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频小说 > 正文

晚点遇见你,然后一辈子

2019年04月15日 15:43:12 299

《晚点遇见你,然后一辈子》 作者:七月尘

女主角宁月是一个被岁月折磨长大的女孩,父母的重男轻女,让宁月从出生便被丢进狗窝,喝着狗奶长大,村里好不容易有了学校读书,却又因不学无术的哥哥终结,在宁月最绝望的时候,她遇到岚姐,为了钱,宁月走上了小姐的道路,纸醉金迷的社会让宁月更加认清社会的冷酷,经历太多的宁月,从此被仇恨包围。且看宁月该如何来面对她的悲惨人生。

主角介绍

宁月:“狗娘养”的女孩,小父母重男轻女,被迫给哥哥治病,她退学去做了小姐。


第1章 噩梦与谋杀

小时候,村子里的孩子都叫我“狗娘养的”,但这并不是骂人。

我父母要去地里干活,常留下还未满月的我在家里,怕我乱拉乱尿,我妈把我放在一个随便铺了一层破被套的木板上。

后来我大一点会爬了,饿的受不了了,就爬到熟睡的大黄身旁,眯着眼睛吃着大黄的奶,大黄总会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我。

我妈可能怕我饿着,干脆把我扔到大黄的狗窝里,和小狗崽们一起生活。

从那以后我不怕饿不怕冷,不怕再做噩梦了,白天和狗崽子们一起趴着打闹,一起趴地上吃盘子的饭菜,甚至会比看谁吃的快。

那样的日子真是我童年最美好的日子。

四岁,因为穷被寄养在别人家的哥哥被送了回来,我去邀请我哥一起和我们玩。

我告诉哥哥走路应该用四肢,却被我哥嘲笑着吐了口痰,说你这赔钱货也只配当狗。

我并不懂这话什么意思,但却很生气的命令大黄去咬我哥。

第二天,我哥吵着要吃狗肉,我哭着扑上去求我爸妈。

他们不耐烦的将我踢到一边,勒死大黄,割了大黄的喉咙,然后剥了大黄的皮,将血红的肉剁成一块块的放在大锅里。

我难过的尖叫、打滚,恨不得杀了我哥。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吐,我妈给我吃了生平第一块肉,并警告我要是吐出来就打死我。

晚上睡在狗窝里,我又开始做噩梦。

同年,我弟弟出生,我觉得弟弟很可怜,没有大黄和狗崽子们陪着睡觉;

弟弟一岁的时候,爸妈出去赶集,我开心的把弟弟放在了狗窝里。

那天晚上,我被我妈揪着头发,拿皮带狠狠抽了一顿,直到我身上血糊糊的连嚎啕大哭的力气也没有。

最后我被绑在树上吊了一个晚上,寒风吹得我撕裂的皮肤疼的撕心裂肺。

早上被路过的村长看见,将我送到了村里的赤脚医生那。

赤脚医生告诉我,畜生才住狗窝,我就是贱命。

那年我开始默默的在这个家降低存在感。

直到村里办了学校,要求全部孩子去上学,我爸妈一口一个赔钱货的给我交钱了。

尽管学校里没有小孩搭理我,但能读书我还是很开心。得了第一名会有奖励,有时候是猪肉,有时候是本子。

我妈得了好处,瞥了我一眼,告诉我如果拿不到这些奖励,以后就不用读书了,并且每次得到的猪肉,我没吃到过一块。

五岁开始,每天五点我要起床做早饭,放学回去还要洗了全家的衣服。

做完这一切,看书只能看一会了,看久了,我妈会拉着脸走过来把灯关了,嘟囔着,赔钱货,电不要钱啊!

直到二年级期末考试结束,我妈没等到她想要的三斤猪肉——

开始破口大骂,抽了我一顿,用整桶凉水泼向我,大冬天的罚我在门外站了一整晚。

我受不住蜷缩在隔壁家李婶的带着余温的灶台旁,头发还是冻得邦邦硬。

第二天我浑身发烫的走到学校,却看见我妈领着我哥在给我办退学。

我哭着跪在地上,用力磕头,求我妈,可我妈说我是故意让她丢人,揪着我头发把我弄回家了。

我知道,求我妈是没有用了。

我找到了我哥,告诉他如果我上学,就可以让他抄我的试卷,帮他做作业,让他免费受到老师表扬。

翌日,我哥闹着说他也不想上学,凭啥我都可以不上,我妈忙赶着我去上学了。

有一天,学校提前放学,走到家门口我发现房门紧闭,透过我爸妈卧室门缝——

我看到我妈和隔壁的李叔叔光着屁股在床上奇怪的耸1动着,母亲在不停的叫,两条腿也被折着,李叔的屁股一动一动的,我莫名的感觉恶心。

我跑到灶房,一边看书一边烧起了灶台,盖着的空锅里疑似发出奇怪的声音,但做算数正认真的我没有注意。

直到我妈满脸红润的和李叔走出来,看了我一眼,脸色巨变!

我妈冲过来拿起锅盖,我看到了让我瑕疵欲裂的一幕——

我两岁的弟被绑着嘴在锅里被烤熟了!

我妈哭天抢地,李叔大骂我丧心病狂。

“老宁家那小丫头心肠狠毒,自己亲弟弟都给烤死了!”

“虽然老宁家重男轻女一点,但小小年纪也太不是人了!”

“魔鬼!这样的小孩在村里指不定以后会烤了谁家孩子呢,是不是想吃人肉啊?”

整个村里都知道我把我弟活活烤死了,有人说要送我去警局,李叔忙说未成年儿童不会受到惩罚,村里人觉得这样太便宜我了。

“把她扔山里喂狼把,也是因果循环。”李叔冷笑着说。

我被打断了腿和胳膊,仍在山里。

山里潮湿,没过两天,我浑身发臭,苍蝇落在我身上到处都是,一些小动物回来啃食我的腿。

我不能动,靠着自己粪便和喝尿活了七天,第八天饿的不行了,瞪着眼睛看着跑过的老鼠,一口咬住,然后生嚼了。

我不想死,用尽力气爬到荒无人烟的山路上……

三天后,一个打工回来的男人路过把我救了,也就是我爸。

我爸大吃一惊,我嘶哑着讲了那天的事,他不信,却还是带着我回去了,还没进门,就听见和噩梦那天一模一样的我妈的似疼非疼的叫声。

我爸终于明白了什么,愤怒的拿刀冲进去捅死了罪魁祸首李叔。

想到母亲的恶行,我爸气的倒了下去,这一倒就再没醒来。

我妈和李叔的奸情暴漏,全村讨伐,处于某种内疚,村长找人治好了我的伤。

但我妈又差点打死我,我活下来却因为我成绩优异,接到了镇上初中的录取,重点是奖励了1000块钱。

14岁的时候,我的胸部已经发育的异常好了,几次洗澡我都觉得门外有人,喊了两声却一无所答。

直到有天我闭着眼睛酝酿睡眠的时候,我听到房门被推开,然后一双大手在我身上来回抚摸着。

我尖叫!

我哥压了上来,警告我安静,不然就强了我!

他摸了摸,然乎抓住我的手放在他的下半身来回动着,我恶心的颤抖,没忍住手上力气大了,我哥一巴掌抽过来——

“狗娘养的,我告诉你!你不好好的,就用你那张破嘴伺候我好了。”

下一章节

标签: 总裁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