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契约小妻子

2019年04月24日 15:40:02 621

《契约小妻子》 作者:雨虹阿

家族破产后,父亲嗜赌欠下巨债,为了还钱,夏晚晴四处奔波,但始终是杯水车薪,直到意外被集团总裁许宪宸当成解药吃干抹净,她的人生便开始有了逆转,灰姑娘遇上王子的故事慢慢展开。

主角介绍

夏晚晴:夏家女儿,曾经是众人追捧的千金,在家族落败后,孤立无援,她单纯善良,却经历众多磨难。

许宪宸:宪宸集团总裁,行走的罂栗花,只要和他有所接触,就会被诱惑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但依然甘愿。


第一章 我的钱谁敢不还

“晚晴,我先走的啊你自己小心点啊”,同在一起做兼职的同学李湘雅对夏晚晴说。

李湘雅,是夏晚晴在一次晚上出去玩儿遇上的人,当天是晚上但不是很黑,夏晚晴在路过一个酒吧的路口时看见一个人倒在那里,她好奇就上前去看,才知道是一个女孩,而她当时昏迷不醒,本着做好人的原则夏晚晴就把她放到了一个就近的旅馆照顾了她一夜,中途她睁开眼了夏晚晴一眼,而夏晚晴也从她眼睛里看见她眼里带着警惕带着警告,也发现她的眼神很凌厉,现在回想起来夏晚晴还有点心有余悸,但是……

谁也没想到原本不会再有交际的两人却在相遇,而且现在她们却成为了无话不说的朋友,缘分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再次相遇夏晚晴没有问她的来历而她也没有问她的身份,她们也成为了好朋友,夏晚晴想也许正是因为没问所以造成了她们能合得来的原因。

夏晚晴看着她急急忙忙的收拾东西,微笑的说:“急着去幽会的人啊!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快去吧!”

她是急着去见男朋友,据夏晚晴所知,她男朋友很喜欢她,每天晚上都来接她下班,虽然是在学校兼职,但是还是来接她又把她送回寝室,这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啊,不过这个可以记着,今天回去后写在自己的小说里,肯定可以感动一些读者,然后就有钱了。

钱,以前夏晚晴绝对不会为这个东西烦恼,更不用提还做兼职,可是……现在夏晚晴在用钱时却总是想把一块钱分成两半后在考虑考虑去用,因为她真的是很缺钱啊,她父亲在那次后就颓废了整天的在赌场希望一夜暴富然后在东山再起,而母亲又什么都不会做唯一会的夏晚晴想也只是喝茶和买东西了……

夏晚晴苦笑,但是又有什么办法,他们是疼我爱我的父母啊,纵使他们有千般错万般错可他们依旧是我父母,而且在那个时候他们是那么的疼爱我,所以不管怎样我不会放弃,不管前方的道路有多么的崎岖与坎坷,我不会怨恨他们,因为啊!他们是我最爱的爸爸和妈妈。

一个人在夜晚值班是最无聊的,夏晚晴看着咖啡厅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络绎不绝,但是人还是不多,都是一对男女朋友来坐坐,夏晚晴也乐意,这样她自己就能轻松点了。

咖啡厅里放着最近流行的歌曲,是男人们心目中的女神也是现在最火的歌星周绵唱的《路过》,声音婉转悲伤,在加上咖啡厅里橘黄色的灯光,更显示出了悲伤寂寥的气氛。

走到路口,看着依然清冷的透露着灯光的家,夏晚晴刚才沉浸在那首《路过》的悲伤的心情还是转好了,夏晚晴想:虽然我没有一个爱我的人,但是我却拥有他们,不管怎样我还有人陪着,这时妈妈一定把饭菜做好放在桌上等着我和她一起吃饭,虽然很难吃,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一种无言的幸福,在以前妈妈是从来不下厨房的,她说:“油烟对女人的皮肤有伤害,所以要远离厨房,不然会成为黄脸婆的”。

夏晚晴看见妈妈坐在桌子前,她静静地呆坐着,等夏晚晴走进去她才发现她回来了,她最近有点儿精神恍惚,夏晚晴担心地说:“妈,你最近是怎么了,感觉整个人都不对劲的,经常的发呆,连今天我回来你都不知道。”

司徒秋听见自己女儿的撒娇似的抱怨,她微笑的说:“没有,只是想事情想的出神了,还有就是可能最近身体没有休息好吧,不要担心了,我又不是小孩儿了。”

司徒秋看见自己女儿眼睛下的黑眼圈时,眼里的光芒意为不明,神采也暗下来了,但是在看见自己女儿的笑脸时,司徒秋也瞬间充满了活力,而这眼神的变化夏晚晴却没有发现。

夏晚晴的眼睛四处环顾,但是还是没有出现那个身影,她不免露出难过的神情,妈妈摸着夏晚晴的头顶,神色哀伤的说:“你爸爸最近几天都没有回家,这个家已经不能称为家了。”

夏晚晴看见妈妈哀伤的神情,她也难过伤心,但是为了不让不让她担心,夏晚晴依然笑着说:“妈妈,我们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那个时候你就像以前一样,去喝喝茶逛逛街什么的,好不好。”

夏晚晴看见司徒秋看着自己,夏晚晴的脸上瞬间露出真诚的笑容,司徒秋没有说话,只是笑着很温柔也很慈祥,夏晚晴怕她不信,所以她坚定的说:“就算我做不到,以后我也一定找一个好的男朋友,然后就嫁给他。”

司徒秋却笑着说:“傻孩子,我们现在不像以前了。”

夏晚晴笑着说:“可是你女儿毕竟是这么的漂亮,我可是少有的美女,你不能对自己的女儿这么没信心,相信我我一定会做到的。”

司徒秋只是笑着点头:“嗯,我等着,不过你也要找一个你爱的和爱你的人,这样才能过的长长久久,这样我才能放心,知道吗?晚晴。”

夏晚晴回答说:“嗯,知道了妈,妈,吃完饭了我去洗碗吧,你去睡觉吧,我还要忙会晚点睡觉。”

家,真的是家徒四壁了,夏晚晴想最值钱的一定是自己买的二手的台式电脑,因为想找点直接在家工作的事就花狠心的买了一个二手电脑,这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毕竟这东西决定了她在最近的半年内是吃饭米饭还是吃粥,但是到了最后还是吃粥了,但夏晚晴不后悔,因为她找到了一个适合的工作那就是写小说,毕竟每个女孩儿心中都有着白马王与灰姑娘的梦,开始自己是写这样的文,但是……在一次偶然的事情中,自己是离这个世界是越来越远了……

随着下课的铃声,上午的课算是结束了,夏晚晴一个人快速的回去因为她感觉心神不宁的感觉总会出什么事儿,她苦笑,女人的感觉总是很准的,因为夏晚晴在路口还没没进家门时就听见了妈妈的哭声和爸爸的求饶声,她的心瞬间沉到了低谷,夏晚晴知道,他们又来了,那群土匪,她快速的跑回家去,看见那个被人称为大哥的人现在房子里,而自己的妈妈的头流着献血连头发也散乱了,在那里里哭泣,而爸爸在两个高个子的强制下,勉强的跪在地上,嘴里喃喃的:”辉哥,我最近手里真没钱,真的。”

夏晚晴冲进家里,司徒秋在看见女儿后快速的扑向她,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夏晚晴忍着哭声说:“妈妈,没事儿了,我回来了。”

夏晚晴抬头看辉哥,她笑着说:“辉哥,今天天气很好,怎么来我们这儿了。”

辉哥,这片巷子里的大哥,洗钱放钱毒品什么的都是在辉哥的手低下的人在做,辉哥听到夏晚晴的话,无所谓的笑笑,然后悠悠的走到她的身边,拿起一缕头发放在手心里玩儿,其实夏晚晴的手心里都有着汗,但这只有夏晚晴自己知道。

辉哥说:“像这么漂亮的人要是去了媚色后一定会有很多人来光顾的,所以……你爸欠我钱一定会很快就可以还清了。”

夏晚晴笑着说:“辉哥不是答应给我们半个月的时间吗?辉哥难道想说话不算话吗?”

其实夏晚晴想自己的脸笑的一定很僵硬,堪比僵尸,但是在这紧张的情况下夏晚晴除了笑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而母亲和父亲在听到后又惊喜的看着自己,夏晚晴想自己是骑虎难下了,自己没有钱,办法是自己用托的,赚一点儿是一点儿,也不能让辉哥知道我手里是真的没钱了,否则我们一家人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见到明天的太阳。

辉哥笑意深冷,他说:”夏晚晴,你可能不知道,欠我的钱,天王老子都得还,而且……夏恒现在欠的已经不是半月前的50万了。”

夏晚晴震惊的看着辉哥,她的声音卡住了过了很长时间才艰难的找回自己的声音,夏晚晴脸上带着僵硬的笑意,说:“这不可能吧,50万我已经还了三十万了,怎么又不是了。”

辉哥笑着看向夏晚晴的爸爸,夏晚晴知道了,而她忍了多时的眼泪在这一刻终于流下,她哭着说:“爸爸爸,你怎么能这样,你当初答应我的你说不会赌钱了你答应了我的。”

夏恒看着自己的女儿激动的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刚开始是在赢钱的,晚晴你不知道?我赢了好多好多的,可以像以前一样了,”呜呜……

夏晚晴看着眼前的男子,现在才发现他真的老了,头发都有白色的了,原先意气风发精神抖擞的人原来已经变了,苍老了,也颓废了,夏晚晴哭着说:“你答应过我和妈妈的,我只知道你是答应过我和妈妈的,你为什么要骗我。”

夏恒流着泪说:“可是……可是在我想赢更多钱的时候却输了,我以为是不慎,我想下一把一定会赢……可是……可是却输的越来越多,结果结果……”

她看他说话吞吞吐吐的,她已经绝望了,心死了,绝望的闭上眼在睁开眼,在经过反复的几次后,她才有勇气问,用颤抖的声音说:“这次又是多少钱。”

夏恒没有看她,他的眼神在逃避她的眼神,她无奈的自己开口说:“是20万还是30万啊。”

辉哥这时却说:“不多不少刚好100万,这是利息还有这次欠的的钱,所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么多大钱。”

夏晚晴和司徒秋震惊的看着夏恒,异口同声的说:“100万,这么多。”

夏晚晴看见妈妈跑过去捶打爸爸,而爸爸只是默默的说:“对不起,对不起,不会有下次了,真的不会有了,我发誓,所以晚晴爸爸的好女儿,你一定要救救爸爸啊。”

夏晚晴流着泪说:“我救你,我怎么救你,是100万啊,不是10块也是100块钱啊,你要我拿什么来救你。”

辉哥在听到这话后,说:“没有钱,真的没关系,只要你肯去媚色就你的这姿色用不了几天就很快能把这100万还清,嗯……应该还有多的呢!”

辉哥打量这夏晚晴的姿色,说心里话她真的是一个很美的女子,即使她的眼底有着浓浓的黑眼圈但是仍然不能覆盖她的美丽,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虽然她一身白外套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但她整个人却清爽不施脂粉,墨黑修长的浓密的长发让她有种纯真天然的气息,不可否认,她是一个真正的美女,也是男人们心目中的尤物,人人想要得到的东西,想把她弄到手然后毁灭她的天真烂漫。

夏晚晴看着辉哥说:“你答应过的,难道大名鼎鼎、说一不二的辉哥想当着自己手下的面反悔吗。”

她冷笑的看着他,眼睛里凸出坚定不移的信念,让他知道不管如何我是不会答应的。

辉哥这时,夏恒说:“对,晚晴你不能答应,否则这辈子就毁了。”

媚色,景城里著名的夜店,在那的小姐无不是美丽漂亮的,来的客人也是景城数一数二的富商,只要你有钱就有小姐相配,做什么都可以,如一些富豪喜欢虐待,而在媚色就有,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如果又有人要见那也要去见,不管男女媚色都有。

辉哥没说话,只是笑了笑,然后就说:“你们这是给脸不要脸,给我打,往死里打。”

司徒秋在哭的同时也去拉开拳打脚踢的人,但是如何也拉不开,我也去拉开他们,说:“放开我爸爸,你们放开他。”

司徒秋也哭着说:“你们这些没人性的东西,禽兽不如,你们放开。”

辉哥也许是被司徒秋母女的哭声吵到了,就说:“夏晚晴,你记着,下个星期一我准时来来钱,否则,你就连你爸的尸体都别想要,我会把他剁碎了喂狗而且是野狗,或是直接扔江里喂鱼,我们走。”

夏晚晴听到他的话,打了个冷战,她知道他说的会做到的,所以自己要尽快弄到钱。

夏晚晴赶紧的上前去看爸爸,才发现他的手腕被弄折了,头也破了,献血已经凝固了,她和司徒秋哭着说:“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下一章节

标签: 都市 总裁 霸道 腹黑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