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频小说 > 正文

闪婚厚爱:总裁老公怀里来

2019年05月10日 12:08:40 254

《闪婚厚爱:总裁老公怀里来》 作者:有点甜

主要讲述女主角温浅月被自家狗子关在阳台,娇小的身躯利落的翻向邻居阳台,却意外捡来一位被被绑架的总裁,与古溯来了一场生死的邂逅,身为记者的温浅月自然不会放过大总裁的新闻,于是,以一条“现代版花木兰单枪匹马闯入狼窝英勇救下柔弱少男”的标题,成功惹上古溯,从此,两人走上了相爱相杀的道路。

主角介绍

温浅月:从事记者的工作,一场意外救下大总裁,也因一条打了马赛克的新闻与大总裁有了诸多纠葛。

古溯:蓝鲸国际总裁,古家独生子,被绑架后,碍于面子无法求助,意外被闯进来的女邻居救下。


第一章 阳台奇遇

凉风习习的夜里,唯有一轮皎洁的月色悬挂。

“死七七!别跟我装无辜,等我回去了再好好收拾你”温浅月恼火的咕哝骂着,狗子却双眼无辜的看着她吐舌头!

谁让她在阳台晾衣服的时候,一个没留神,让自家狗子关上了门。

温浅月娇小的身影踩在三层楼外的空调上,颤巍巍的去抓阳台的扶拦。

身体前倾一把抓住护栏,踩在邻居家的楼台边沿上,紧接着没有任何停留,利落翻进邻居的阳台。

“呜呜……”

正琢磨着会不会被邻居当做小偷暴揍一顿,脚边传来了模糊的音节。

温浅月眯着眼借着月色定睛看去,吓得跳脚,“你……是人是鬼?”

男人五花大绑捆着像一个粽子,堵着嘴,一双黑沉双眼望着她,似乎在呼救。

“你,你别动啊,我给你解开。”温浅月认定是个活生生的人后,悬心吊胆的蹲下身,颤巍巍的给他解开绳结,张惶的透过落地窗往邻居家客厅窥探。

虽然住在这里很久,但几乎没见过邻居长什么样。半夜三更的,怎么会有个大男人被绑在这里?

客厅里有着微弱的光亮,几个彪头大汉坐在沙发前聊天的声音隐隐传来。

“这次大发了,咱们这次绑的可是蓝鲸国际的总裁,古家的独生子,等着咱们老板跟古小子他爹谈判好,只要那边一让利,哥几个你们说要不要把他大卸八块糊水泥里,然后逍遥快活去?”

绑架案!

温浅月大惊失色,解开手上束缚的男人站起来,西装革履,名牌加身。因绑太久,他手脚乏力,靠着护栏,缓缓将套在身上的绳子抽离,扔在了地上。

温浅月仔细从他斜飞的眉宇到墨色的瞳眸,再到水滴的鼻型,薄刃的唇,只觉得俊朗模样很熟悉。

从事记者工作,三教九流都会涉及,自然会阅人无数。

“古溯?”惊愕声不由拔高,下一秒意识到身处险境,忙捂住了嘴,小心翼翼瞥了眼客厅里,还好那些人沉浸在一夜暴富的美梦里,并没有察觉她的存在。

男人皱眉看着她,她又低声补充问道:“你是古溯对吗?”

“嗯”古溯沉着脸,整个人异常清冷。

温浅月能亲眼看到古溯简直像做梦。毕竟像她这种小记者,可没那个资格采访到像古溯这种级别的人。

她回头看了眼自家的阳台,几件衣服还在夜风中晃荡,此刻只能原路折返了,“悄悄的,跟我回家。”

温浅月扶着手脚有些不利索古溯往窗台边挪去,只听门外叮咚一声,逃跑的身影顿时僵住。

一瞬间,客厅里的聊天声音戛然而止,静的可怕,客厅里几个绑架犯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悄声朝门外走去,一个走向阳台看看人质是否安好。

温浅月瞬间脸色苍白,手脚像僵硬了一般,回头看阳台,空落落的一览无余,只有一块窗帘随风飘荡,没有任何可以藏身之处。眼里闪过一丝绝望。

一步两步,外面的脚步愈来愈近,手放在阳台的门把上,哗的一下推开门,绑架犯探出头来,看见古溯如早初一般手脚都被绑在后面,嘴里还塞了一块布,阳台上无丝毫异常之处,清风徐来,吹的一边的窗帘鼓鼓囊囊,绑架犯面色犹疑看着窗帘大小,似乎还能再藏个人?

这般想着,慢慢从身后别出匕首,朝着窗帘处一步一步逼进。

一步。

藏在窗帘后面的温浅月暗叫不好,但是此刻除了僵硬的立在原处别无他法。

两步。

近了,又近了,此刻能感受外面慢慢浸透过来的寒气,温浅月抑制不住的冷汗涔涔,背部强行被崩成了一条直线,整个人似人干一般一动不动。

劫匪的背后古溯也跟着揪成一团,再差一步就要到跟前了,古溯慢慢调整坐姿,等着一瞬间的暴起。

“叩叩叩,古先生我们是物业。”见按响铃无人应声,门外的人显然急了,邦邦邦的狂砸门。这如天籁之声的门铃声,让绑匪放下怀疑,收了匕首,快步转身回了客厅跟同伙汇合。

‘呼’温浅月从灵魂的深处发出了一声叹息,掀开窗帘,再也抑制不住腿部的酸软,身子一歪,倒了下去,古溯迅速把伪装在自己身上的绳子一把甩开,接住了温浅月。

抱着来到护栏,轻声问:“还能走吗?我先过去,然后接应你”

温浅月点了点头,古溯手脚的酸痛的肌肉得到缓和,趁着绑匪还没发觉,他循着温浅月行走过的轨迹,动作行云流水,就像一只攀岩的长臂猿。

温浅月暗暗咋舌,手长脚长就是好,翻个阳台如履平地,这身板做小偷的话应该会暴富吧!

见古溯平安到达,温浅月慢慢翻出护栏,顺着来时的轨迹回去,但不知是刚刚惊心动魄的场景让温浅月卸了力,此时还没有完全回魂的她一个踩空整个身子滑落了下去,顷刻掉落之间,她用手抓住了护栏,失去灵魂的尖叫被风声哑在了喉咙里。

古溯忙探身下去,从古溯的角度看下去,温浅月的嘴唇煞白,弱小有劲的双臂被崩成了一条直线紧紧勾着栏杆,月光如水,打在她的侧脸上勾勒出坚韧的侧影,古溯心头微震失神。

“来,快把手给我。”温浅月奋力的抓着那双手,在一双如桎梏般的大手大力拽拖之下二人力竭倒在阳台上。温浅月大口呼吸着,她从来没有觉得活着是那么的美好。

见里面无丝毫响声,门外的人依旧不依不饶:“知道您古少爷忙,忘记交物业费,但是也要体谅我们小人物的心酸啊,知道您在里面,不劳您大驾,我有钥匙,咱们慢慢谈。”

说完,真的响起了淅淅索索拿钥匙的声音,几个绑架犯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不安。绑匪头头朝着阳台示意了一下,属下马上会意,万一门外是警察,还可以用古家那小子做人质。

对面阳台那边又是一声吱拉开门的声音,温浅月迅速的摇下衣架,几件衣服长裙推到一侧,试图挡住邻居家那头的视野。并拉住古溯的大手,快速的蹲了下去,温浅月似乎握住了一块寒冰,冷冷的向外散发着寒气。

下一章节

标签: 现言 闪婚 先婚后爱 

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