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频小说 > 正文

农女发家记,娘子你的钱袋掉了

2019年03月18日 18:48:35 659

《农女发家记,娘子你的钱袋掉了》 作者:蝶舞

是由作者蝶舞创作的穿越古风逆袭小说。拥有十万加粉丝的公众号大V苏子安,遭遇失败恋情,被男友捅了一刀,醒来时意外穿越到古代农家女苏子真身上。原来的苏子真自卑奴性,受尽家人虐待,就在将要被卖给一个变态老头的当口,决定爆发一次,选择村里唯一会对自已笑的读书人白恕为自己夫君,结果饿死灵魂换成苏子安。穿越后的苏子安决定不再坐以待毙,用自己现代智慧跟邻居沟通关系,发展事业。苏子真是否能改变之前村里对她和白恕的不良印象,完成逆袭呢?

主角介绍

苏子安:十万加粉丝的公众号大V,遭遇失恋,被男友捅了一刀,灵魂意外穿越到古代农家女苏子真身上

苏子真:性格懦弱,貌丑自卑,全心全意为家人,却受尽虐待

白恕:病弱的读书人,性格执拗,高鼻薄唇,温润如玉,一表人才

王图南:一个父母早逝的孤女,勤劳独立,与苏子安十分投契


第1章 说穿就穿

咕噜~咕噜,苏子安被肚子痛的醒过来,苏子安没想到自己还能够恢复意识,虽说是以肚子饿胃痛痛醒这个憋屈的方式醒来,但是她内心还是一阵庆幸,庆幸还活着。

几年前一场大火都没有烧死她,还把她烧成了十万加粉丝的时尚公众号主编,现在不过是被一个男人甩了外加被另一个男人捅了一刀而已,她怎么能够因为他们放弃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生命?

苏子安扒着炕站起来,突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这个屋子的布置……为什么那么像是古代乡村的陈设?刚踏出一步,脑子里突然就有东西炸开了,肚子痛头也痛,她痛到双手不知道该抱住哪里,在地上打起滚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子安扶着墙爬起来,满头汗水,眼神凶恶——相信她,如果你在短时间内被人用填鸭子的方法往脑子里塞另一个人二十年的记忆,那么你现在没有想要出去报复社会已经很善良了。

她掂量掂量自己皮包骨的黄皮手,又摸了摸头上的纱布包。幽幽叹了一口气。

这具身体的原身叫做苏子真,是白家村苏家苏老三的女儿,干瘪身材,枯黄皮肤,在一茬茬水一般模样的白家村姑娘们中的确是丑得拿不出手。苏子真这人性格怯弱,自卑又奴性,苏家人让她往东绝对不敢往西。她对苏家人掏心掏肺,苏家人拿她当畜生用了二十年,转手就把她卖给了镇子上一个用性癖害死了好几任老婆的老头做小妾。

就在昨天,老头去苏家要人,苏子真害怕,难得勇敢了一把选择了逃跑,跑到了村里唯一一个对她微笑的男人白恕家里,看见人正在洗澡,直接扑上去把自己衣服扯了硬是对进来抓人的老头和苏家人说白恕轻薄了她。

那老头心里不知道打什么鬼主意,看到白恕,突然就说把苏子真让给白恕,让苏家人把礼金送回去给他,掉头就走了。

苏家人眼看到手的钱就这样没了,看着苏子真恨不能撕烂她。苏子真知道自己回去了也不会有好下场,没有了这个老头还会有下一个老头,还不如留在她喜欢的白恕身边。

下定决心之后苏子真咬死了白恕轻薄她,苏家人想着反正苏子真也是要卖出去的,卖给白恕也是卖,干脆就站在苏子真一边,逼着白恕娶苏子真,还硬是要他给十两的礼金。

谁知道虽说白恕是个病弱的读书人,性子倒是执拗得很,一口咬定自己没有轻薄苏子真。

一个和别的男人有了肌肤之亲的姑娘要是被男人不要了,那在村子里是要被唾弃一辈子的啊!苏子真咬着牙对白恕喊:“我和你有肌肤之亲,这辈子只能和你成亲,要是你不愿意承认,我就……我就撞柱子以死明志!”她说着,还真就一头撞到了柱子上。

这一撞,把自己的命撞没了,也把苏子安撞了过来。

苏子安胃里一抽,浑身失力,差点摔倒在地上。苏家人为了防止苏子真逃跑,饿了她两天,加上昨天,她已经整整三天没吃过东西了!

一双指骨分明的手将苏子安扶了起来,苏子安抬起头,看见了自己的便宜相公白恕。

苏子安心中一跳,这人帅得有点过分了啊!高鼻薄唇,凉薄之中一双春水般温润的眼眸格外撩人。

内心调出白恕的资料以后,苏子安心中又是一跳,这是个神人,他拿着一手好牌,硬生生把自己操成了全村公敌。

白恕是在苏子真十八岁那一年来到白家村定居的,据说祖上是从白家村出去的。他生得一表人才,青衣乌发不知道迷了多少姑娘家的眼,来时又是大包小包,一看就是衣锦还乡,虽说人家是个病秧子,住得破破烂烂,但是白家村的七大姑八大妈还是坚定他是个金龟婿,白恕刚来定居的第一年门槛不知道被媒婆踏坏了多少回。

不过现在白恕在白家村的风评不比苏子真这个丑陋又不知检点的姑娘好多少。

白恕对村子里的人一向疏远,一年前是他疏远村民,现在是村民和他相互疏远。原因是今年年初的时候村中一家贫困户缺钱治病,来找白恕要钱,被白恕赶了出去,那家贫困户的病人因为没钱治病死掉了。贫困户家里便在村中大肆宣扬白恕的虚伪,让白恕的名声一落千丈。

农村嫁姑娘的礼金最高是二两银子,可以说苏家人胆敢逼着白恕娶苏子真,要求十两银子的礼金,还拿走了白恕家里所有能吃的能用的东西,就是看中村子里没有人会替白恕出头。

苏子安看着白恕端给自己的碗,认真的数了数粥里飘着的米粒数,又瞅了瞅白恕身上洗得发黄的衣服,心想白家村的人大概都是瞎子,这人一穷二白,哪里来的钱去给别人治病?

苏子安对白恕的情绪很复杂,前身苏子真因为白恕是第一个愿意对他微笑的男人而喜欢他不错,可是现在在苏子真身体里的人是她苏子安,她刚刚结束一段失败的感情,暂时没有兴趣再开始另一段感情。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白恕没有对她笑,反倒还向她放狠话。

“苏子真,闹够了吗?”白恕的眉眼温润,就算他现在在冷笑,也诡异地带着调笑般的温柔。

不过是假象。

苏子安抿了抿凉掉的粥水,滋润一下自己快要废掉的肠胃。她要好好想想,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办。她过去是一个时尚类公众号的主编,最拿手的就是赚钱,凭借自己的本事在古代也绝对饿不死自己,更别说她还有一个空间和神奇的泉水。

苏子安的思绪被一道尖利的声音打断,她看向外屋,白恕正在与苏子真的父母苏老三和任彩儿对峙。

“今天这礼金,不管怎样你都得给俺交出来,不然就把这个房子抵押给俺们家。”苏老三挑剔地看着屋子,勉为其难地说出了后半句。

“看你这模样,俺就知道你一辈子都没碰过姑娘,竟然连苏子真那种竹干都能下得去手,真可怜,下次来俺家,俺把俺家母狗借给你,比苏子真带劲。”

下一章节

标签: 穿越 种田 女强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