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男频小说 > 正文

商业大亨

2019年04月01日 17:06:52 364

《商业大亨》 作者:钓人的鱼

本书又名《商梯》,故事讲述了被准丈母娘以两万块改口费刻意刁难并悔婚的乡野刁民张小驴,借着全民直播的东风来到省城打拼,却见识到了当今都市利欲横流的复杂环境,然而越是混乱的圈子,就越存在着巨大利益与诸多商机,张小驴就这样凭借敏锐的眼光,与善恶参半的复杂性格,在纸醉金迷的利欲都市中,打拼着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与迷途红颜。且看都市混混小保安,如何在危机与机遇并存的关系社会里,成为人人羡慕的阔绰大老板,如何粉碎女神们的光鲜外衣,镀上一层金钱与真情交织的保护膜。

主角介绍

张小驴:望山乡著名懦弱赘婿之子,粗壮外表下藏着老成心眼,看似蛮横却异常务实,在亦步亦趋的商海浮沉中,行事有如大国手一般徐徐图之。

陈晓棠:张小驴未过门的妻子,性格软弱无主见,婚事被刻薄母亲强行退掉。

李闻鹰:精明干练的省城报社知性女记者,遭遇权势渣男的无助女人。

第1章 差两万不好使

锣鼓喧天,唢呐声响彻了整个山村,鞭炮不时炸响,到处都弥漫着喜气洋洋的气氛,迎亲的婚车已经来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回程的迹象。

房间里,一个男子单膝跪在地上,对着坐在床上披红挂彩的新娘说道:“我再问你一句,你到底跟不跟我走,两万块钱,我现在确实是拿不出来,等咱们结了婚,我会再送两万来,你看行不行?”

“我说老嫂子,驴儿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你这个时候临时加上车钱,确实是为难人了,你让我这个做媒人的也难做……”媒人此时也开始为新郎说情了。

“你们什么也别说了,这两万上车钱,必须现在就拿来,现在离十二点还有三个小时呢,回去借吧,反正都是一个村,也没有几步路,回去借了钱再来娶亲”。新娘子的母亲一口回绝了商量的可能性。

媒人走到新郎身边,伸手拉了他一把,示意出去谈,在这个过程中,新娘至始自终都没说一句话。

“驴儿,你咋想的,家里还有钱吗?”

“三叔,我家啥情况你不知道啊?彩礼钱已经把我家掏空了,办酒席的钱都是借的,再拿出来两万,我上哪弄去,我又不会拉屎成金”。新郎张小驴愤愤的说道。

“别扯那些没用的,回去借吧,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这婚总不能不结了吧”。媒人三叔说道。

张小驴闻言回头看了看新娘家,再看看离这里有二里多路的自己家门口也是人头攒动,都在等着自己迎亲回去呢,但是这两万自己确实是没地找去。

“我再去问问她,这婚到底还结不结了?”说罢,回头向屋里跑去,三叔一把没拉住,心里想,这是要坏事,于是紧跟着跑回了院子里。

伴娘和小舅子一看张小驴跑了回来,赶紧关了门要红包才肯开门,妈的,刚刚要了一茬了,这会还要,张小驴敲了敲门,说道:“陈晓霞,我再问你一句,是不是我今天拿不出来两万的上车钱,你就不嫁了是吧?”

“你说的对,不嫁了,这点钱都拿不出来,我闺女跟你结婚也是受罪,我们不嫁了”。准丈母娘一口回绝道。

张小驴闻言,调头就走,但是走了几步又觉得这事真是他.妈的太窝囊了,你们要是早点讲好了,要多少钱我觉得可以就拿,谈不妥就拉倒,就是这两万,你要是早一天说我可以去借,他.妈的这就要上车了,你给我来这一出,我是来接亲的,又不是上市场进货,我哪会准备这么多钱?

越想越是气恼,回头一脚踹向了新娘子所在的房间门,不知道是这门太不结实了,还是张小驴的力气太大,总之,这一脚下去,门板被踹倒了,门板后面砸到了小舅子和两个伴娘。

然后,张小驴在屋里人目瞪口呆之时,撕掉了胸花,脱掉了专为结婚买的西服,就连领带都拉扯下来扔掉了。

“驴儿,小驴儿,你这是干什么?”媒人三叔一把拉住了张小驴,质问道。

张小驴看了他一眼,然后挣脱了他的手,说道:“这婚老子不结了,我就不信了,除了他陈家的闺女,我张小驴就得打光棍,我就不信这个邪,还有,把我们家的彩礼明天给我送回去,少一分钱老子让你们过不了年”。

鼓也不敲了,唢呐也没人吹了,一众人看着发疯似的新郎,无言以对。

“大家伙都散了吧,该给你们的钱,明天到我家里来拿,我给你们送去也行,这婚不结了,为啥不结了,新娘临时要加两万的上车钱,老子没钱,这媳妇就算了,不娶了,散了吧”。说罢,张小驴将西服外套搭在肩膀上,向家里走去。

新娘子没上车这事先张小驴一步传到了他的家里,家里杀猪宰羊的人们都还在忙活着呢,听到这消息,暂时停下了手里的活,张小驴的父母都是村里的老实人,闻言气的在家里跺脚,可是有什么用,而且刚刚陈家打来电话了,说是这门婚事到此为止,就是再加十万也不会嫁给张小驴了,原因当然是张小驴把新娘子家给砸了。

张小驴回到了家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回到了洞房里,本来这里挤着不少人,但是看到张小驴回来了,哄的一下都散了,谁也不想触这个霉头,等到他再次到院子里时,院子里一片狼藉,既然新娘子没娶来,谁还会留下吃饭呢,买的这些东西正好可以过年了。

“咱们家这情况,有人肯嫁给你就不错了,你说你,好容易说上门亲事,这都临门一脚了,你自己就这么搅黄了,你这是要气死我啊?”张小驴的母亲腿脚不利索,拄着棍子站在洞房门外骂张小驴道。

“妈,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们这是临时后悔了,这才要求加钱的,除了加钱,还要我结婚后和你们分家,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让你们为了我的婚事背一屁.股债,而且她妈说了,分家绝不会分一分钱的债,这是人说的话吗,以前吧,我还觉得陈晓霞是个通情达理的姑娘,今天看看,她全听她妈的,算了,还不都是因为咱家穷呗,没啥,过了年我看看能干点啥,挣点钱,明年再找呗”。张小驴说道。

天色渐暗,张小驴坐在屋顶上抽烟。

“哥,想啥呢?你平时不是挺能忽悠的吗,怎么这次嫂子就没能被你忽悠来呢?”

张小驴扭头看看妹妹,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叹口气,将烟蒂扔下了屋顶。

“小妹啊,你要记住了,兜里有钱,心里不慌,你哥我兜里没钱,就是再会忽悠,那也是白搭,遇到陈晓霞她妈那种较真的就完蛋了”。张小驴非常无奈的说道。

刚刚想站起来从房顶下去,一抬头,看到自己家后山的山顶上有一团光,影影绰绰的,张小驴对小妹说道:“去帮妈做饭吧,我去山上地里看看,前天收的地瓜都还晾着呢,别被人给偷了,我待会就回来吃饭”。

“山上那是干什么的,不会有什么事吧?”小妹问道。

“不会,我去看看就回来”。张小驴说道。

下一章节

标签: 乡村 热血 权谋 暧昧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