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清朝郑三卖烧鹅的故事

2020-08-19 15:42:07 109

清朝时,水马镇有个叫郑三的人,在外学了一手制作烧鹅的好手艺,便回水马镇开档卖烧鹅。

谁知水马镇上的人都没有吃烧鹅的习惯,极少有人问津。加之镇上已有一家任记烧腊店,上百年的老店,镇上的居民早就吃惯了任记烧腊的味儿,郑三的烧鹅烧得再好,也招不来人买。

这一日,郑三只做了两只烧鹅,大天光就推到镇上摆出来了。直卖到日落西山,烧鹅都凉透了,却只卖了几只鹅腿。他不免心灰意冷,长吁短叹,正打算收摊,忽然摊前来了一个老汉,两眼直瞪着他的烧鹅,喉咙滑动,看样子口水都流出来了。

郑三一瞧,这老汉却是认识的,叫鬼老七,是个专门造坟埋死人的“大力佬”,最是好酒好吃,挣的钱一文不落都进了他的嘴巴,故而一辈子没娶过老婆。

郑三强打起精神,笑着招呼:“鬼老七,没吃过烧鹅吧,买点回去下酒?”

鬼老七用力吸着鼻子,咕咚咕咚直咽口水,又挠挠头皮说:“呵呵,吃不起啊,没钱。”

郑三又好笑又好气,见他要走,喊道:“等等。”赌气地拿起刀,愤愤地斩了半只烧鹅递出来,“拿去,送给你吃,不要钱!”

鬼老七喜出望外,一把接在手里,眉开眼笑地说:“谢谢啦,老板,祝你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郑三苦笑着摇摇头,说你吃了若觉得香,就给我传个口碑就行了。

过了两日,郑三正无精打采地坐着,忽然看见鬼老七走了过来。站在烧鹅旁,也不说话,只是笑嘻嘻地望着。

郑三不禁暗暗笑骂一句,心说这家伙尝到甜头,食过翻寻味来了。就说:“鬼老七,你等会再来,我若剩有就给你走。”

鬼老七连连答应,却没有走,而是蹲在地上等,对他的烧鹅赞不绝口,说完全可以跟任记烧腊的任何一种媲美。

郑三闷闷不乐地说:“那又有什么用?没有几个人买。”

鬼老七歪着脑袋一想,说:“那是大伙还不知道,尝过了,肯定都跑来买了。”

他一直蹲守着烧鹅,眼看日头落西,郑三果然还剩下大半只,不禁喜上眉稍。郑三也不食言,斩了一半给他。鬼老七捧在怀里,这才欢天喜地地走了。

第二日,郑三快收摊时,忽然看见任记烧腊店的任老板打这经过。瞧了瞧他,拐了过来,冲他拱拱手说:“郑老板,生意好啊!”

郑三觉得他说话有点不阴不阳的,没好气地应道:“好好好,任老板,要不要买点烧鹅回去尝尝?”

任老板呵呵一笑:“免了,我虽然不卖烧鹅,可家里就是开烧腊店的,来你这儿买烧腊,那不是让人笑话吗?”冲他摆摆手走了。

郑三正在生气呢,鬼老七跑来了,指指任老板的背影问:“他来你这儿买烧鹅么?”

郑三一听,肚子更加来气了,骂道:“买个屁!人家怎么会来买我的东西,除非日头打西边出来!”

说罢,他抬头瞧了瞧天色,叹了口气,手起刀落,斩了一块烧鹅递给鬼老七:“拿去吧,唉,以后你就是有钱买,恐怕也吃不到啦!”

鬼老七惊叫道:“哎呀,你不卖了?”

郑三两手一摊:“你也看见了,这生意怎么能做得下去?”

鬼老七低头想了想,一拍大腿说:“别别别,郑老板,你接着卖,我帮你想个法子,保管你的烧鹅好卖!”

郑三听罢一怔,随即哈哈一笑,心说你一个和死人打交道的“大力佬”,能帮我什么忙?吃了我的烧鹅,有这份心就够啦!

过了一日,郑三忽然看见鬼老七急匆匆跑来,神秘兮兮地跟他说:“等会任老板来买烧鹅,你千万不要卖给他,记住!”

不等郑三回话,又急急忙忙地跑了。

郑三摸不着头脑,这鬼老七莫非被鬼上身了,说的话没头没脑的,任老板怎么会来买我的烧鹅呢?

正琢磨着呢,突然就看见任老板朝他走来。郑三心中一跳,奇怪地望着他。任老板来到摊前,有些不好意地说:“郑老板,给我来一只,要整只的。”

郑三不禁“呀”地失声叫出来,鬼老七神了,还真有未卜先知之功啊!任老板见他发愣,问:“怎么啦?”

郑三一想鬼老七不像跟他说着玩的,心说他至少不会害自己罢?加上对任老板也没什么好感,当下就硬着头皮说:“哎呀,真对不起,任老板,这只烧鹅已经有人付钱定了。”

此时摊上就只挂着一只整只的烧鹅。任老板脸上有些失望,也有些难堪,只嗯了一声,掉头就走。

第二日中午,鬼老七又匆匆来到他的摊前,不等郑三发问,抢着说道:“今日任老板还会来买烧鹅,你也不能卖给他。”

“真的?”郑三迫不及待地问,“他怎么要来买我的烧鹅呢?怎么又不能卖给他?”

鬼老七胸有成竹地一笑:“听我的没错,这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明天你要多做几只,任老板还会来买,你就可以买给他了,切记,切记!”

鬼老七走了没一阵,任老板果然又来买烧鹅了。郑三已经对鬼老七深信不疑,装出为难的样子说:“哎呀,真不巧,剩下这两只也都被人定了。”

任老板一怔,怀疑地瞧了他两眼,却也不说什么,只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第三日,郑三刚来到街上,忽然看见任老板远远地一路小跑而来,一边扬手大喊:“郑老板,给我留一只,千万给我留一只!”

郑三心花怒放,哈哈笑着说:“有,有!有多少有多少!”

任老板气喘吁吁地跑来,帮着郑三支摊,生怕郑三不卖给他似的,抢了一只最肥的烧鹅在手上,催着郑三过秤。

不知咋回事,今日郑三比往常多做了几只,却几乎全部卖完。这之后,他的生意渐渐好转起来,一日少说也能卖七、八只。

一日,郑三来到街上支好摊好,鬼老七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郑三急忙拉住他,感谢地说:“你说对了,任老板来买过后,我的生意慢慢就好了起来。任老板怎么非要买我的烧鹅呢?”

鬼老七左右瞧瞧无人,压低嗓门道:“告诉你也无妨。任老板请我给他迁祖坟,要什么祭品我说了算。我就骗他说梦到坟前有一只烧鹅,就要他买一只烧鹅做祭品,而且为表诚意要他亲自去买,不然不敢动土。他以为老祖宗要吃烧鹅,哪敢不买?哈哈,那只烧鹅最后还是落入我鬼老七的肚皮!”

郑三哭笑不得:“那怎么要在第三天才卖给他?”

“亏你还是买卖人!”鬼老七洋洋得意,“任老板是镇上的百年老字号烧腊店,他亲自来买你的烧鹅,而且还跑了三次才好不容易买到,别人一瞧,比你吆喝一万遍还管用!”

郑三一听,恍然大悟,想不到这鬼老七一副醉鬼模样,还挺懂经商之道哩!他欢欢喜喜地取下一只烧鹅送给鬼老七,以示感谢!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