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老鸹窝之谜

2020-12-12 15:37:56 111

屠户苟石榴房后的老榆树上有个老鸹窝,老鸹天天叫个不停,苟家屋子的人都说不吉利,劝苟石榴把老鸹赶走,苟石榴却不听,这几天老鸹突然停止聒噪,果然村里就出了事。

苟石榴年过七旬的老爹被人杀死家中,苟石榴报案称西邻苟蛋有重大嫌疑,理由是几年前苟蛋翻盖房屋,侵占了他爹的宅地,和他爹发生争执,后两人又多次口角,最终村委会作出裁决—苟蛋让出多占的宅地,向苟石榴的爹赔礼道歉。对此,苟蛋一直怀恨在心。苟石榴爹被害的第二天一早,苟蛋外出打工不知去向。

县公安局接到报案后,立即追查,三天后从市里一建筑工地将苟蛋带回,并发现苟蛋所穿背心上有新鲜血迹,经取样化验后发现,这个血迹和被害人血型相同。审讯之初,苟蛋拼死抵赖,别说是杀人,连被害人的死,他都说毫不知情。经过几天审讯,苟蛋才承认是他杀的人,不过,他提出了一个古怪要求:死前一定要见见“神算”。

“神算”是市局一名刑警,破案时通过现场勘验观察,常常能发现别人难以发现的蛛丝马迹,然后条分缕析,找出犯罪嫌疑人犯罪的重要证据,屡建奇功,被人广为称道,久而久之就有了“神算”的美名。

由于苟蛋一直没能提供出凶器藏匿地点,无法结案,所以县局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让他见“神算”。这一天,“神算”来到了县看守所。苟蛋听说眼前站着的人就是“神算”,立即号啕大哭,连称冤枉,请“神算”为他做主。

“神算”从看守所出来,立刻驱车去了苟家屋子。第二天,“神算”从苟家屋子回来,建议县局立即传讯被害人的儿子屠户苟石榴。

县局的人纷纷质疑:这不是要为苟蛋翻案吗?苟蛋杀人动机明确,而且是本人已经承认了犯罪事实,这案翻得了吗?县局的人不服。可是,“神算”毕竟是从市局请来的,又是来协助办案的,而且县局无法结案,无奈之下,县局的人只好听他的。

苟石榴被带进县局审讯室,他一坐下就连喊冤枉,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县局的人冷眼旁观,看这案子“神算”怎么审。

“神算”问:“一年多前你爹是不是瘫了?”

苟石榴答道:“是。”

“神算”又问:“你家房后有棵老榆树,老榆树上有个老鸹窝,可有此事?”

苟石榴说:“是有个老鸹窝。”

“神算”问为什么这几天老鸹突然不见了。

苟石榴眼睛一瞪,觉得十分奇怪:“我天天忙着杀猪,哪有工夫关心这事?”

“神算”又问苟石榴:“明知你爹和苟蛋有过节,苟蛋外出打工你为啥还请客为他送行?”

苟石榴答道,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自己也是想趁此机会把过去的疙瘩解开,乡里乡亲的,想不到他酒壮贼胆,杀死了老爹。说着,苟石榴又“呜呜哇哇”哭了起来。

“神算”问完这些,说:“你走吧,没你的事了。”

苟石榴将信将疑,看看“神算”,又看看县局的几个刑警,一步三回头,走了,他走出县局大门,见真的没事,这才放开了脚步。

苟石榴一走,县局的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神算”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晚上十点,“神算”带着县局的两名刑警来到五里外的苟家屋子。他们把摩托车停在村外,悄悄潜入苟石榴家附近埋伏起来。这时,苟家屋里灯已灭了。

“神算”他们等了半个多小时,“吱呀”一声门响,有个黑影向老榆树走去,“噌噌噌”,一会就爬上了树;又过了一会,树上落下个东西,人也跟着下来了。

“神算”一声喊:“上!”三个人扑过去,先将人按倒在地,再找从树上落下的东西:一把杀猪刀!

手电筒光下,被按倒在地上的人正是苟石榴!

路上,苟石榴还想狡辩,“神算”说:“自从你爹瘫痪后,别说给你爹治病,连吃喝你都懒得伺候,因此你爹经常骂你不孝,对此你早已恨之入骨,也早想卸下这个包袱。听说苟蛋要外出打工,你以为时机来了,苟蛋打工外出的头天傍晚,你先将你爹杀死在床上,然后借为苟蛋送行之名,将苟蛋请到你爹房中,摆下酒菜,吃喝中你将你爹身上的血抹在手指上,找机会将血抹在苟蛋身上,这样就造成了苟蛋报复杀人、杀人后潜逃的假象,但你没想到的是,当你将血留在苟蛋身上的同时,也留下了自己的指纹。你和苟蛋喝酒喝到很晚,散场后已是后半夜了。送走苟蛋,你把行凶用的刀带回家,爬上那棵老榆树,将刀藏在老鸹窝里,这也是老鸹为什么突然离去的原因。”

苟石榴听了,无言以对。

标签:亲情善恶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