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频小说 > 正文

霍少溺宠新婚妻

2019年04月20日 08:52:35 667

《霍少溺宠新婚妻》 作者:穆小沐

小说主要讲述女主角苏莞遭未婚夫设计,被当成礼物送上霍北丞的床,想要解除婚约的苏莞,却心系苏氏的未来而无能为力,当她走投无路时,霍北丞步步逼近,苏莞一跃成为渣男舅妈,当苏莞的善良和单纯展露,霍北丞才知这一切早已是命中注定。且看霍少溺宠新婚妻的甜宠日常!

主角介绍

女主角苏莞:无父无母的孤女,寄人篱下,没权没势,一直是一个平面模特,生活贫瘠。

霍北丞:人称三爷,也是霍氏帝国最年轻,手腕狠辣凌厉的首席总裁,也曾和苏莞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

岳子谦:霍北丞外甥,未达目的不择手段。

苏蔓:苏莞堂姐,伪善的白莲花。


第1章 旖旎的春梦

七星级酒店。

半透明的玻璃穹顶下,露天游泳池波光粼粼,池子和岸边都空无一人,仿佛被人包下了全场,安静如幽深的夜——

泳池边,一张按摩沙发上,苏莞带着浑身的酸痛,刚醒来没几分钟,抱着膝,衣衫凌乱,盯着白色毯子上的斑驳处子血渍,瑟瑟发抖,不敢相信这种事降临在了自己身上。

未婚夫岳子谦让她帮忙送份文件来酒店,说是和客户在这里谈生意。

刚找到子谦说的房间,就被人捂住嘴,晕了。

接下去,她不省人事,只觉得做了一个旖旎的春梦。

梦里,一个男人的气息包裹着她,健硕的双臂桎梏着她,将她掰成各种羞耻的形状,对着她为所欲为。

而那男人,并不是她的未婚夫子谦。

醒来时,看到身下的血,还有全身的酸痛,她才知道,并不是梦。

为什么会这样…苏莞睫毛一颤,仍旧不敢接受现实。

光天化日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现在该怎么办?是去报警?还是要先……保留证据?

对,证据。

内裤上,肯定有那男人留下来的证据。

池子边的落地玻璃窗“嘎吱”一声,开了。

她瞪大眼睛,望过去——

高大俊美的男人宽肩上搭着个白浴巾,乌黑的发梢还沾着水珠,似乎刚刚冲了个澡,从里面走出来,精致而尊贵的五官散发属于王者的跋扈气息,浑身透着一股凌驾于人的气势,虽然刚洗过澡,高挺的鼻梁上仍染着一抹欢好过后的红。

此刻,幽深的目光一转,停留在了苏莞身上。

目光如火星一样,烫得苏莞一个激灵,是他,刚刚和自己颠龙倒凤的,就是眼前的这个陌生男人——

瞬间,她像只炸毛的猫儿扑过去:“混账!走,跟我去警局——”

却忘记了武力值的悬殊,还没靠近,手腕被男人牢牢捉住,整个人被拎了起来,一股热气笔直侵袭而来,男人的声音阴森邪肆,又夹杂着极度的不悦:“告我?是岳子谦把你亲自送到我床上的。”

两个小时前,他和外甥岳子谦跟客户在家族旗下的酒店谈完一笔生意,客户刚走,子谦要属下拿了两杯酒过来,说这是第一次被舅舅带着谈成生意,要庆祝一下。

他并无防备地喝下了,接着浑身火烫,体内说不出的异样,被助理扶到了一楼泳池边自己在酒店的固定套房休息。

谁知刚进房间,一个纤秀的身影正躺在自己的床上。

女孩的相貌,有些似曾眼熟。

前几天他回霍宅时,子谦正在看手机上的相册,他随便瞟了一眼,似乎在子谦的手机上,看到了这个女孩。

当时,他便将外甥的手机抢了过来,冷冷端详了手机上的女孩半天。

莫非子谦是以为他这个舅舅对这个女孩有兴趣,才将这女孩送到了他的床上?

现在想来,应该就是子谦这小子的安排。

居然还在他酒水里加了药,让他控制不了。

苏莞打了个寒颤。

什么意思?不可能……

子谦今天叫她来是让她送文件,怎么会送她上别人的床?

可这男人若是撒谎,怎么又会认识岳子谦?

她忍住惊恐:“不可能,子谦是我未婚夫!他怎么会……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这丫头竟然是子谦的未婚妻?霍北丞浓眉一蹙,薄唇沁出一丝冷意。

子谦这小子,还真是舍得。

就因为多看了几眼,他就马上将未婚妻双手奉上。

霍北丞眸光又落在苏莞身上,冷冷道:“信不信由你。”

苏莞感觉坠入无底深渊,牙齿在打架。

岳子谦今天把自己叫出来,就是为了把自己送给这个陌生男人?

一股子愤怒和难受涌上来,她尽量克制住,又恨恨凝视眼前的男人。

就算是岳子谦坑了她,这男人也是帮凶!

她咬唇,到处张望起来,在找离开这里的门。

霍北丞见像个受伤的小野兽到处环顾,知道她想要去报警,眸光刷的冷下,长腿迈过来,将她一拎,朝泳池边走去。

“你干什么?放开我!救命!救命!”苏莞忍住惊惧,大声嚷起来,可回答自己的,只有回声。

小女人本来就宽松的T恤衫根本禁不起他这般蛮力的拉扯,大大敞开,从他这个角度俯瞰下去,霍北丞正好能看见内衣包裹住起伏延绵的山丘,眸色陡然深邃了几许,走到泳池边,停下。

她知道,他只想把自己丢到泳池里,彻底清洗掉他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罪证,咬唇叫起来:“放开我!混蛋!”

霍北丞却勾唇一笑,抱着手上的小女人,在岸上一跃,半空中划出一道健美的弧线,伴着苏莞的一声尖叫,跳进了泳池。“哗”一声——

水花溅起!

*

苏莞浑身湿淋淋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残存的酒精已经慢慢退散了。

路人看见她衣领有裂痕,再看她这幅样子,上前好心问:“小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要不要替你报警?”

每次她都浑浑噩噩地摇头,又咬唇。心有不甘。

身上的“证据”,刚刚都被那男人在泳池里洗刷干净了。

报警有用吗?

黄昏的太阳虽然还是暖,她却觉得透心凉。

幸亏,在泳池里泡了会儿以后,她挣扎着推开那男人,爬上了岸,夺门而逃。

那男人没继续追她,只是也慢悠悠上了岸,坐回到了白色的沙滩椅上,双臂撑开,薄唇微微翘起个弧度,居高临下的双眸就像在看着一只仓皇而逃的小猎物,似乎这个逃跑的女孩根本不值得自己亲自去抓。

她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给岳子谦,却发现手机已经自动关机,摁了几遍开机键都没反应,

显然是浸了水,坏掉了。

这是她给淘宝店铺当模特,拍了足足一个星期,日夜不休攒的钱,才买来的新款手机,还没用满两个月,就这样报废了!全都因为那个该死的男人!

苏莞有种想要咬死那男人的冲动。

幸亏裤子口袋还有几张零钞,她找了家24小时便利店,拨通了岳子谦的电话。

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声音:“喂。”

下一章节

标签: 腹黑 萌宝 霸道 契约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