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频小说 > 正文

至尊凰妃:深宅嫡女谋倾天下

2019年04月04日 10:06:14 466

《至尊凰妃:深宅嫡女谋倾天下》 作者:乔阿狸

二十一世纪的顶级杀神舒月桐,上辈子连男人什么滋味都没尝过,却一朝穿越,成了被孩子她爹轰出大门的孩子娘,本是魏朝虞国公府的小姐,却被亲生父亲和老太君联合起来活活逼死,魂穿归来的舒月桐向来不是任人踩踏的小蝼蚁,她霸气外露,废物逆袭,带着女儿搅得虞国公府天翻地覆,本想找到罪魁祸首的渣男复仇,却不曾想,渣男找上门,还想要跟她旧情复燃,更重要的是上官燮居然是前世将她杀害的死敌。且看深宅嫡女如何逆袭,成为至尊凰妃谋倾天下。

主角介绍

舒月桐:魏朝虞国公府的无能二小姐,从小被踩在脚下欺负的软弱废物,还是一个被夫家抛弃的下堂妇,二十一世纪的杀神舒月桐魂穿归来,她不再软弱,拿起武器反抗。

上官燮:舒月桐的丈夫,身份神秘,王者风范,高雅尊贵,武功高强。

上官琳儿:上官燮的三岁女儿,活泼可爱的小精灵。


第一章:拉你垫背

是夜,天空如笼罩了一片黑纱,犹如被泼洒了浓稠的墨汁。

漆黑又透着股阴森的郊边森林里,枪声阵阵,一道劲瘦的黑影仓皇逃窜,动作矫健而完美地避开子弹,不远处是大批的人马对她穷追猛打。

时间飞快流逝,寒风猎猎,一道断崖瞬间拦死她的前路。

她猛然回转身体,子弹擦脸飞过,碎小的石子一连连自她脚下滚落,坠下身后的万丈悬崖。

“荆鸟,你无路可逃,束手就擒吧!”一道邪魅的声音乍然响起,男子得意的脸帅气无匹,颀长的身形将迷彩作战服穿得格外迷人。

荆鸟,来自M国的顶级杀神,杀手界的NO.1。这个令人闻之变色的代号正属于立在崖边的那道身影。

她长发随风飘散,一身黑衣劲装,绝美的容颜上尽是森冷之色,双眸迸射出的幽光犹如潋滟冰霜,只让人望一眼便如芒在背。

荆鸟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右手翘起大拇指擦鼻而过,薄唇勾起一缕不屑,唯有凤眸在夜色中闪过几分警惕。

对于这个臭男人,荆鸟恨得咬牙切齿:“束手就擒这几个字我生下来就没有学过。”

想她乃当之无愧的全球杀手榜第一,接手过的任务每次都是以最完美的姿态收场,刺杀目标无一逃脱,简直是被誉为神话般的人物!居然栽倒在这次简单的任务里,不可谓不耻辱。

幸亏她多年浸淫在生死边缘,练就的敏锐感及时令她醒悟,否则早就见阎王爷爷了。

所谓的任务分明就是这个男人精心策划的一次滔天杀局。

哼!她的命可不好拿。

荆鸟凤眸杀气翻腾,飞闪过渐渐围拢的几个雇佣兵,冲十步之外的臭男人寒声道:“费这么大的手笔要我的命,哼!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语毕,她劲瘦的身子如猎豹般迅速扑了过去。

踢腿!

攻腹!

袭胯!

几名雇佣兵连枪栓都来不及拉,就听见自己身体骨头碎裂的声音:咔擦!咔擦!咔擦!

荆鸟红唇勾起一丝不屑,身子沾地的瞬间手腕一扬,几柄飞刀朝直朝围攻的其余几人眉心射去。

臭男人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枪口对准荆鸟的心脏,疾速扣动扳机:“游戏结束了,杀手榜第一,荆鸟!”

“嘭”的一声,荆鸟左胸一阵闷痛,鲜红的血液在黑色的衣裳上晕染开来。

臭男人张扬地吹了枪口,得意地朝崖边走过来。荆鸟双瞳嗜血般红艳,竭力挣扎出最后的力气猛地向他冲过去。

臭男人措手不及,被荆鸟死死抱住,两人身姿犹如落雁般冲下万丈深渊。

一片愕然惊呼:“……老板……”

臭男人:“……”

哼!她活不下去,就算是死也要把这个臭男人拉去黄泉垫背!

荆鸟在下坠的瞬间,猛然抬膝狠命撞向臭男人的胯间:“游戏结束啦,无冕之王,君燮!”

君燮痛呼的声音飘散在耳边,她笑颜如碧波上妖莲绽放,满意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坠入阎王爷爷的怀抱。

…………

大齐虞国公府,舒府。

“啪啪啪……”

“啊啊……救命啊……”一阵阵鞭子舞动的声音伴着女子惨烈的呼声响起。

杂乱的柴房里,一个身姿臃肿的中年嬷嬷手持着鞭子狠命地鞭打着被吊挂在房梁上的女子。

“啊啊……嬷嬷,求你饶了我吧……”惊心痛呼的女子满脸泪水,连连求饶。她白色的衣衫已经遍布烂洞,每一道鞭子打过的皮肤都渗出涔涔鲜血,触目惊心。

刘嬷嬷凶神恶煞地看着苦苦求饶的舒月桐,鼻子里冷哼一声,厌恶地咆哮:“你个小贱蹄子,从小就没本事就算了,好不容易将你嫁出去了,居然没几年就被休弃成下堂妇,让堂堂虞国公府遭受天下人的耻笑和非议,只要你在府中留一天,就是让人打国公府的脸面!”

说完,刘嬷嬷转头不再理会舒月桐,脸色闪过一丝狠毒,命令身后待命的几个丫鬟:“把这小贱蹄子给我放下来。”

须臾,几名婢女抬着一个装满水的圆形澡桶进屋,刘嬷嬷如同拎小鸡般一把虚弱的舒月桐拖到桶边,按着她的头狠狠按进水里:“老娘弄不死你!”

冷水灌进鼻子,舒月桐拼命地扑腾,挣扎中胡乱地抓住刘嬷嬷的手臂,只听到“刺啦”地一声响起。

“死命玩意儿,老娘昨儿才做好的新衣裳就这么糟蹋了。”刘嬷嬷立刻松手,瞧见自己崭新的绿色襦裙上撕开的那道口子,瞬间变成只被点燃了尾巴的猫。

舒月桐呛了大口大口的水,完全无法呼吸,她们真的是要弄死自己!

绝望地时候忽然被松口,她猛然破水而出。新鲜而冰冷的空气猛然灌入她的鼻息,肺部近乎痉挛到疼痛,她狠命咳嗽几声,像是要把肺都咳了出来。

可是,这痛却不及她心底半分。

舒月桐心底寒心至极,心脏犹如被凌迟。她知道若没有得到父亲和老太君的命令,刘嬷嬷再嚣张也不敢淹死自己这个正宗的舒府嫡小姐。

刘嬷嬷腰杆一撑,她可是领了主子们的命令来的,老眼一片阴寒,生气地咒骂几个丫鬟:“府里养你们吃白干饭的,还不赶快将她好好治治,还要老娘动手啊。”

几个丫鬟联手揪住舒月桐的头发,将她狠狠一按,又将她按入水里。

“呜呜呜……”瞬间又被按进了水里,方才大力地呼吸新空气的鼻腔又被灌进冷水,令她痛苦得放佛整个肺部与鼻腔都要炸开了一般。

绝望地挣扎了几下,舒月桐的头慢慢垂了下来。

“二小姐好像死了。”察觉的丫鬟将人揪出来一看,随手扔到地上,立刻禀报。

刘嬷嬷闻言,观满脸青紫的舒月桐确实没了活人气息,老脸狰狞地道:“这个废物让国公府蒙了奇耻大辱,死得太便宜了,直接剁碎了扔到荒山喂狼!”

此刻,原本已经绝了气息的舒月桐却脩然睁开凤眼,双眸迸射出的幽光潋滟如寒冰利剑。

不!应该是全球杀手榜排第一的杀神荆鸟!

下一章节

标签: 穿越 女强 破镜重圆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