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频小说 > 正文

一夜惊喜:禁爱总裁放肆宠

2019年04月23日 10:08:29 511

《一夜惊喜:禁爱总裁放肆宠》 作者:夏婧染

夏婧染一厢情愿的爱着一个,为了复仇用婚姻禁锢她的男人,丈夫为了拿到合同把她当成交易品,拱手让给一个足够做她父亲的老头,夏婧染从老头那里逃出,最终却还是没能逃过厄运,与陌生男人一夜荒唐后意外怀孕,随着孩子的到来,丈夫一次次的伤害,夏婧染再也没有力气忍受,她想要把孩子生下,却不曾想,在她走投无路之时,孩子爹地找上门,这时的夏婧染才知他是权势滔天的总裁郁璟寒,小说后面的故事越来越精彩。且看夏婧染该如何选择未来的路?

主角介绍

夏婧染:墨守成规的守旧,失去了相依为命的姐姐后,即使被当成报复的工具,她也努力坚守,直到郁璟寒的出现。

郁璟寒:郁氏总裁,外表冷漠霸道,内心却是一个极其温柔的男人。

历靳言:被仇恨蒙蔽,娶了死去心爱女人的妹妹,在一场折磨的婚姻中失去方向。


第一章 为什么这么热,好热……

M城,帝都酒店。

夏婧染有气无力地扶着墙壁将胃里吐干净了,那股灼烧的难受才渐渐退去,精疲力尽地吃力抬手,摁了冲水,有些跌跌撞撞走出卫生单间。

醉酒的她脸上红得酥娇欲滴,眼前有些迷蒙,好一会儿才看清站在面前几个背对着她的男人背影。

她刚刚明明进的是女士卫生间,怎么会有男人?

而显然没想到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男厕所,正在小解的几个男人僵硬在那里,没过一会儿连忙快速解决,目光迥异地瞥过她走出去了。

夏婧染缓缓眯起了迷离的星眸,她喝醉眼花了?

不一会儿,夏婧染恍惚地走到洗手台面前,手上沾上了刚刚吐的东西,她嫌脏想冲洗一下。

可是不管她怎么按,水龙头都不出水,坏了?

“怎么不出水?”夏婧染软濡地低喃抱怨。

她没有看到头顶上一道深邃平静的目光,更没注意到她柔软的小手,正放在奇怪的位置……

感觉到那水龙头有点怪怪的,她忽然低下身子,抿着娇艳的唇瓣,凑近了它仔细端详,似乎是想看看到底哪里出问题了,明明打开了啊就是不出水……

怎么弄都不出水,夏婧染没耐心地出气一样重重拍打了一下!

头顶传来了男人隐忍低沉的声响,夏婧染朦朦胧胧地想,水龙头难道成精了?

她还没缓过神,猛然被人粗鲁地拽住了手腕!

夏婧染痛呼了一声,因为酒劲声音也显得娇媚低软,“放……放开,你抓疼我了!”

“你有多饥渴?”男人倨傲矜贵的嗓音沉悦,厌恶之极地扫过这个醉醺醺的淫荡女人。

夏婧染猛然晃了晃脑袋,抬眸隐约看出面前是个陌生男人的身影。

“怎么会有男人?”夏婧染舔了舔干涸的唇,似乎惊到了,她一直以为这里是女卫生间。

男人居高临下地睨着她满身酒味,放浪形骸的模样,极淡道,“出来卖的?”

“不是……”夏婧染连忙摇头,男人握着她手腕滚烫的触感从他掌心的皮肤,一层层细腻酥麻的传来。

夏婧染心底一咯噔,脑子清醒后自然有对陌生男人的警惕,谁知道会不会趁着她喝醉对她不轨,只有回到历靳言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她只相信他!

想到这里,夏婧染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了男人,她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出了洗手间。

……

站在窗户旁吹着清爽的夜风,良久,夏婧染脑子缓缓清醒了。

刚刚在包厢里被历靳言的公司重要客户,给灌了十几杯啤酒了,她差点当场吐了,幸亏借着上洗手间的名义出来才没得罪那些客户。

夏婧染拍了拍红透的小脸,振作点,今天是历靳言第一次将她以妻子的名义带出来,虽然见的不是朋友,是客户,但也表示了他对她妻子身份的认可,不是吗?

她等这一天,真的等得太久了。

从与历靳言结婚开始,他就对她不冷不热,在他心里,她一直是害死她姐姐的罪魁祸首,所以他恨她。

他娶她,只是为了折磨她,明明知道她爱他,但偏偏却用婚姻的枷锁捆住她,让她求之不得!

但是他们都已经结婚一年了,再恨,也应该放下了。

今天,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夏婧染不想让他失望,深吸了口气,便推开了1049包厢。

一阵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微闪的光线让她不适应的眯起了星眸。

“历总的妻子总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她害怕临阵脱逃了?”坐在那儿怀里抱着个暴露美女的是M城麒麟地产公司老总王越全,他望着夏婧染的目光太过赤倮,太过侵略,甚至还舔了下干涸的唇。

见状,夏婧染忍着心里反胃,握紧了拳头走过去,下意识坐到历靳言身旁她才感觉到安心。

历靳言连一眼都没有看她,只是修长的手指轻晃着酒杯,言简意赅地淡道,“她没这个胆。”

“历总真是我们男人的榜样,不像我们王总是个妻管严,难得出来玩一趟自然要玩得尽兴。”一旁的王总男秘书推了推眼镜,意味深长瞥向了夏婧染,暗示道,“这‘帝都’里的女人本来挺和王总胃口,可是跟嫂子一比,那真是天差地别了,真羡慕历总娶了这么个如花美眷的老婆。”

他这话意味深长的正常人都能听得出蹊跷,夏婧染心底咯噔了一声,下意识有些害怕地握住了历靳言的手,她以为只是来洽谈生意,可王总和他的秘书眼神看起来不是这么回事。

历靳言瞥过她握着自己的柔软小手,面不改色地勾唇,语出惊人,“王总要是喜欢,那么我也不是不可以割爱。”

话音刚落,夏婧染脸色骤白地紧盯着他,呼吸微窒,他到底在说什么,是在开玩笑吗?

还是她酒喝得太多,太醉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听错了话……

这时,王越全爽朗地大笑,一脸愉悦欣赏地望着他,“历总真是快人快语,舍得用自己如花似眷的老婆来从我这夺走竞争对手的生意,历总若是答应了将人留下一晚,那我王越全也爽快地签了合同让你现在就带走,如何?”

历靳言此刻倒是沉默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瞥向她。

夏婧染的指尖都陷入他掌心了,哽咽地嘶哑望着他,“靳言,你别跟我开玩笑,你是我丈夫,你怎么能让别的男人来践踏我……”

望着她难得害怕祈求他的模样,历靳言心里有着强烈报复的快感,半响,他才面无表情地残忍落下一句,“王总签了合同,她……就随你处置了。”

听罢,夏婧染脸上最后一丝血丝退尽,似乎不敢相信是从他嘴里说出口的,这个朝夕相处了一年的枕边男人。

绝情的时候,竟然如此不留余地地将她……推向地狱深渊。

历靳言拿走了王总签了的合同,和她擦肩而过地毫不留恋地离开了包厢。

见状,夏婧染连忙想跟着他离开,惊恐地仿佛抓住最后一丝救命稻草,可是身后的秘书却将她强行拖了回来,“这一夜你是王总的女人了,你可值两亿的生意,乖乖伺候王总,满意了你才能离开听懂没!”

看着历靳言走出去的背影,夏婧染撕心裂肺地喊道,“历靳言!”

最终这个混蛋头都没有回毫不犹豫离开了。

她最后一丝希望被他亲自狠狠踩灭,眼底瞬间没了焦距的空洞,原来她一厢情愿的爱着个禽兽一样的男人,亲手将她推给别的男人糟蹋,她在这一刻终于看清了历靳言。

此刻,王越全目光在夏婧染凹凸有致的令男人鼻血喷张的娇躯,来回逡巡,吞了吞唾沫地拍了拍怀里美女的臀部,“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拿了小费出去!”

陪酒的女人全部走后,包厢里只剩王越全,还有钳制着夏婧染的秘书。

王越全笑意盈盈地瞥过秘书,“把料喂给她。”

“好的,王总。”秘书猛然扣住了夏婧染的下巴,逼得她不得不张开口,整颗就这么扔进了她嘴巴里。

“呜……”夏婧染含泪痛苦地想使劲吐出来。

下一刻秘书猛然拿起酒瓶,一个劲的往她嘴里灌!

夏婧染疯狂挣扎着,但一个女人如何抵得过男人的力道,料还是随着他灌酒吞了下去,她才被猛然放开。

她撞到了桌角,额头一痛一时没能起来,脑子嗡嗡响。

她迷迷糊糊时听到了王越全离开了的身影,还交代了一句,“等她发作时将她送到5212房间,我先去洗个澡。”

“是,王总。”秘书看着毫无反抗能力的女人,也没准备多用暴力。

等了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将她一把扶起离开了包厢。

此刻的夏婧染还未完全被药性控制,微弱的挣扎像是在挠痒,完全推不开男人,她呼吸渐渐急促地眼神游离地看着来往的人,刚想开口求救——

秘书猛然捂住了她的嘴,将她强行带上了电梯,到了五层时,拖着她一起走出来。

一个个房间走过去,看到5212房间号时,门恰好没锁,秘书将她带进去猛然扔到了床上。

此刻她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还在扯着衣服,连那性感长腿都露出来了,他眼神微闪地咳了咳,对着浴室里冲澡的王越全喊了一声,“王总,人已经在床上了,我就不留下打扰了到楼下停车库等您完事。”

说完,秘书带上了门离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婧染难耐地蹭了蹭床单,小脸红得滴水,星眸水盈盈地迷离,躺在那里如猫泣一样地喘息娇吟。

为什么这么热,好热……

夏婧染强撑着从床上爬起来,刚刚下床没走一两步,被体内的燥热折磨得动弹不得,不得不靠着冰冷的墙壁,蹭了蹭熱乎乎的身子。

这时,浴室的水声突然停了下来,玻璃门被推开的声响让夏婧染猛然一震。

随即一个刚刚沐浴完的男人从浴室里走出来,夏婧染无焦距地凝着浴巾包裹男人湿漉漉的高大身躯,性感的腹肌一展无遗,让她呼吸微喘盯着他移不开视线。

下一章节

标签: 腹黑 婚恋 宠文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