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邪性总裁太难缠乔诗雨宫洺

邪性总裁太难缠乔诗雨宫洺

2019-08-13 17:55:56 151

《一睡成瘾:邪性总裁太难缠》是一部讲述了乔诗雨宫洺爱情故事的小说,小说中尚且年幼的少女乔诗雨为了救下宫洺而遭遇了一年的囚禁,而被解救出来时,她却将所有记忆自己清空,而多年后,已为人妇的乔诗雨面临离婚的现实,宫洺强势出现,却在两人相爱后,被一个自称当初救过宫洺的女人插足,直到宫洺查清真相。

章节试读

“嗷嗷嗷,宫总不是才解除婚约么?就要去约会了?”

“到底是哪个狐狸精,这么会勾搭?”

那个员工说完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宫总好像看了自己一眼,她吓得直接不敢说话了。

宫总好可怕!

手机蓦的响起,宫洺拿起来看了一眼。

还是监狱那边打来的,“宫先生是么?您现在有空么?林小姐的情况不是很好,我们还是希望您能来看看她!”

宫洺皱眉,“我说过了,我不见。”

“宫先生,我们不是可怜林小姐。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给您打这个电话。林小姐的情况不是很好,已经出现过两次绝食的情况了。”

宫洺眉头紧锁,良久才道。“什么时候可以探视?”

“今天就可以!我们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下班。”

挂断电话之后,宫洺又看了看时间。五点四十,快一点的话,晚上八点得吃火锅,还来得及。

……

监狱,宫洺到达的时候,林薇已经被带出来了。

就坐在栏杆后面,整个人看起来瘦了很多。身上穿着监狱里的囚服,毫无光彩。

看见宫洺,她突然笑了。

“宫先生,想要见你一面还真的很难。”

宫洺皱眉,“我以为我们已经两清了,没什么可说的不是么?”

林薇叹了口气,“人家都说男人很绝情,我以前以为你不是,现在看来,都是一样。宫先生离开了我,连腿脚都好了!真的是恭喜你了。”

宫洺不想和她扯这些,他看了看手表,才有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林薇盯着他的手表看了半秒,才幽幽的开口。

“楚啸成死了,你知道么?”

宫洺没动,楚啸成本来就是通缉犯,已经白活了很多年了,现在被抓住了,判了死刑,也没什么不对的!

可是林薇似乎也没想要他有什么反应的意思,自顾自的又说道。

“他害了我半辈子,他当初带我回去,就是为了骗我。他以为我是真的喜欢他么?怎么可能呢?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欺骗自己,害了自己的人的!宫洺,你说对吧!”

宫洺皱眉,林薇又道。“你不会伤心的,我知道。你对我也从来没有感情,我也知道。只是我知道的太晚了!我以为我只要努力就可以摆脱那些黑暗,走上光明的生活。我以为我们都是在地下室里面待过的,你会有一点怜惜我。是我太傻了!黑暗中的人已经会选择黑暗中的人呢?在你心里我看见过你最恶心的样子,你怎么会喜欢我呢?对吧?宫洺!”

宫洺呼吸一窒,他没想到这个时候,林薇还会提起那段往事。

平复了一下心情,宫洺开口。

“你现在说这些,没有用。你做的那些事情,已经不会再得到原谅了!”

“不!我不要原谅。”林薇笑的很是开怀。“我只是看看你这个从黑暗中走出去的人,是不是真的能够走向光明?”

她说的太奇怪了,宫洺一下子没听懂。

林薇突然又哈哈大笑起来。“乔诗雨呢?你刚才看手表,是不是她在等你?没有了我,你们又在一起了吧?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我也想过。宫洺,我也曾经有过孩子。但是在我逃跑的时候,弄没了!我们这些黑暗中的人是不配有孩子的,你知道吗?”

宫洺已经不想再听了,直接站了起来,转身便往外走。

身后,林薇突然喊道。“宫洺,我骗了你。我根本不是当年在地下室里面救过你的人。乔诗雨才是,对!就是你心心念念喜欢的乔诗雨啊!她看见过你最狼狈,最无助,甚至最恶心的样子。哈哈哈,太好笑了。”

宫洺直接愣住了。

他突然转身一把扣住了林薇的手臂,双眼猩红的看着她。

“你说清楚,你说那个人是乔诗雨?你胡说!”

林薇的手臂被捏的龇牙咧嘴的,但是她还在笑。

“你不愿意相信就算了,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难道你自己就没怀疑过么?她和你素不相识,你为什么只对她的接触不反感?按照你从前受到过的阴影,你自己不怀疑么?还有,你难道一点都不记得当年那个女孩子的样子了么?难道不觉得和我一点都不像么?宫洺,你到底是在欺骗别人?还是欺骗自己?”

“别说了!”宫洺一把甩开林薇。

外面的狱警见状忙冲进来将宫洺拉开。

宫洺的脑子里全都是林薇刚才的话,对啊。

为什么呢?心理医生都说过的,他的病症只是心理原因。只要突破了心理障碍就不会有事。

如果说因为和林薇的触碰是因为知道她是当年救自己的那个女孩子。下意识的就对她放松了戒备,那么乔诗雨是因为什么呢?其实从一开始,他就对她莫名的有亲近感……

越想他的心里越乱。

脑子里全都是林薇的叫嚣,恶心,狼狈,无助……

宫洺下意识的一脚踩下了油门,朝着前面飙了过去。

……

警察局,梁淮安刚刚办完手上的工作出来。

刚到门口,就看见宫洺的车子飙了过来。梁淮安忙迎上去,“小洺洺,我还以为你真的忘了我了呢,没想到你竟然还记得来找我?是不是要请我吃饭啊?你和乔诗雨和好了,我可是功不可没的~!”

下一秒,宫洺直接扣住了他的手。

梁淮安慌忙甩开,“死鬼,别摸我。”

“梁淮安……”宫洺咬牙,梁淮安这才觉得宫洺有点不对劲。

平时,他和他开玩笑,即便他从来都不搭腔。但是他也从来都不会这样,今天是怎么了?

这么一想,他更加发现宫洺的眼睛一片猩红,就连握着他的手都在发抖的那种。

“怎么了?”梁淮安忙道,“你可别吓我。”

“是她!乔诗雨才是当年在地下室救了我的那个女孩子吧?”

梁淮安一愣,“你……你听谁胡说的?”

“我要听实话!你告诉我!”

梁淮安还在犹豫,宫洺突然吼道,“告诉我!!”

“是!”梁淮安点头。

本来,他也不是很确定的,但是前阵子那个案子结束了。那个面具女人这么多年已经有些精神恍惚了,在开庭的时候,胡言乱语说出了很多细节。

所以,他才确定了的。

宫洺后退了一步,突然笑了。他艘鹩医爬愣嶝,为什么,他当初看着乔诗雨那个项链那么眼熟。

他想起来了,就是当初在地下室见过。那个小姑娘被打的时候,项链曾经跑出来过。只是当时一下子就过去了,他没有记得很深刻。

梁淮安看他笑的有点渗人,忙道。“哥,这样不是也挺好的么?嫂子当年救过你,你对她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反应。说明了老天都在撮合你们在一起啊!其实我之前问过嫂子,她也说过不会在意……”

可是宫洺已经不理他了,他默默的转身,重新上了车。

不一会儿,车子已经直接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一路赶到火锅店,他从后门进去。一眼就看见乔诗雨带着小汤圆坐在灯光下。

暖黄色的灯光,照在她的头顶上,将她整个人照的很是阳光。

她的脸上带着笑,笑起来两只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很美很美。

他想到了自己当初的样子,久久不敢上前。

……

乔诗雨太期待了,所以七点多钟就已经到了。

张嫂因为一直肩负着保护乔诗雨的使命,所以也跟着来了。一直坚持要等宫洺来了,才回去。

乔诗雨拿她没办法只好随她了。

她只知道,她心心念念的火锅,终于可以吃上了!!!

太激动了!

刚一落座,乔诗雨就立刻叫服务员上了锅底。看了看时间,也只有十来分钟了,她又叫人准备菜。

服务员准备的很快,片刻之后,菜都上来了。

乔诗雨一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一点了!

怎么还不来?

忍不住在心里想,不会是又反悔了吧?那一定要赶紧吃两口,不能等宫洺来了,就不让她吃了。

可张嫂死死的拉住了她,“小姐,再等等。”

乔诗雨只好悲惨的放下了筷子,“不如我给宫洺打个电话吧!”

张嫂忙不迭的点头,“这个好,小姐你要多和宫先生沟通才最好。”

乔诗雨,“……”张嫂为什么越来越像个大忽悠了?

手机很快拨通了,响起了宫洺的手机铃声,竟然就在乔诗雨的身后?

她慌忙转头看过去,才看见宫洺站在不远处,一直看着他。那眼神,很幽深。不知道为什么,乔诗雨蓦的觉得有点伤感?

正想着,宫洺已经低下头,将手机按掉走了过来。

“你来了怎么也不过来?我等了好久了!”

“刚到!”宫洺惜字如金的说道。张嫂总算是放了心了,“宫先生来了就好了,那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乔诗雨说道。

等张嫂走了,乔诗雨才看向宫洺,“快点吃吧!你尝尝好不好吃?以前我最喜欢的!”

刚吃一口,她一愣。这不是她要的锅底啊!

她明明要的是超辣的,怎么一点都不辣啊?

慌忙叫了服务员过来,“我的锅底是不是上的不对?”

服务员看了一下清单,“是对的小姐!您要的是不辣的!”

什么鬼?“我要的是超……”

话音未落,她一眼看见宫洺神色有点难看,忙改口。

“对,就是不辣的!没事了,是我记错了!”

因为不辣,吃的也没什么滋味。宫洺看起来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所以三人很快便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乔诗雨看见外面在放烟花,便又道。“不如我们去看烟花吧?”

她实在是闷坏了,真的一个劲儿想往外面跑。

宫洺摇头,“人太多了,容易受伤,还是别去了!”

“我想去!”乔诗雨说道。“我想去看烟花!”

“别闹了!”宫洺说道,他的心情其实挺乱的。

乔诗雨见状忙又去拉宫洺的手,下一秒,宫洺像是炸了毛一样一下子将她甩开。乔诗雨一不小心跌坐在了后座,呆呆的看着宫洺。

虽然没有怎么撞到,但是她不知道宫洺怎么突然间这样了。

小汤圆也被吓住了,大眼睛惊愕的看着他们。

宫洺也吓坏了,他以为他伤到她了。忙看过去,见她除了惊讶,并没有其他异样,才放下了心。

他不是不想被她触摸,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很脏……

良久,还是乔诗雨先开口了,“不想去算了!”

宫洺没再说话,一路驱车回家去了。

这只是个小插曲,并没有怎么影响到大家的心情。回去之后,乔诗雨帮小汤圆洗了澡之后,便拿了本书坐在床上,“来吧,妈咪给你讲故事。”

小汤圆却摇头,眼睛一直朝着外面看。

她都好久没和爹地妈咪一起睡了,今晚她想一起睡。

乔诗雨皱了皱眉,“他看起来今天心情不是很好,小汤圆还是跟妈咪一起吧?”

小汤圆不肯,急的拿起了旁边的纸笔写了起来。“要爸爸!”

乔诗雨无奈。

正说着,外面突然响起了脚步声,小汤圆眼睛一亮,慌忙跑出去,一把握住了宫洺的手。

宫洺没注意,几乎是下意识的便一把推开了小汤圆。

幸好,乔诗雨在身后,将她接住了。小汤圆被吓到了,顿时哭了起来。

这是今天的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在车里,第二次是在家里。

乔诗雨也有些生气的看着宫洺,“小汤圆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推开她?”

宫洺脸色也不太好看,刚才他去洗澡了。因为洗澡,又看见了自己小时候留下的一些伤痕,看着那些伤痕,他就想起当初在那个地下室里被那个恶心的女人……

他厌恶死了自己了,尤其是乔诗雨她明明也是知道的。可是她却可以一直装作不知道。

“你……”他想问问她,但是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见他不说话,乔诗雨冷笑了一声。

“我明白了!看样子我们母女也不应该再留在这里了。你放心,我现在就走,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说罢,她直接将小汤圆抱起来,便直接下楼了。

小汤圆不想走,一直在她的怀里挣扎。乔诗雨却怎么也不肯放开她,她其实很唾弃自己。

明明说好的不要和宫洺再有任何瓜葛了,可她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还以为他为了自己受伤,对他再一次产生了感情。

到了这一步,谁都不怪,都怪她一个人而已。

继续阅读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