉芮僵在原地。她觉得自己应该冲上去给这对狗男女几个巴掌,可脚掌像是被什么东西钉住了,一步也迈不开。

“没错。”袁绍安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人,目光中充满蔑视。

“这么多年了,舒嘉芮,我追了你这么多年,你给过我一点好脸色吗?同龄人都开始滚床单了,可你呢?别说上床了,到现在连个接吻都没有过!”

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反倒是把一切都怪在舒嘉芮身上。

“你看看你,一年四季都裹着肥硕脏污的运动服,鞋上的泥就从没弄干净过,头发也不知道好好打理一下,总是把自己弄得像个疯子!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再也受不了了!”

“我和雅雅是真心相爱,就算舒伯父不同意,我们也会坚持到底!”

“绍安……”樊庄雅的眼里噙着泪,感动的扑进他怀里。

余光瞟向舒嘉芮,那眼神分明在说:贱人舒嘉芮,离别的礼物,还喜欢吗?

“受不了了?哈哈……”舒嘉芮忽的就笑了,她倔强的扬起小脸,“为了和你去到一所大学,樊庄雅的猫在我书桌上睡觉,我就跑到卫生间,蹲在马桶上,拼命去啃那些拗口的古诗词;你说想吃桂花糕,我就冒着大雨去买,回来黏的不成样子,你看也没看就扔进马桶里,我还笑嘻嘻的等着天晴再去买一次……袁绍安,摸着良心说,这些年,我哪里对不起你了?”

“不,还是不要摸了,你们这种人,怎么会有良心呢?”

舒嘉芮轻扬嘴角,笑的近乎妖娆。

害死母亲,被樊庄雅母女欺负到毫无还手之力,最终失去父亲和哥哥,被逐出舒家,流放国外。

本以为绍安是爱她的,本以为她还有他可以依靠,本以为……

哈哈哈!她用了十七年的时间,最终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什么海誓山盟,什么天荒地老,到头来都抵不过绿茶婊在床头勾一下小手指!

“快去相爱吧,别来恶心我。”她带上墨镜,拖起行李箱,“放心,舒董事长一定会同意你们的婚事。毕竟——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下一章节

标签: 霸道 宠文 腹黑 契约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