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少年猎户一善举,换来美娇娘

2021-07-02 16:07:36 10

明朝时期,彰德府涉县(现今河北邯郸涉县),有一少年名叫方德,他年幼时父亲就过世了。本来家里的条件就不好,这父亲一走更是雪上加霜。不过虽然家里很穷,但是方德这孩子很懂事。他平日里帮地主家放羊,闲下来时便上山捡些枯树枝回来;或留着家用,或拿去卖。虽然日子苦了些,但是他们母子却是很知足。

在丈夫过世后,方德的母亲王氏对儿子的教育严厉了许多。王氏教育孩子有自己的想法,这做人最重要的是本分,帮助他人不要图人家回报,做一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善良的村民。

每次方德犯了错,王氏都会用藤条打他的手心,同时也不忘教育他:那错了,为什么错。每次都是打在儿子身上,疼在母亲心里。但是王氏从不心软,因为他知道现在不好好管教,等长大了,怕是会误入歧途。每次打完儿子,王氏都会偷偷地捂着嘴巴哭一阵子。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方德十八岁了,是个大小伙子了。这一天,方德吃了午饭就进山了,因为明天就是母亲的生日了,他想打些野味给母亲祝寿。这次进山他的运气很一般,一直快到了傍晚,才打了一只野兔和两只山鸡。不过这已经足够他们母子吃两天的了。于是方德把野兔和山鸡系在绳子的两头,然后往肩上一搭就准备回家。可没走多远,他就见一个中年人坐在地上捂着脚踝,看样子像是崴脚了。

方德见状,快步上前问那中年人:“大叔,你怎么了?需要帮忙吗?”那中年人抬头一看见是个小伙子,便尴尬地说:“小兄弟,说来是也是惭愧;这刚打完猎,准备回家。谁知一不小心踩了一个小坑,结果脚崴着了。”方德此时才注意到,中年人的身边放着几只野兔和山鸡,而且还有两只狐狸。人家的收获可比他丰富多了。不过现在不是考虑收获的时候,这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他得赶紧把这中年人背出山;因为夜晚的山里并不安全。

方德也是实在,二话不说就拿起人家的猎物,往身上一挂,又背起中年人就快步出了山。等出了山后,那中年人见方德喘着粗气,便说:“小兄弟,这已经出山了,先把我放下来,歇一会再走。再说了,你就是要送我回家,那也得问问我住在哪吧?” 方德此时才想起来之前光顾着赶路了,都忘了问大叔家住哪里。

中年人没等方德问他,便先开口介绍了自己:“老哥我姓王,名仁;家住大王村。”方德一听,大王村他知道,就在他们村隔壁,大概二里地的样子。他也听说过王仁,虽然人家只是个猎户,但是这十里八乡都几乎都听过他的名字。因为十七年前,王仁的姐姐嫁到了镇上的首富张家,做了少奶奶;如今早已荣升为夫人了。而张家的口碑一直很好,有不少都受过他家的恩惠。说起来这王仁和他的姐夫张杰,曾经还是同窗好友;而且王仁还算是他们的红娘呢。

那个时候,他们都在镇上的私塾里一起念书。张杰虽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可是生性懦弱;在私塾里经常被其他孩子欺负。而王仁虽然是村里过来的,但是从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又爱抱打不平。因此经常替张杰出头,就这样两人的关系渐渐地好了。后来王仁觉得自己不是学习的料,于是就退了学,毕竟家里也不富裕。虽然王仁离开了私塾,回了村;但是和张杰的关系并没有因此而疏远。张杰有空的时候,就会到王仁家里,和他聊聊天、谈谈心。

这来的次数多了,和王仁的家人也都熟悉了,包括王仁的姐姐王静。王静这姑娘人长的标致,也知书达理;而且还是称职的好姐姐。作为弟弟好友的张杰,也受到了王静的照顾。这时间一长,张杰就喜欢上了王静;而王仁作为旁观者,自然也看出来了,最后还是他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后来张杰的父亲见到王静后,觉得王静长的标致,也懂事;就让人上门提了亲。这张家老爷子压根不在乎门当户对。再说了他让人打听过了王家人,这一家子人都不错。就这样张杰到了成婚的年纪后,两人便拜堂成亲了。

成亲之后,张杰本打算接王家人到镇上住,但是被拒绝了。是王仁提出来的,他说:“张杰,我们王家出嫁姑娘,可没有附送家人的习惯!你可不能占我们家便宜!”虽是一句笑话,但也体现了他做人的道理。没多久,这事在十里八乡就都传遍了。这下王仁火了。有佩服王仁的,也有说王仁傻的。毕竟到了张家,那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可比在他家强太多了。这件事虽然过去很多年了,但是一直被人津津乐道。

想起这件事,方德就是一阵感慨,原来这就是那位王仁。王仁一看方德的样子,就知道这小兄弟听说过自己,便问他:“小兄弟,哪个村的?叫什么?今天多亏你了,老哥我得好好地谢谢你!”方德帮助他人并不图回报,有心报个假名字吧,可都是附近村的。一打听就知道了,无非是费点功夫而已;因此方德是实话实说:“大叔,我叫方德,住在方家村。这感谢就不用了,我也没费多大功夫。你别放在心上。这天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家。”

说着,不等王仁答话,就背起他往大王村走了。等把王仁送回家,方德再回到自家时,母亲已经做好饭了。简单地吃了饭,他又把野兔和山鸡处理一下,之后就给炖上了。毕竟那个时候,没有冰箱存放不了。

第二天一早,方德起了床就开始收拾家里;之后又出去买菜。虽然给母亲过生日的就他们两个,但是方德想给母亲好好地改善一顿,这肉有了,菜也不能少。他十八了,比以前能干多了,自然想让母亲好过些。

赶在中午之前,方德做好了饭。把饭菜端上桌,正要说两句贺词为母亲祝贺时;突然,院外传来一道声音:“方德小兄弟,老哥来看你来了!”

方德一听,这声音有些耳熟,出门一看,原来是他昨晚帮助过的王仁。只是此时,王仁被一名中年人搀扶着,而那中年人的另一只手里还掂了不少东西。

这进门就是客,哪有让客人站在门外的道理?于是便赶紧把二人让到屋里。双方先是客套一番,之后,王氏让方德搬来凳子,随后几人一块落座。只听王仁客套的说:“嫂子,我们二人不请自来,还请多多见谅。”

王氏也客套的回应了两句。之后王仁二人一起给王氏道了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只听王仁又说:“嫂子,这次多亏了方德,要不然我可能就回不来了。方德是好孩子;做好事也不图回报。昨天我给他银子,他不要;给他山货,他也不收。他说:我帮你不是图回报的!实在是难得!”

随后顿了顿又说:“我挺喜欢这孩子的,想给他说一门亲事,不知嫂子,你觉得如何?”王氏一听,这正合她心意;如今方德也到了成家的年纪,她也希望早点成家,早点抱孙子。这事一拍即合,只是随后,王氏又担心了;因为自家很穷,根本拿不出像样的聘礼。

王仁见状,就安慰她说:“嫂子,别担心聘礼的问题;这户人家对聘礼没有要求,象征性地送点东西就可以了。”说完之后,还问旁边的中年人:“你说是不?”那中年人连忙点头称是。说成亲最重要的是人的品性,只要人好,那其他的都不是问题。就这样,这事就成了。

没几天方德订婚了,这订婚时,方才知道那姑娘是和王仁一起来方德家的那位中年人的女儿。而那中年人在这十里八乡更是大名鼎鼎,就是没见过本人,也听过他的名号;正是镇上首富张家的张杰,也是当代张家家主。此时方德母子惊得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和镇上的首富成了亲家。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方德送王仁回家的第二天,王仁的姐姐和姐夫来看他。他就把昨天打猎时崴了脚,又被人背回家的事和他们说了。而且还一个劲地夸方德,之后又说:“姐姐、姐夫,你们不是正在为婷婷物色婆家嘛?不如咱们去看看那方德,如果中意,那咱就把这事定下来。”最后又补了一句:“反正你们也不在乎出身。”就这样,王仁和张杰二人坐着马车去找了方德。而张杰还专门换了一身王仁的衣服,以免方德怀疑他的身份。而赶车的车夫正好是方家村的人,他认识方家母子,也知道他们的品性,这一路上也把方家的事说给二人听了。

后来到了方家,饭吃得差不多了。张杰觉得方德人不错,于是就暗示了王仁,意思是说,这小伙子不错,他同意了。这才有了王仁主动要说媒的事。

一个月后,方德和张家小姐张婷成亲了。本来方家母子还挺担心的,万一张婷过门后吃不了苦,该怎么办?毕竟人家是大小姐。不过他们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张婷过门后,对吃、穿、住并不挑剔;而且人也勤快,还懂事。再加上张婷从娘家带来了不少嫁妆,自然也包括银子;这方家从此算是过上了幸福的好日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