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频小说 > 正文

情报宝宝:伪面撒旦的女人

2019年03月22日 08:13:02 308

《情报宝宝:伪面撒旦的女人》 作者:尼瑶宝贝

《情报宝宝:伪面撒旦的女人》是由作者尼瑶宝宝创作的腹黑宠溺都市言情小说。身为黑帮少主的白阎天幼年时被歹徒绑架。路过的少女古木兰为了救白阎天失去记忆。白阎天为了弥补对古木兰的愧疚,长大后脱离了黑帮,经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知名大律师,建立了庞大的商业帝国。长大后的古木兰也如愿成为了一名警察,并成了白阎天身边的卧底。在一次次患难与共中,白阎天对古木兰心生情愫。而大大咧咧的古木兰一心想着收集白阎天的犯罪证据。另一方面,白阎天的助手青龙暗恋白阎天多年了,对古木兰心生妒恨,想方设法要至古木兰于死地。古木兰能否逃过重重劫难?在知晓白阎天对自己的情感后,一边是职业操守,一边是深爱自己的男人,古木兰会如何抉择?

主角介绍

白阎天:原为最大黑帮的少主,后转型成为大律师,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因为幼年古木兰的救命之恩,一直对这个女孩恋恋不忘。是个深情的男人。

古木兰:警察局的菜鸟小女警,为人充满正义感,嫉恶如仇,爱憎分明。梦想就是收集白阎天的犯罪证据,后在和白阎天的相处中爱上他,在职业操守和自己深爱的男人之间痛苦挣扎。

第1章

中心地区的擎天大厦,屹立在高级的商业区之间,不论是外观的设计还是整体的流线,整栋大厦都显得十分有潮流感。

然,这整座市值上千亿的楼盘,全属于白氏企业所有。

擎天大厦共分为二十层,其中的一到十层是白氏旗下的品牌店,而后五层是租赁出去的写字楼,余后的四层则是白氏企业内部办公室。而最后这一层,便是白氏总裁白阎天的私人办公室和休息室,透过办工桌旁的落地窗,几乎能够揽尽整个中心区的风景。

一身亚曼尼最新款的手工西装,带着金框眼镜的男人将手中价值上千万的合约搁置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手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拨了一遍又一遍熟悉的号码,可电话彼端传来的一直都是这句话,白阎天冷沉着

脸将电话啪地一声摔在地上。

眼底,是神火都融化不了的万年寒冰。

半响,桌上的内线倏然响起,他冷沉着嗓音接通了内线,“什么事?”

“总裁,齐先生他又——”秘术语气无奈中有些挫败。

白阎天瞥了眼进来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脸色闪过一抹忍耐,声音更加阴冷:“他已经到了,一个小时以内,任何电话、任何人都不准上来。”挂了内线,他冷眼望着径直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久久没有出声。

“哎呦,干嘛这样看着人家,人家会害羞。”齐澈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擅闯办公室有何不妥,毕竟他已经闯了这么多年了,他继续调侃着,可面对白阎天越加黑沉的臭脸,他浑身的细胞都躁动不安起来。

回避着他阴鸷的眸子,齐澈有些窘迫的缩了缩脖子,“我可是堂堂警察一署之长,你要是敢对我动手,我就告你——袭警。”而且,袭的还是高级警官。

白阎天冷哼着斜睨他一眼,即便是朋友,也从来没有人敢威胁他!嘴角略带着一抹阴笑,他大步过来,细眯着的眼闪烁着凌厉而残忍的光芒,‘砰’地一声,刚劲十足的拳头在空中挥舞一个漂亮的弧度,齐澈的左眼光荣的笼罩上了一层黑圈。

“啊——”一声哀嚎,齐澈身手纵使矫捷,却依旧没有躲过这沉重的一击,他一脸委屈的瞪着面前的男人,“白阎天,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兄弟?”见他毫无所动笔直朝着自己过来,齐澈不禁拿出了自己的皇牌,“你要是再不住手,这张调职令我就撕了它——”

“你威胁我?”低沉的声音弥满了怒意,白阎天挑眉。

从没人能够威胁他,他也向来不受任何人的威胁。

抽了抽嘴角,齐澈大声直呼冤枉,“我今天过来找你,就是想要告诉你,古木兰从明天开始就是我的直隶下属。到时候要生吞活剥,还是蒸煎炸煮都随便你——冷血白大律师了。”

白阎天,多年前他是L市大帮之一白帮的少主,如今不仅升格为闻名遐迩,专替大佬打官司的冷血律师,还凭己之力洗白白帮,一手将白氏集团推向国际舞台,成为世界排名超前的企业之一。

齐澈眼泪汪汪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哀怨的眼神诉说着他的委屈。

冷睨他一眼,白阎天抽过他手中的调职令,眼底不知名的复杂光芒一闪而逝,“明天,我随你一起去警署。”

“哼哼——先说好了,我替你办成了这件事情,你可要怎么答谢我?”齐澈斜眼瞥向他,满脸的期待。

“答谢?”白阎天不屑的冷笑,“何不问问齐叔呢?”只是办了一件小事就想要他的答谢,这未免太过得寸进尺了。

一听见齐叔二字,齐澈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他急忙的摆了摆手,“算了,我还是乖乖回去警署做署长吧。免得他成天在我耳根前念叨,回去接手他的堂主之位,我可没那能耐。”不讨好的翻了翻白眼,他唉声叹气便出去了。

白阎天视线沉沉的望着从齐澈那拿过来的调职令,眼直勾勾盯着上面那张熟悉而陌生的清秀脸孔,瞳眸深处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那种眼神,就像是猎人碰见了觊觎已久的猎物一般,就连他呼吸的空气都充斥满了掠夺的气味。

再等一天,一天就够了。

他将调职令紧紧的捏在手上,望着照片的眼越加的凌厉。

……

“老爸,今天早餐是什么?”

古家厨房,古泽田一脸愉快的哼着小调,拿着勺子煮着早餐,食物香浓的味道四溢开来。一身制服的古木兰燃了根香拜拜正前方的照片,嘴里咕哝一阵,她才到了客厅的饭桌前,静待着古泽田的爱心营养早餐。

端着一大碗热腾腾的粥,古泽田冷着脸进了客厅,含情脉脉的望着正前方爱妻的照片。照片中的妻子也是一身制服,整个人看起来英气十足,可在古泽田眼底,妻子却是这世上最温柔大方的女人。再回过头看看女儿,个性动作却极其像个男人,他忍不住摇头叹了叹气。

古木兰一声不吭瞧着碗里的稀饭,而后赶紧起身去厨房拿了三双碗筷,“好了,老爸,总署长下令让我今天去市中心的警察署报告,时间不够了,等我回来你再唠叨好了。”

“你——”无可救药的叹了叹气,古泽田望了眼她手中的三双碗筷,便自己又去厨房拿了双碗筷出来。

这些年来,他始终都习惯自己身旁还放上一双碗筷,仿佛爱妻还在身边不曾离开过。

古木兰羡慕的望了眼老妈的照片,视线不经意扫过挂钟,时间不早了,今天是她调职的第一天,她可不希望有任何的意外出现。她一边盛着手里的稀饭,一边拉扯着嗓子朝着楼上的方向怒吼着。

“奕骐,还不赶紧下来吃早餐?上课要迟到了——”

没多久,楼道间便传来咚咚的声音,一个深褐色头发的大男孩打了打哈欠,随即走到他们身边坐下。

“老姐,拜托你声音小点儿,魔音穿耳是会伤到耳膜的。”

古泽田也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木兰呐,你要有点女孩子的气质,要注意形象、形象。”

“形象又不能当饭吃,再说了,你女儿我本身形象就很好,不然的话齐署长也不会调我的职,让我去办大案件呢。”

“你们那上司会不会太古怪,经常把你调来调去。那个刘sir怎么办,你还追不追?”

提到这个,古泽田便心生不满。他女儿虽不是什么天仙,但长相也是娇俏可人,可不知为何就是没有人追啊。不单如此,但凡她女儿盯了很久的目标,刚下手追人家结果不是自己被调职,就是目标被调走。

现在为止,她甚至是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若是继续这么下去,他如何跟九泉之下的妻子交代,说他们的女儿小姑独处,大半辈子了连个恋爱都没谈?

古泽田愁眉不展,担忧的望着狼吞虎咽的女儿。

猛地喝了一大口粥,古木兰点头如捣蒜,“当然、当然要追咯,就算那个齐署长再帅,我也不会动凡心啦。”

“老爸,你就放心吧。要是老姐这辈子没人要,最多我养她嘛。”

反正再过一年,他就从医大毕业了,以他的能力老姐肯定不会挨饿受冻。

“奕骐啊,要是你姐真成了老姑婆,我怎么对得起你妈啊——”

眼见一大堆废话又要倾泻而出,古木兰赶紧又多夹了几口酱菜,才慌慌忙忙的拿着包准备离开。

古泽田赶紧喝住她,递给了她一个袋子,“木兰,今天是调职的第一天,你把这个带去给你上司。”

接过袋子她瞥了眼里面的便当盒,“这个是——”

“唔——是肉粥,新部门也不知道有多少成员,今天你就只给上司一个人带,改天老爸给你多做些点心带过去。”

“可是——”

带一人份的肉粥过去给齐署长,别人误会她拍马屁行贿怎么办?

古木兰一脸犹豫,她并不太想带东西过去。

容不得她多说几句,古泽田便将手中的碗放下,直接推着她出门,“别忘了路上骑车慢一点。”

古木兰瞪着面前砰然关上的门,生气的跺了跺脚。不满的下了楼,在车库那边牵出自己的小绵羊。看了眼装着肉粥的袋子,她本想直接扔掉,但未免太浪费了吧。

算了,还是带上吧。

将它放进后座的小箱子里,她随即扣上了安全帽,兴致勃勃的朝着市中心区的警察总署奔驰而去。

市中心警察总署

庄严的警察总署在齐澈的带领下,向来与庄重搭不上边,毕竟上梁不正下梁歪,齐澈并不是一个刻板的上司,他的这一群好属下自然也严肃不到哪儿去。大厅走廊相较于平时的活跃,今日却显得十分的寂静和沉闷,空气中也漂浮着一种凝重的味道。这种感觉,让紧张的人更加紧张,也更容易陷入窒息。

他们的沉寂,并不是因为今天有新人过来报告,而是因为今天有特殊人士过来。

大厅里,古木兰手里提着老爸古泽田硬塞到自己手里的肉粥,望着眼前来来去去一身正装的师兄师姐,心里顿时一阵激动。

可是,激动过久了也就疲惫了,尤其她在这边站了好长时间。半刻钟过去,都没人过来搭理她一句,她终于忍不住了,如今脚酸了,嗓子憋着也难受了,她闭着眼随手抓了个人的胳膊。

“那个,署长的办公室怎么走?”

下一章节

标签: 腹黑 复仇  

相关文章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