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绝剑天下陈夏最新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绝剑天下陈夏最新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2019-08-22 16:36:33 218

《绝剑天下》是一本玄幻修真逆袭小说。小说全文讲述了陈夏本是修武的绝世天才,却因一把断剑入体,断送了陈夏的天赋和修为,直到如今陈夏在陈彤姐手中,得到了一颗地毒草,在陈夏回到家中吸收后,感觉到了断剑吸收满了的意思,随后陈夏感觉到了断剑为他提前开辟出了丹海,从此陈夏即将逆袭所有人。

章节试读

经过藏武阁的十日练武,陈夏能感觉自身又达到了突破的边缘,按照他的估量,大概再有一日修炼,就可以完成突破。

陈夏兴奋地握紧拳头,灵武五重,这个词在一个月之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可现在,却即将成为现实。

“今晚回去就进行突破,等明日,我要以与陈彤姐相同境界的平等身份,向她表明心意,夺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

自从变为废材之后,陈夏对陈彤一直有着一种自卑之感,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因此,陈夏在进入五毒宗之后,对于陈彤,一直处于一种躲避,不愿面对的心态。

这种情况,在陈彤进入外门后,变得更加严重,有时甚至于数月都不曾见上一面。

“不过,这一切在明天之后,都将成为过去,我陈夏回来了,变成超级天才回来了!”

一股热流从丹田流出,断剑仿佛感受到了陈夏的情绪一般,发出雀跃地颤抖。

怎么回事?这断剑难道是活的?

这个现象,将陈夏吓了一跳,但随即,又变为平静。

它在为我而高兴,为我而欢呼,我又何必畏惧。

没我就没它,没它就没我,我们早已在十年前的那场意外中,融为一体。

想到这,陈夏再无心理负担,潇洒一笑,朝清风院走去。

然而陈夏并不知道,就在此时,清风院的房间之中,一位双腿先天残疾,身体单薄的少女,正紧紧地掐住自己的脖颈,面露病态的苍白,虚弱而又痛苦喊着:“哥……哥……”

这位少女,正是陈雪。

那天她在吃下陈夏给予的凡毒草后,就一直感到身体不舒服,但这一个月来,她却一直没有和陈夏说出。

“这株草,是哥给的,如果这就是他的愿望,我怎么能拖他的后腿。”

陈雪的脖颈上,满是五指抓痕,双目之中满是血丝,即使如此,她仍然在痛苦地掐抓着自己的脖颈。

“好痛苦,真的好痛苦,全身麻痒疼痛,脖子仿佛万只蚂蚁在爬一般,怎么抓都不能缓解。”

又是一阵麻痒袭来,陈雪手中一个用力,立刻抓破血皮,鲜血顺着伤口流出,染红床被。

“哥……既然你想雪儿死,为什么不肯说出来,明明只要你开口,雪儿什么都愿意的。”

陈雪痛苦地在床上翻滚打趴,却丝毫无法缓解身体的麻痒痛苦。

砰!

陈雪一个不慎,重重掉落在地,痛得她流出泪水。

“哥……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雪儿好想你……”

陈夏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那是因为手中用力过度的原因,她能感觉生命终结就在眼前。

在这一瞬,她的心中只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那道身影对她不离不弃,百般呵护。

那道身影在家族所有人都要抛弃她时,抱起了自己,替她挡住了所有风雨。

“她是我的妹妹!”

当时,那道身影只是倔强地重复这么一句话。

往事一幕幕地闪过,陈雪的双目不知何时,被雾气完全遮挡。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千言万语汇成了一个字。

“哥……”

“雪儿?!”

恍惚之中,陈雪好像听到了哥哥的声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意识渐渐暗了下去。

……

砰!

陈夏紧握的拳头青筋暴跳,重重地一拳砸在木桌之上,木桌立刻被轰得四分五裂,木屑横飞。

“陈正!”

陈夏紧绷的牙尖,迸出这么两字,双目之中满是血色,怒火燃烧全身。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陈夏的逆鳞就是陈雪,就是他的妹妹。

“我要将你抽筋拔骨,五马分尸!”

陈夏全身止不住地颤抖,那股无法压抑的愤怒充斥全身,双拳握得咯吱直响。

这数个月来,雪儿都不曾与外面的人有过接触,唯一的接触到的只有自己与……凡毒草!

而雪儿之前服下的那株凡毒草,正是陈夏一个月前从陈正手中得到的报酬。

这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只是,这株凡毒草阴差阳错之下,反倒给雪儿服下了,这才造成了今日的大祸。

这毒草,如果只是陈夏本人吃下,他还不至于如此愤怒。

但现在的情况偏偏是被雪儿吃下,让她遭遇了如此折磨,这让陈夏如何能忍,何必再忍!

丹田之中,断剑发出剑鸣之音。

“你也等不及了吗?好!今晚我们就去为雪儿报仇,闹他个天翻地覆!”

陈夏眼中爆发骇人的精芒,仿佛张开致命獠牙的嗜血野兽一般,散发着恐怖气息。

这股气息,直到陈夏回头看向床上的妹妹时,才稍稍缓解。

“虽然已经连用十株地毒草,吊住了雪儿的性命,但真正的毒性却还没解除,若是十日之内得不到解药,雪儿必死无疑。”

想到这,陈夏心中怒火再添一层,大步流星地朝陈家聚集地冲去。

陈家虽然为五毒宗的奴役家族,但其势力却是不少,因为同为一族的关系,内部关系颇为和谐,对外的态度极为一致。

这种情况这也造就了陈家喜欢抱团的现象,只要是有点成就的陈家人,都会去加入陈家的聚会,融入大团体之中,获取得天独厚的条件和帮助。

而今天,刚好是陈家一月一次的聚会之日,五毒宗内的陈家人,几乎大半都来到这里,要不就是互相交流修炼心得,要不就是在交易物品,气氛热烈,人声沸腾。

就在这时,一道亮丽的倩影,走入了聚会之中。

“哎哟,我当是谁来了呢?这不是陈彤姐吗?平日里不都是看不起我们这些抱团的吗?怎么今天有空来聚会了?”一人眼尖,看清来人,顿时以夸张的口气说道。

“别,你千万别这么说,我们陈彤姐现在是什么身份,那可是威名赫赫的外门弟子,平日忙里忙外,哪有空来参加我们的聚会啊。”另一人麻溜地接过话头,冷嘲热讽地地问道:“对了,陈彤姐,你和那个废物陈夏的恋情进行的如何了?我们都还等着喝喜酒呢。”

“喜酒?哈哈哈,我们确实是快要喝到她的喜酒了,不过这对象却不是和陈夏那个废物,而是和我们的陈正大哥。”

“原来是这样,那小弟就先恭喜陈彤姐慧眼识珠,浪子回头了,哈哈哈哈!”

“陈彤姐真是好福气,攀上陈正哥这个高枝,从此飞黄腾达,到时可别忘了我们这些做弟妹的。”

陈彤闻言,脸色一沉,但并没有开口,而是将目光在大厅中来回扫动,似是在寻找什么人一般。

在场的其他人听到这些话后,顿时齐齐发出轰鸣般的嘲笑之声。

自从陈夏成为废物之后,陈家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外,其他所有族人几乎都以陈夏为耻,甚至小一辈的弟弟妹妹,也耳目渲染,将陈夏视为耻辱。

在这种环境之下,五毒宗内,唯有陈彤一人,还对陈夏亲近。

这种现象自然惹得旁人敌视,甚至渐渐将她也排挤出陈家团体。

若不是年初时,陈正与陈彤订下婚约,在场所有人估计连理都不会理陈彤一眼。

“你们都给我少说两句,别忘了她可是我的未婚妻。”

原本躲在一旁的陈正,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出来解围,来到陈彤的身边,表现出一副英雄救美的护驾之态。

“陈正哥真是的,才说了两句就心疼了,这新媳妇入门,还不舍得让哥几个调侃调侃吗?”

“哈哈,小弟你别这样,既然陈正哥都开口了,大家就都收敛点,给陈正哥一个面子。”

“嘿嘿,嫂子莫怪,我们这些人快嘴惯了,一时失言,莫要放在心上啊。”

陈彤心中冷笑,不理不睬,目光扫视整个大厅的最后一片区域,终于露出微微失落之色。

“陈彤,你在找什么?让我也来帮你找吧,嘿嘿!”

陈正见陈彤露出失落之色,心中暗笑,表面露出讨好的笑容,朝陈彤的玉手摸去。

陈彤脸色再沉,手上一缩一拍。

啪!

陈正一个吃痛,立刻将手臂缩回,定眼一看,手背上立刻浮现一个五指掌印。

陈彤摆着脸,冷冷地说道:“管好你的狗爪,再有下次,我就帮你剁了!”

陈正闻言,心中怒火腾得一下升起,朝陈彤吼道:“臭娘们,别给脸不要脸!你真当我不知道你在找什么?”

陈彤闻言,脸色微变,一股不祥的预感浮现心头。

自从上次与陈夏分别后,她就再也没见过陈夏。

为了找到陈夏,她在十天前外门考核结束后,就立刻去了清风院,但是除了陈雪一如既往地躺在床上外,并没有看到陈夏的踪迹。

随后她又去了三个考核山峰寻找陈夏,结果直到各峰的藏武阁关闭,都未寻到陈夏。

所以她才抱着侥幸的心理来此一探,没想却突然听到陈正的这话。

难道陈夏已经被这畜生给……

想到那种可能,陈彤的娇躯止不住地颤抖,愤怒地指着陈正:“难道你……”

“没错!”

陈正极为畅快地哈哈大笑,好似要把这十年来的郁气全部笑出一般:“陈彤,你这吃里扒外的臭婊子,难道你以为陈夏还活着?我告诉你,他早在一个月前就吃下了我的毒魂草,现在恐怕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了。”

陈夏死了?!

听得陈正的话,陈彤脸色顿时苍白如纸,全身力气仿佛被抽走了一般,瘫倒在地,朝陈正声嘶力竭地大骂道:“你这丧心病狂的禽兽,他可是你的兄弟,和你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啊,你怎么下得了手!”

“亲兄弟尚且明算账,更何况堂兄弟?”陈正冷冷一笑,一把拽起陈彤,继续说道:“更何况害死他的不是我,而是你!”

“我?”陈彤怒极反笑:“狼心狗肺的东西,亏你说得出口!”

“哈哈哈!我有什么说出不来口,是你先不守妇道,我才逼不得已,出此下策。”陈正得意大笑,大手如铁铐一般,牢牢锢住陈彤。

“正因为你与陈夏亲近,所以才害他身死,正因为你不守妇道,我才出手清除障碍。”

“以前我们没订婚时,你去亲近陈夏也就算了,但今年我们已经订婚,你还是如此,这叫旁人如何看我?”

“你知道宗门那些人在外面叫我什么?绿帽子陈正!”陈正说到这,面目狰狞,朝陈彤咆哮道:“而这一切,全都是你和陈夏带给我的,我能忍到现在,已经是最大的仁慈!”

继续阅读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