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频小说 > 正文

蚀骨危情:陆少,别来无恙

2019年04月02日 10:01:15 351

《蚀骨危情:陆少,别来无恙》 作者:江小妃

女主角盛知夏死在丈夫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中,死后的第四十九天盛知夏满怀仇怨的重生,不曾想,重生第一天就阴差阳错的被分手五年的陆慕辰吃干抹净,陆慕辰恨盛知夏,恨到她死后都要挫骨扬灰,而陆慕辰却不知,盛知夏已经用新的身份走在复仇的道路,蚀骨的仇恨盛知夏都会一一清算。且看陨落后的千金如何涅槃逆袭!

主角介绍

盛知夏:有着“百年贵族”称号的大小姐,气质与生俱来,也是一名出色的珠宝设计师,掉入阴谋,陨落后重生走上复仇的道路。

陆慕辰:陆氏掌权人,就凭陆家的身份已经让所有女人为之疯狂,何况还是一个五官没有一点瑕疵的男人,而他心里却只藏着一个女人。

贺以南:盛家养子和女婿,包藏祸心十多年,只为得到和报复盛家。


别来无盛夏第一卷: 第1章 盛知夏的葬礼

“锦城第一名媛盛知夏死后第四十九天,遗体告别仪式于今天上午在盛家老宅举行……”

八月的锦城,暑气蒸腾,盛家老宅却十分热闹,陆续有人前来吊唁,大门外的记者在全程现场直播。

有意思的是,来客大多拖家带口,穿梭在遗体告别仪式上的,不是一群面容悲伤的亲属,而是一个个刻意打扮过的千金小姐们,本该沉重的气氛被渲染成了一场上流社会的隐秘狂欢,只因为一个消息在锦城流传——阔别锦城五年的陆慕辰陆大少要回国了。

女孩们彼此之间有认识的,还在交头接耳地低声说话:

“听说了吗?今天陆少会来,我花十万块买的消息,你们从哪儿知道的?”

“切,就准你有小道消息?谁不知道陆家跟盛家的关系?”

“啊啊啊,好紧张啊,陆少,陆少,不行,我得再去补补妆,天热,妆都花了!”

“我也去补妆!五年啊,陆少五年后第一次回国!我妈说绝不能放过任何被陆少看上的机会!”

姑娘们在翘首以盼,围观的吃瓜观众们下巴都快惊掉了:“我靠,牛逼啊,来葬礼上碰瓷钓男人,现在的姑娘都疯了吧?你看她们一个个花痴的样子!怎么不穿黑色比基尼来啊?以为穿身黑就能来参加葬礼了?”

“啧啧,这么热的天,就因为死法不好看,贺以南硬是把葬礼拖了四十九天,盛知夏的尸体冰在水晶棺里,该成什么味儿了?”

“死者为大啊,那样的死法已经够惨的了,还不让她早点入土为安,贺以南葬礼上戴墨镜儿,老婆死了,真把眼睛熬瞎了?还有,陆少和盛大小姐当年不是和平解除婚约的吗?这是闹的哪出?确定陆少会来?”

“是啊,谁知道呢?听说当年陆少和盛大小姐根本不是和平分手……我估计贺以南是想借葬礼跟陆慕辰套套近乎,毕竟人都死了,当年的事都可以一笔勾销。”

“你们看,不仅外面的姑娘们着急,连盛知夏的小姑子贺橙橙都把一身丧服穿出清新脱俗的味道来了,想在葬礼上碰瓷陆慕辰的,贺橙橙也算一份吧?家里有女儿有妹妹就是好,呵呵呵呵!”

“绝了,绝了,今天有热闹看了!话说,陆大少什么时候登场啊?他真的会来?我怎么觉得……”

正说着,门外传来汽车喇叭声,不知谁惊慌又兴奋地喊了一句:“快看,是不是陆少来了!车!陆少的车来了!”

人群像是集体被电到似的安静下来,纷纷朝黑漆的大铁门外看去,一辆黑色低调的劳斯莱斯停在了门外。

贺以南带着妈妈、妹妹亲自迎了出去,仿佛这不是一场葬礼,主角也不是躺在水晶棺里已经死去的盛知夏,而是车里的那位贵客,黑色的劳斯莱斯比水晶棺更肃穆。

三人的目标很明确,直直朝劳斯莱斯走去,甚至没有一个人再守在灵堂的死者身边。

“陆少……”车上的人没有下来,也没有摇下车窗,贺以南走近了,站在车外得体地笑着,也不管里面的人能不能看见,至少他的诚意百分之百。

“感谢陆少能来参加小夏的遗体告别仪式,不管从前有什么恩怨……”

周围听见、没听见的看客们连声咳嗽都没发出,谁敢在锦城陆少的眼皮子底下嬉闹?

一旁的贺夫人牵着女儿贺橙橙,暗暗推了推贺以南,示意他再上前一步,低声催促道:“去啊,儿子,这个时候还不把话说清楚了,等什么时候说?”

“呵呵,希望陆少能消消气,毕竟小夏人已经去了,还是希望她入土为安……”贺以南继续说,但是车里始终没人接话,也不见有人出来。

贺以南被弄得下不来台,在太阳底下曝晒,额头的汗一直往下滴,口干舌燥,眼看有中暑的迹象。

“卡——”车门打开的声音。

“出来了……”人群里有人抑制不住激动叫了声音,随后捂住了嘴,“啊,不是陆少……”

劳斯莱斯的车门终于打开,从车上走下来的却并不是陆慕辰,而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长着一张娃娃脸,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神色十分严肃,不苟言笑,更诡异的是,他的手里捧着一个黑色的……骨灰盒。

“贺总,你好,我是陆少的私人秘书,卓不言。”那人下了车,笔直地站在众人面前,介绍完自己的身份,语气生硬地说道:“我们陆少有事不能来,有两句话让我转告贺总,盛知夏小姐的遗体火化后,骨灰装进这盒子,再撒入大海,不允许盛知夏的任何东西留在锦城。”

“什……么?”贺以南一呆。

何止是他,所有在场的人都呆住,包括悄悄混在人群里的记者,这是唱的哪一出?

“贺总,骨灰盒你拿好。陆少说,最迟明天早上,必须看到盛知夏消失,一寸灰都不留,既然生不相见,死,也不必再见。话我带到了,请贺总看着办。”那叫卓不言的男人把一个形状奇特的骨灰盒双手递到贺以南的手上,礼貌地点头微微示意,转身又进了车里。

劳斯莱斯重新启动,转了个弯,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这到底是多大仇多大怨,才会当着死者老公的面,派人送来骨灰盒?

人群中哗然一片,早就议论开了,不出一分钟,整个锦城都会知道,陆少何止不肯见盛知夏的遗体,他对盛知夏恨之入骨,连她化成灰都不放过。

骨灰撒入大海,意思是,绝不允许她入土为安。

下一章节

标签: 重生 虐恋 复仇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