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频小说 > 正文

离宫逃妃:陛下,请和离

2019年03月16日 12:14:38 554

《离宫逃妃:陛下,请和离》 作者:怨憎会

故事讲述了女主角玉可卿,在贺离棠还是皇子之时便嫁给了他,那时贺离棠在朝中无权无势,处境堪忧,是玉可卿,毫不犹豫的嫁给了贺离棠,举玉家全族之力,护住了贺离棠的安危,也同时为他护住了至尊之位。所谓帝王薄情,贺离棠在继位后却怕玉家功高盖主,一再打压,于是,玉可卿神不知鬼不觉的逃离出了皇宫,即便是死罪,她也不可能继续在宫里委曲求全,出宫后玉可卿只想习得《大贺律法》,精通祖上定下的和离规矩,若与贺离棠再相遇,便是同他和离之期!

主角介绍

女主角玉可卿:性格直爽,有主见的德妃,在与帝王成婚七年后,遭遇帝王的质疑和猜测,于是她选择了出宫。

男主角贺离棠:当朝皇帝,从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子成为九五至尊。


第1章 娘娘不见了

冷宫之内,寒蝉声噤。

没有一个人敢抬头,贺献帝一脸阴沉,像要杀人一般立在这里,不作一声。

“陛下,娘娘的衣物还在。”许久,李公公终于举着火把从冷宫里出来,拿过一个包袱。

他禀告,把包袱递给贺离棠,贺离棠看也没看扬唇就是一声冷笑。

他扬手,身后的两位小公公立即搬来一张满是灰尘的木桌。贺离棠拿过包袱,直接把里面的物样件件倒了上去,再一件一件地翻,直到最后一件也让他扔在了地上。

他笑出了声,包袱一扔,稳稳当当地落在李公公的手里。

“银软家当俱不在,贴身衣服也没有,她这是收拾简装走了。”天子震怒,无人敢站。

身后禁军举着火把,也是头深深低垂,迎合天子之怒,贺离棠说:“你们,一个德妃都看不住,朕要你们何用?”他气愤地只恨不得立刻就把这在场的所有人治个欺君之罪!

他生气,很生气。

贺离棠冷笑,就说那日她怎么会那样听话的就搬到冷宫,还不带一个宫人。原来是早就存了这样的心思!

而他,竟然信了她的鬼话,没有提早发现?

“陛,陛下……”李公公脸色惨白,心想,这下德妃娘娘闯的祸就真是大了。宫妃离宫前所未有,而且玉将军玉子通近些日子还在朝堂里跟献帝不和,君臣生隙,这一下玉家恐怕要有灭门之灾!

前些日,德妃玉可卿因为在御花园里当众打了萧珪茹,闹得皇宫里沸沸扬扬。后又在德胜宫里当着贺离棠的面砸东西,被贺离棠直接打入冷宫,德胜宫里一片哀嚎。这两天过去,风波刚刚停歇,玉可卿竟然就已经不在宫里了?

李公公说:“陛下,宫中戒备森严,德妃娘娘能去哪里呢?”

宫中禁军来报。

“禀陛下,莫统领,没有找到。”

贺离棠稍从李公公这的思绪里转过神,“莫道津找不到人?”

禁军:“是,莫统领他……”只是摇头。

贺离棠气笑了,冷哼,“关键时候他这个禁军统领不见人影,看来莫家也是想反了。”

他一声轻叹:“今日德妃之事,任何人不得向外透露。”语气平淡,冷静异常。

但下一刻。

“倘若此事走露丝毫风声,尔等,诛九族!”

无人回应。

无人敢回应。

许久的一阵沉默。宫人们战战兢兢地看了李公公一眼,李公公挤眉弄眼,他们又悄悄探了一眼贺献帝的反应,随后立即连滚带爬跑出这颓败的冷宫。

冷宫中已空无一人,只有贺离棠和李公公。

“你说,”贺离棠突然开口,李公公立即上前,见他嘴角一抹冷笑,“德妃如何离开的冷宫?”

李公公躬身,很恭卑地:“老奴,不知。”

“德妃还真是不让朕省心。”他说罢,笑笑,瞟了李公公一眼。

李公公道:“要不,去问问玉将军?娘娘恭敬孝顺,许是出宫与将军闲叙。”

贺离棠道:“出宫与否尚未得知,冒昧宣见玉子通,怕是打草惊蛇,玉可卿心思细腻,胸有城府,绝不会贸然消失而不留下后招,她想要将朕逼入绝境,朕却不能依照她设定的来。”

“陛下,圣明。”

……

玉可卿被封为德妃,那是贺献帝贺离棠即位入驻皇宫那天的事了。她在他还是皇子的时候就嫁给了他,那时候先帝驾崩,诸子夺嫡,贺离棠在朝中无权无势,处境堪忧。是她,毫不犹豫地嫁给了他,举玉家全族之力,护住了他的安危,同时为他护住了这个皇位。

玉可卿的父亲玉子通是朝廷钦封安邦将军,在先帝时期立下过赫赫战功,差点还封成了安邦侯。玉子通官从正二品,在朝廷和军队里有很高的声望,所以在当时能够对贺离棠鼎力相助,为他排除万难,登上了皇位。

而且还有一件事不得不提,玉可卿的堂兄还在这个阶段为了救贺离棠被刺客伤到了命根子,从此不能人伦,遭人笑柄。

……

总之在贺献帝登基的道路上,玉家立下了血与泪的功劳是全天下人都认同的事情。故而乡间有野史称,当今的陛下之所以会娶德妃娘娘是为了倚仗玉家的势力,后来因为怕玉家功高盖主,所以一再打压,帝王薄情。

贺离棠眉头不展,坐在御书房内,起压一片低落。

莫道津让李公公带着来到门外,李公公道:“陛下,莫统领来了。”

“请见。”贺离棠道,他坐在桌椅后边,紧皱沉思的眉头不展开。

他已经等莫道津很久了,他这个禁军统领关键时候擅离职守,没有能问清楚玉可卿的下落,他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的。

莫道津进门就低着头,看他紧盯宫门,内心惴惴不安,跪下:“臣,拜见陛下。”

“她怎么会不见?”贺离棠立即问,“禁军怎么办的事?”

两声冷话,问得莫道津一额头的冷汗。他在来之前已经听说了,德妃娘娘在冷宫消失了,而禁军就是负责宫城得安危,不论如何他这个禁军统领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贺离棠沉默一言不发,站在这里,身边零零散散的几个宫人纷纷退了下去。

莫道津抱拳:“臣,不知。”

没有人注意到,贺离棠的耳朵动了动。

“你不知道?”他震怒,掌心用力在桌上一拍。

莫道津深吸一口冷气,低下头,但还是说:“臣,不知道。”

贺离棠手指着他:“你身为禁军统领,一个罪妃离开了冷宫你不知,在宫里下落不明,这就是你办的事?”

莫道津只是低头,对贺离棠的谴责,无话可说。

莫道津与贺离棠也是旧识了。他是莫大将军之子,宫里的禁军编制,巡逻制度,防御分布就是由他们父子二人设立的,可以说得上是固若金汤,一般不会有人能够随意出入宫城。

可是,玉可卿就是这样奇怪的消失了,莫道津也只是叩拜,接连地说:“臣不知。”

“臣不知道。”

“臣巡逻未曾见到。”

贺离棠怒了,甩手玉砚扔了过去:“你一个禁军统领巡什么逻?”

哐当一声,砚台落地,摔成了两半。

御书房里一片寂静,寂静得有些诡异。

只有李公公还敢答话,悄悄地立在一边,低声说:“宫里戒备森严,娘娘能去哪呢?应还是在宫里,走不远的。”

贺离棠真的要气疯了,转头怒喝:“她既然离开了,难道会在宫里和朕捉迷藏吗?你以为玉可卿是这种无脑之人?”

贺离棠此刻真觉得世间怎么会有她玉可卿这样的女人,不仅不安分,现在还敢用这种方式蔑视皇权。

向他示威?

“她眼里究竟还有没有朕!”贺离棠怒道一句,吓得李公公也赶忙跪了下来。

“陛下息怒。”李公公忙说,但贺离棠却还在自己愤怒的情绪里。

她真当他过去太宠她,当他欠了玉家的,所以敢这样和他蹬鼻子上脸,胡作非为?

贺离棠的眉头疑惑地挑起,唇下咬牙切齿,“玉可卿,你可以!”

李公公犹豫不决,但还是说了:“还是去问问玉将军吧,毕竟是娘娘的家人,娘娘如果离开皇宫又能去哪呢?”

“不可能!”却没想到贺离棠否决得这样干脆。

让李公公没有了第二句话了,谁也没有说话。

贺离棠仍在恼恨,他原以为她悔改了,到冷宫里好好反思,却没想到她竟然给自己留了个这样大地惊喜!

宫妃私逃出宫可是死罪,她玉可卿当真以为自己对他有再造之恩,所以为所欲为到这般地步?

尤其还是她,全天下谁不知道她是他的妃?早在大婚当日她玉可卿的画像就已经传遍了天下,离开了皇宫她能到哪里去?

贺离棠气得一拳砸在桌面上,力气之大让这块玉石版都有些轻微的开裂。

“李公公。”他终于张口。

“老奴在这。”李公公起身,弯着腰,毕恭毕敬。

“传朕旨意,”贺离棠道,“今后,宫中如果还有谁敢提及德妃,一律交内务府,宫法处置。”

李公公点头退下,他又说:“莫道津。”

听见他叫自己,莫道津抬头,应了一声:“在。”

贺离棠说:“给你一炷香时间,处理此事,然后到来御书房见朕,迟了一步,大将军都保不住你!”

莫离津深深地吸气,良久,终是说:“臣,遵旨!”

贺离棠忽然感觉好累,站在台阶上的身形有些微的摇晃。

“陛下?”李公公担忧地过去,“陛下息怒。”

贺离棠闭上眼,再次睁开,眼底里已经没有了方才地狂风暴雨。他紧盯着房门,眼神里的阴鸷让人胆寒心惊。

“陛下?”

李公公不只道他要去哪里,只能紧紧跟着他离开。贺离棠大步迈出,头也不回,门外候着的宫人连忙跪下,直到天子的步伐走远,向着冷宫的方向,再也看不见。

谁也不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更没人知道德妃玉可卿的下落。

贺离棠藏于袖袍中的手心里紧紧捏着一样物件,是先前在玉可卿留下来的包袱里掉出来的一只香囊。

“玉可卿!”贺离棠想一次,心里就是无限的耻辱。

下一章节

标签: 古言 女强 宫斗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