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频小说 > 正文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2018年12月06日 18:15:49 893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作者:汤圆儿

十八岁懵懂无知的年纪,女主角陆轻晚被舅妈陷害设计,与陌生男人荒唐一夜后怀孕。六年后,为了拿回父母所留给她的一切,也为了父母生前最后的一部作品,陆轻晚辛苦筹备整整一年,从海外归来,却在电影开拍在即之时,出品方突然撤资,陆轻晚决定找到这位绝世总裁程墨安,不料,陆轻晚却把总裁大人错认成小助理,带他吃包子喝豆浆挤地铁,还带他跳墙逃票摆地摊,他程墨安可是站在山峰之巅的男人,怎么会放过那么独一无二的女人,何况还是他儿子的妈咪。且看霸道总裁程墨安如何甜宠流浪千金陆轻晚。

主角介绍

陆轻晚:父母意外去世后,她和弟弟由外公抚养,却被坏心眼的舅妈设计,怀孕后,她毫不犹豫的离开中国,情愿一分钱不要只留下孩子。多年后,她是为了目标奋斗,口齿伶俐的制作人。

程墨安:十岁时考入哈佛大学少年班,十六岁从麻神理工毕业,后在斯坦福硕博连续,除了金融还辅修物理,一不小心拿了哈佛大学无理金奖,除了这些,还是一个帅到人神共愤的国民男神。

叶知秋:陆轻晚在美国的生死之交。

陆亦琛:陆轻晚弟弟,他就像一颗小太阳温暖着姐姐,保护着姐姐。


第1章 听说,你是我初恋?

我是那么幸运,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了最好的男人。

——汤圆儿《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踏出美联航US-7019航班的机舱门,陆轻晚仰头望望天空,深吸了一口久违的空气。

蓝天白云小暖风儿,连天公都在作美,这是个好的开始!

“亲爱哒!”

伴随清脆的嗓音,迎面跑来一抹浅红色的高挑身影,近了可以看清她少女模样的水润脸颊,明媚如初夏的热情笑脸。

接着,她一个猛子扑到叶知秋怀里,“伦家想死你啦!”

陆轻晚三年前在美国偶遇了叶知秋,那晚她们俩差点同时被子弹打死,后来就成了生死之交。

“咳咳咳!”叶知秋被她撞的咳嗽好几声,“靠,压到姐胸了。”

陆轻晚美眸闪动,色眯眯的打量她的上围,“你有吗?”

“你妹……”叶知秋挑高陆轻晚的下颌,扁着嘴巴埋汰她,“啧啧啧,投资方撤资,项目告吹,大火都烧到眉毛了,你丫还有心情撩妹?”

“靠……”

开心过头把这茬给忘了。

她此次回国是为了筹拍电影《倾听往事如昨》,但电影开拍在即,出品方绝世影业突然撤资,且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陆轻晚路上骂了绝世总裁程墨安几万次,还是不解气,“玛德,别让我见到程墨安!我特么一脚踢死他!”

出站口,一辆顶配迈巴赫的车门缓缓关上,黑衣男子打开牛纸皮封面的文件夹,修长如玉的手指忽地停下,两道墨色剑眉蹙了蹙。

司机毕恭毕敬,“总裁,可以走了吗?”

男子敛回心神,幽邃的眸子如千尺寒潭,寂静又深远,“嗯。”

叶知秋吓得一个机灵,双手齐齐用力,将她的嘴巴给堵了个结实,“卧槽,你小声点,当心被人灭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走,跟姐姐回家了!”

陆轻晚乌溜溜的大眼睛乖巧的眨呀眨,“嗯嗯嗯!”

叶知秋所谓的家,位于滨城CBD的天澄湖边,MBK旗下的高档湖景房,只是……

咳咳咳!

“球儿,你大爷的!你在忽悠我吧?这就是你所谓的MBK湖畔春天?”看到实物,陆轻晚一下子炸了毛。

走出27楼电梯,沿着昏暗的楼梯上楼顶,打开生锈的铁门,迎面是矮小的屋塔房。

叶知秋展开双臂转了一圈儿,“嗯哼!湖景房,顶楼,坐观天澄湖全貌,没骗你哦!”

说好的高端湖景房开窗大公寓呢?

陆轻晚感觉自己被耍了,“你丫个骗子!这尼玛是顶楼吗?这是楼顶!”

“滨城市中心每平八万八,姐姐不收你房租,你丫知足吧。”

陆轻晚难以平复买家秀和卖家秀之间的巨大落差,抱着枕头欲死状,“嘤嘤嘤,给我速效救心丸,伦家心痛的不能呼吸。”

叶知秋捞起挺尸中的陆轻晚,“差不多得了哈,真受不了的话,回你六年前的大别墅去,要么,就给我麻溜的爬起来干正事。”

六年前……

她住天澄湖对岸的别墅区,在那里度过了锦衣玉食的十八年。

想起陈年往事,陆轻晚沉沉的垂下眼睑,一丝酸涩飞逝在眼角,旋即,她绯色的嘴唇轻轻上扬,划开淡而凉的讥笑。

失去的,总会回来,

走着瞧吧。

陆轻晚手臂环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动着火焰,“我在美国就联系过绝世影视部,但负责人说他们做不了主,让直接联系程总,特么,我哪儿够得着程墨安那货。”

传说程墨安智商碾压爱因斯坦,不到十岁就考入了哈佛大学少年班,十六岁从麻省理工毕业,后在斯坦福硕博连读,除了金融之外还辅修了物理,一不小心拿了个哈佛大学物理金奖。

总之一出生就被称为“别人家孩子”,走路带风,气场两米八,帅到人神共愤自己都不敢照镜子怕影响奋斗积极性的那种神一样的存在。

以上,都是传说。

现实是,绝世旗下共有二十五个子公司,绝世影业只是其中一个分支,按理说以程墨安的身份根本犯不着插手小小的影视项目,为什么他临时撤走了《倾听》五千万投资?

有病?闲的?有仇?还是土豪任性?

叶知秋摸着下巴叹息,“程墨安很注重个人隐私,所以网上没有照片,也没有资料,抛头露面的事都是他助理做的。”

陆轻晚一屁股坐下去,“呵呵,估计是仇家太多,怕暴露身份后被人绑票。”

叶知秋挑了挑柳眉,从文件夹里面抽了一叠打印纸,“咱们时间紧迫,用正常手段肯定没戏,所以需要剑走偏锋,下猛料!”

陆轻晚撑大美眸,比划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你意思是,杀了他?这么帅的任务我去吧!”

叶知秋扭了两下陆轻晚的脑袋,“你丫是不是在飞机上睡傻了,不是杀,是睡……你懂?”

陆轻晚盯着叶知秋的胸,左边右边各看了五秒钟,“睡了他?你?”

“错,是你!你负责勾引程墨安,让他乖乖掏钱。”

陆轻晚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勾引…他?你让我用美人计?”

“你是制片人好不好?而且呢,你恋爱经验丰富,男女老少通杀的嘛,最主要的是,你、有、胸!不然我再帮你揉大一点哦——”

“你来啊。”

叶知秋:“……”当她没说。

陆轻晚翻白眼儿,“程墨安那种身份的男人什么女人没见过?稀罕我吗?而且,我正八经的恋爱就谈过一次,还特么被劈腿了,我哪儿来的经验?”

“你少装纯,追你的男人从时代广场排到曼哈顿二十九号,你丫把他们都忘了?”

陆轻晚坚决不接受美人计,她是靠实力吃饭的,要有节操!

叶知秋叹一口气,“晚晚呀,《倾听》可是你母亲生前的最后一部作品啊,你爸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把它拍成电影,你辛辛苦苦筹备了整整一年,大会小会开了无数次,张导的门槛都被你踩塌了,为了你妈,你爸,你的梦想……”

叶知秋一开始念经,陆轻晚的心理建设就倒台,“别酝酿情绪了,直接说吧。”

就知道她受不了这招!百试百灵!

叶知秋哗啦打开早就准备好的资料,“程墨安今晚跟天虹影业的胡总吃饭,时间地点都在这里,你打扮漂亮点,跟他来个偶遇,然后……嗯!”

陆轻晚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嗯什么嗯?你大爷的居然给我挖坑!绝交十分钟!”

叶知秋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礼服,“乖啦,今晚不能吃饭哦,我给你买的裙子是XS码,吃了就塞不下的哟,还有,吊牌不要拆,穿完了原价退,快去洗白白吧!”

陆轻晚欲哭无泪状,“你算计我?!还不让我吃饭!绝交二十分钟!”

晚上九点,皇庭娱乐会所。

金碧辉煌的皇庭娱乐城,大门两旁立着十几根硕大的罗马柱,霓虹灯闪亮如星辰,出入的宾客非富即贵,门前停车场清一色百万豪车。

陆轻晚一袭纯白色的连衣裙,自然垂直的长发流泻腰际,见谁都三分笑容,温温柔柔无害的样子。

“美女,我找程墨安先生,请问他在哪个包厢呀?”

听到找程墨安,前台美女不禁从头到脚仔细的打量她,“你有预约吗?”

陆轻晚咬咬后牙槽,尼玛,还要预约?

“美女,你觉得初恋女友见前男友,还需要预约吗?”

前台的电话“啪”掉了,左右嘴角各抽搐一次,“初……初恋?”

陆轻晚纯美无邪的微笑,柔声道,“美女,我家亲爱的到底在哪儿,我好久都没见到wuli安安了,很想他呢!”

不远处,刚刚迈入旋转玻璃门的程墨安脚步顿了顿,讳莫如深的眼眸循声望去……

下一章节

标签: 总裁 欢喜冤家 腹黑 萌宝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