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深夜马语

2020-08-20 16:40:55 111

雍正年间,有一个老儒叫及润础,一天晚上他走到了石门桥投宿。结果被小二哥告知客栈的客房已经住满了,只剩下了一间小屋,不过这间小屋窗户靠着马槽,味道很大,所以便没人愿意居住。

及老儒虽然非常不愿意,但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只能勉强住了进去。很快就到了晚上,马棚里的马互相踢跳,声音也是特别的大,及老儒也没办法安心入眠,只能躺在床上闭眼休息。等到四周人声逐渐安静以后,及老儒突然听到了马棚内的马说话的声音。

及老儒平时就爱看一些野史杂书,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只感到惊奇,而不会害怕。及老儒突然记得自己看过一篇宋朝人笔记小说里写过类似的事情,是宋朝人听到桥下有牛开口说话的故事,与这件事情也是有着类似之处,所以及老儒便知道不是鬼魅作怪,出于好奇心,及老儒便屏息凝神,安心的听马棚里传来的声音。

马棚里一匹马说:“我直到现在才知道忍饥挨饿的痛苦之处,生前因为隐瞒主人偷偷私藏克扣下来的草料钱,如今不知道在哪里啊。”另一匹马听后也说:“我们这一类多半是由养马的人转生的,只有死了以后才明白,活着的时候丝毫不知如今的痛苦,这实在是太令人惋惜了。”

听完这两匹马说的话,马棚里的马便一起伤心的呜咽起来。等到众马呜咽了一会,一匹马带着哭腔说:“我觉得冥府的判决也不公平,为什么王五就可以转生成狗呢?”另一匹马回答:“我听闻冥间的鬼卒曾经说过,王五的妻子和两个女儿都很放荡,把他的钱全拿出去给了相好的,这倒是抵消掉他一半的罪孽。”

另一匹马听到以后叹息道:“的确是这样没错,罪孽有轻重之分,姜七转身投了个猪身,要受到宰割之刑,比起我们来,姜七明显更为痛苦一些。”

听到这里,及润础突然嗓子痒痒,便咳嗽了几声,马语随着及润础的咳嗽声消失不见,及润础等了半天,却依旧是寂静无声,结果及润础等着等着便睡着了。

之后,及润础就经常用这件事来告诫那些养马的人不要肆意克扣马的粮草,不然早晚会投生到马胎,到时候就是这些人受苦的时候了。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