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点火为号

2020-07-02 10:45:23 116

胖老板的黑面包被偷过好多次了,可每次都逮不着小偷。这天,当小尼可再次闪电般抓起一块面包时,胖老板一把抓住了他。

小尼可今年十六岁了,是个侏儒,瘦小的他如猴子一样敏捷,防不胜防。胖老板积累的怒气如火山一样爆发开来,他一边下手痛打小尼可,一边破口大骂:“我让你偷,你把以前偷吃的全给我吐出来!”

大伙闻声也赶来了,一见打的是小尼可,个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说:“打、该打,他上个月偷了我一只鸡。”那个说:“他上周还偷了我两只鹅哩,这样的败类早打死早好,呸!”

群情激愤之下,大伙都冲上前对小尼可拳打脚踢,小尼可被打得鼻青脸肿,可他一声也不求饶,只是死死抱着头在地上翻滚。

大伙之所以这么痛恨小尼可,除了他偷东西外,还因为他竟在德国人面前扮演小丑。要知道德国人强占了他们的家园,杀害了他们的亲人,而现在他们就大模大样地驻扎在小镇东边那座小山的另一面。大伙把对德国人敢怒不敢言的怒火全倾泻到了小尼可身上。

众人正打得起劲,突然人群外有人大声喊道:“别打了、别打了,尼可他还是个孩子啊!”

喊话的人是老霍华德,他本是个走南闯北的生意人,战争爆发后他就哪儿也去不成了,他为人正直,一向备受小镇人尊敬。可这回却没人听他的,大伙打红了眼,都没有收手的打算。

就在这时,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老霍华德猛地一下扑到了小尼可身上,用他魁梧的身躯挡住了纷纷落下的拳脚。

大伙又打了一阵,才慢慢散去。老霍华德艰难地爬起来,接着拉起小尼可,用手帕擦去他嘴角的血迹,说:“孩子,不要怪大伙,这年头每个人都很难。”

倔强的小尼可眼里一滴泪也没有,他仰起头问道:“他们都那么讨厌我,你为什么救我?”

老霍华德一脸怜爱,递给他两块面包:“因为你是个孩子,上帝会原谅孩子的一切行为!”

第二天一早,老霍华德突然被人摇醒了,他睁开眼一看,只见小尼可正一脸兴奋地看着他。

小尼可举着手中的东西叫道:“霍华德先生,你看这是什么?”

老霍华德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小尼可手里举着的竟是一听草绿色的肉罐头,毫无疑问,那是德国人的军粮!他吃惊地问:“这是从哪儿弄来的?”

小尼可得意地说:“德国人不是总爱让我扮小丑吗!我趁他们被我的表演逗得大笑的时候偷出了这个。我个子小,动作快,只要稍微小心点,他们根本发现不了。给,罐头送给你,算是先前的回报。”

黄昏时分,老霍华德爬上了镇外的小山,他躲在山顶的一堆枯草里,从怀中取出一个军用望远镜,然后对着远处的德军军营观察起来,还不时在纸上记着什么……

“先生,你在干什么?”身后突然有人叫了起来。

老霍华德吓得浑身一颤,急忙四下张望,只见草丛中一颗小小的脑袋冒了出来,竟是小尼可!

老霍华德收起望远镜,沉着脸问道:“你跟踪我干什么?”

小尼可扬了扬手中的肉罐头,说:“我又偷了一个罐头,想送给你,正好看到你往山上走,我就跟了上来。你是那边的人吗?”

老霍华德故作不解地说:“什么这边那边的,小尼可,可不能乱说哟。”小尼可撇撇嘴:“你把我当小孩儿了吧?你拿着望远镜不断地观察记录,还说不是盟军的人?我经常出入德国人的兵营,他们完全不把我当回事,常在我面前毫无顾忌地谈论,所以我都懂。”

老霍华德暗吃了一惊,他笑嘻嘻地说:“是的,我承认我正是你所说的那种人,你可以去告密了,德国人会给你好多面包的……不,你不会告密的,我坚信!”

小尼可静静地仰着头,反问道:“我为什么不会告密?”

老霍华德说:“因为你的亲人全给德国人杀害了,而我能从你平静的眼睛深处看到你的悲伤……”

话音未落,小尼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老霍华德吓得拼命捂住他的嘴,德国人的密探到处都是,可不能打草惊蛇。

小尼可拼命止住哭声,哽咽着说:“德国人是魔鬼,他们杀害了我所有的亲人,连我才三岁的小妹妹也给杀了,我发誓要报仇,可我没有枪,打不过他们,所以只好忍着。我偷东西是因为我真的太饿了,只好为德国人表演小丑节目,换得一块面包。我不是败类,我只是不想饿死,那样的话就不能亲眼看到德国人被消灭了……”

老霍华德心疼地听着,末了把小尼可搂在怀里深情地说:“孩子,我们都误会你了。”

小尼可哭了一会儿,终于止住泪。问道:“先生,你刚才看到的情报有用吗?”

老霍华德无奈地摇摇头,说:“没有多大用,一是我侦察不到驻扎此地的德国人的重炮所在地,要是侦察到了,我就可以引导我们的空军端掉它,小尼可,明天晚上八点我们就要发起总攻了,要是我一直不能确定德国人的炮兵部队,我们的伤亡将是非常惊人的。二是,我的发报机坏了,小镇被德国人包围得像铁桶一样,即使得到情报也无法送出去……”

小尼可失声叫了起来:“我知道德国人的重炮所在地,就在前面的一条山沟里,不过从这里是瞧不见的,德国人伪装得很好,我在为他们表演时看到了他们运送大炮。”

老霍华德惊讶不已:“天呀,上帝保佑!小尼可,你能在这张纸上画下德国人的重炮阵地吗?”

小尼可拿出笔作势就要画,可是迟迟不下笔,老霍华德正着急,小尼可却扔了笔,一脸无奈地说:“我根本搞不清方位,再说了,那些重炮藏在哪条山沟内我根本说不清,可是,要是让我去找的话我一定能找到!”

老霍华德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他一把抓住小尼可,急促地说道:“那你能不能领我进去?小尼可,我已向那边汇报过了,明晚8点点火为号,届时他们将向我点起的火堆旁扔下成百上千的炸弹,用以摧毁德国人的重炮阵地,如果我不能点起火,他们也将发起进攻,可那样的话损失就太大了,所以小尼可,只有你能帮助我了……”

小尼可吓得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你目标太大,肯定进不了军营,何况他们有可怕的狼狗,再说了,我才十六岁,我可不想被德国人杀死……我有点怕!”

老霍华德眼里刚燃起的火焰渐渐熄灭了,喃喃道:“是啊,我怎么可能混得进去?再说了,你还是个孩子,哪个孩子不怕死?我怎么能要求你冒着生命危险做这事?”

一晃到了第二天黄昏时分,其间小尼可因为内疚,一直陪着老霍华德,而老霍华德一直在苦思冥想着什么。最后,老霍华德突然下定了决心似的站起身来,拉着小尼可说:“走,咱们到胖老板那儿饱饱地吃顿面包去,他的面包真香啊─以后这样的机会可不多了!”

在面包店里,小尼可大口大口吃着香喷喷的面包,而老霍华德只是双眼直勾勾地往外看着,像是在等着什么。小尼可还在为昨天的拒绝而内疚,他怯生生地问道:“先生,对不起,我是个怕死的人,可你难道不怕死吗?”

老霍华德收回目光看着小尼可,语气坚定地说:“谁都怕死,这很正常,但如果为了自由,为了消灭敌人,我决不怕死……”

话音刚落,外面一列德国军人趾高气扬地过来了,老霍华德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句“小尼可,再见”,就冲了出去。

小尼可惊恐万分地看到,老霍华德拔出了枪,接着一阵爆豆般的枪响过后,老霍华德倒了下来。

老霍华德死前做的最后一个动作是把眼睛竭力朝向了小尼可,直至死去都不肯闭上。

夜里,小尼可伏下小小的身子,如同一只灵活的兔子一样迅速接近了那个藏着重炮的山沟。他不再害怕了,因为他明白了老霍华德为什么要当着他的面自投死路─他是要告诉小尼可,死亡并不可怕,他要以自己的死激起小尼可的血性!

就在这时,德国人的狼狗发现了小尼可,然后警报响了,德国人冲了过来,而眼前就是黑黝黝的重炮阵地,8点就要到了!

小尼可正高兴,德国人的枪响了,小尼可一头栽倒在地,可他迅速醒了过来,幸亏他的目标小,伤的不是要害。他一把掏出了怀中的自制燃烧弹,可他没有力气扔了,于是把燃烧弹毫不犹豫地砸向了自己那小小的瘦弱的身躯。

火光一下子腾空而起,就在这时天空中隐隐响起飞机的声音,是那边的轰炸机!可是自己离那些重炮还有一段距离!

接着,天空中的飞行员看到了这样令人吃惊的一幕:地面上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烈火快速地移动着,像是在奔向什么……

飞行员们立刻明白了发生的一切,他们含着热泪投下雨点一样的炸弹……

标签:勇敢善恶成长战争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