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缘短情长

2019年03月29日 09:09:35 289

《缘短情长》 作者:微凉意

女主角苏染的嫂子是周辰深的姐姐,一场阴谋带走了她哥哥和嫂子的命,而这一切的罪名都指向苏染,苏染深爱周辰深,不想让白莲花阴谋得逞,顶着被万人唾弃的压力执意的嫁给了周辰深,三年时间,没换来真相,却等来周辰深对她加深的厌恶和恨意,一个恨,一个伤,且看周而复始的伤痛折磨过后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主角介绍

苏染:她背负着两条人命的罪孽,三年来百口莫辩,千伏所指的她,在周家过着苟延残喘的日子。

周辰深:被仇恨蒙蔽,徘徊在痛苦边缘,直到失去,才明白一切。

周忆司:苏染哥哥留下的孩子,聪明可爱,是全家的心头肉。

顾云娆:心机深沉,善于伪装的白莲花。


第1章 你不配

大年初三,是家家户户团圆过年的好日子,周家别墅除了门口的的新对联,再找不出一丝喜庆的颜色。

苏染帮三岁大的周忆司穿好衣服,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一身黑色风衣的周辰深走进卧室,目光冷冽的停在苏染摸着周忆司的手上,苏染瑟缩了一下,收回了动作,也顺势离开了周忆司几步远。周辰深神色冷淡的抱起周忆司,径直朝门外走去。

“染姐姐,你不跟我们一起去爷爷家吃饭饭吗?”被周辰深抱着的周忆司急忙忙的扯住了周辰深的衣服,转过身对苏染说道,天真无邪的眼神正期盼的看着苏染,希望苏染可以跟他们一起。爸爸的表情太凶凶了,他有点害怕。

苏染一愣。从三年前她顶着被万人唾弃的压力执意要嫁给周辰深,她就不再知道团圆饭是什么滋味,三年,周辰深不曾与她同桌吃过一次饭,甚至于家里的管家都可以上桌,而她,只要周辰深在,她就只能在厨房吃。更别说是回周家大宅一起吃饭……

她看了眼周辰深,触到他眼中一如既往的厌恶时,心下苦涩,冲周忆司笑了笑,想了个借口刚想开口就听到周辰深冰冷的声音道:你不配。

随着哐当一声的关门声,周辰深带着周忆司离开了,偌大的别墅只剩下苏染一个人,空荡荡的孤寂感在这个节日更添几分凄凉。苏染缓缓的坐了下来,冰凉的地板让她一阵颤栗,却也敌不过周辰深三年来的对她厌恶和恨意来的寒冷。

你不配。

苏染第一次听到周辰深说这三个字是三年前在民政局门口。

“你永远都不会是我周辰深的妻子,也永远不会成为忆司的妈妈,你——不——配。”周辰深当着工作人员的面,对苏染说出这句话后,在结婚证上签下他的名字后转身就走。

他决绝的背影让苏染备受压力的精神又受重创,她颤抖的签下自己的名字,看着结婚证上她笑靥如花,而周辰深布满寒意的脸,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苏染一向生性乐观倔强,觉得时间能证明一切,她相信所有人总有一天会明白她所有的苦心,那些真.相也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所以她等了三年,在周辰深无尽的冷暴力和周家父母对自己的肆意刁难下,依旧咬牙坚持。

“叮~”手机响起了短信声,苏染点开,不出所料还是看到苏父残忍的话:“我们不要你的恶心钱,也不需要你虚假的关心!我告诉你,就算我们死了,苏氏企业也不会给你一分一毫!”

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难听的话,苏染看到时还是心下抽痛,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屏幕上苏父的号码,轻声说了句:“爸,妈,新年快乐,祝您们身体健康。”

苏染走到了窗前,推开了窗户,窗外恰时飘起了小雪,她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伸出纤细的手指接住了缓缓降落在指尖的雪片,寒意瞬间从指尖蔓延至全身,苏染却舒服的眯起了眼,长长的眼睫毛微微抖动着,打下了一圈阴影,只有这份寒冷,才像她心头的那份孤寂。

苏染接到周辰深的电话,急匆匆赶到医院。还未来得及站稳脚,就被一个人冲过来打了一巴掌,“贱人!你想害死我的孙子吗!”

苏染的脸立马红肿了起来,发现打她的人正是周辰深的妈妈,她的婆婆,只要有机会就百般刁难她的婆婆,罗小芳。

“婆婆,发生什么事了?”苏染皱了皱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这话是跟周忆司有关。

手术室门被打开,一身白大褂的周辰深走了出来,瞥了眼苏染脸上的五指印,直接说道:“进来抽血。”

“抽!狠狠抽,她死了没关系,我孙子不能有事!”罗小芳恶狠狠的说道,脸上毫不掩饰是对苏染的厌恶。她的宝贝女儿,她可怜的沐清,就这样被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死了,现在这个女人还嫁给了她儿子,让她更加憎恨。

苏染躺在床.上,感觉冰冷的针头扎进自己的血管,鲜红的血液被一滴滴抽.出,她的头开始有点晕,听到护士有些担忧的说道:“周院长……你太太似乎贫血,再抽下去恐怕……”

周辰深的目光在血袋上扫了一眼,声线冷淡道:“继续抽,到1000cc。”

护士同情的看了眼苏染,继续手中的动作,苏染忍住眼中的泪水,将头瞥到一边,假装没有听到刚刚那段残忍的对话。

对她,周辰深本来就生死不计。从周辰深喝醉了抓着她冲她吼道:‘苏染,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直到抽完血,苏染撑着自己的身子走出来的时候,才知道周忆司是因为吃了虾过敏,出现眩晕,不小心磕碰到脑袋大出.血,而她和周忆司都是罕见的熊猫血。

“我没有给忆司吃虾!”苏染扯着周辰深的衣角,着急的解释道,希望他能相信她。她对忆司的疼爱周辰深应该很清楚。

“不是你还能有谁!难道我会准备有虾的食物给忆司?”罗小芳狠狠的推了一把苏染,根本不容她的解释。

苏染的身子要向地上倾倒下去,周辰深冷漠的抽.出了自己的衣角,任凭苏染摔在了地上。

他看着唇毫无血丝的苏染,眼中没有什么波澜。他知道苏染没有给忆司吃虾,早餐他们是一起吃的,但是他为什么要替她说话,她不配。是她毁掉了周苏两家原本的幸福,也毁掉了他们原本的幸福。

苏染心凉如冰,不再辩解,她扶着墙站了起来,看着一脸漠然的周辰深,眼神凄凉,他明明知道……算了,苏染晃了晃自己有些沉的脑袋,转身去了病房,想要看看周忆司,却又被罗小芳拦在了门口,“你滚,离我孙子远一点!”

周辰深脱了白大褂,扶着罗小芳进了病房,转身关门的时候对站在门口的苏染说了一句,“这里不需要你了。”

下一章节

标签: 腹黑 现言 虐恋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