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两棵古树鉴清官

2020-02-10 10:37:34 86

新农村建设搞得如火如荼,市长乔大明正忙得不可开交,办公室的门突然被叩响了。"请进!"乔大明话音还没落地,秘书小刘就急火火地闯了进来。乔大明见他这副神情,不禁问道:"小刘,我不是让你去给我拿份文件吗,怎么刚出去就回来了?"

"乔市长,您还是先把工作放一放吧,您往外看看,清水镇的老陈都闹到咱市政府大院来了!"小刘边说边把乔大明拉到窗前。乔大明顺着小刘指的方向一看,楼下有个老头正风风火火地向办公大楼闯来,且边走边吵吵什么。

"老陈也是钉子户?"乔大明一见老陈走路的架势,就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不是乔大明神机妙算,而是最近几乎天天都有钉子户来闹,闹的原因很简单,无非就是想多要些补偿款。为了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乔大明把这件事特意交代给了陈副市长办理。见小刘点头,乔大明说:"你把他领到陈副市长那里不就行了吗?"小刘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那可不行,虽然陈副市长专管此事,可老陈点名道姓要找您。您有所不知,老陈都和拆迁队的人动手了!他儿子的头还被拆迁队的一个队员给打破了!"

"哪个队员这么混啊?怎么能跟群众打架,真是荒唐!"乔大明一听急了,披了件衣服就向楼下跑去。

乔大明把老陈请进办公室,问他究竟为何而来。老陈一听乔大明这么问,顿时黑着脸反问道:"还问我,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乔大明被问糊涂了,哭笑不得地说:"我清楚什么呀,我这不是刚把你请进来问情况吗?"

"你果真不知道?"老陈再次追问道。见乔大明态度认真地点了点头,他这才道出了来这里的起因。

老陈的院子里有两棵一百多年的核桃树,现在都有一抱多粗了。四十年前,家乡遭了灾,颗粒无收,那个节骨眼,儿子呱呱坠地,家里的野菜都吃光了,老婆饿得断了奶。这样下去儿子岂不是要饿死?谁知这时,核桃竟提早成熟了,他便把上百斤核桃拉到城里变卖,买来了粮食和奶粉。几十年来,两棵核桃树每年都硕果丰盈,不知解了他家多少燃眉之急。老陈家对这两棵古树无限感恩,对其感情不亚于家人之间的爱,他曾发誓说,自己有生之年一定照顾好它们。可这次拆迁队没跟他说一声,就对一棵树抡起了斧子,幸亏他及时发现,才保住了它们。本来他对新农村建设是举双手赞成的,可拆迁办的人做事也太武断了,他为核桃树的事据理力争,他们却说他是在搞讹诈。为此,双方吵了起来,谁都不让步,拆迁办的一个胖子上来就给了老陈一拳。儿子怎肯看着老爸挨打,于是加入了战争,可儿子又瘦又小,根本不是那胖子的对手,结果头就被打破了。

乔大明听到这里,又是感动又是生气,他说:"大叔啊,这件事我都知道了,您放心,我们一定把您家的两棵核桃树安排妥当。另外,是谁打伤了您儿子?由我出面给讨个说法!"

"还能是谁?还不是你那个狐假虎威的小舅子赵虎嘛!"

"赵虎?"乔大明顿时愣住了。

老陈所说的赵虎,其实是乔大明爱人李丽的远房表弟。由于这层关系,赵虎常常仗势欺负人。乔大明曾批评他多次,可这小子就是改不了。乔大明拿出手机,刚要拨电话问个明白,李丽的电话就打来了。接完电话,乔大明顿时变了脸色,于是忙对老陈说:"大叔啊,我家里有急事,您先回吧,这件事我会好好处理的。"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老陈刚走出政府大院,就迎面遇见了赵虎。赵虎见到老陈得意地笑了起来:"老陈啊老陈,我就打你儿子了,你能怎么着?还想告我的状,你也太傻了吧,是亲三分向的道理你咋都不懂呢,被赶出来了吧?"

"你少得意,乔市长都答应我好好处理这事了,他还问打我儿子的是谁呢,你小子就等着吧!"老陈气鼓鼓地说。

"切,实话告诉你吧,刚才我给我表姐家送了一千元的红包,无论看在亲戚还是钱的面子上,我表姐夫都会罩着我,你家那两棵树死定了!"赵虎撂下这话转身走了。

听到这些,老陈心头顿时冰凉,心说:难怪乔大明接了电话就催着我回家呢,原来他老婆把赵虎给红包的事儿告诉了他,这不是徇私枉法是啥!

回到家,老陈犯难了,如果乔大明真的替赵虎说话,自己儿子白白挨打不说,那两棵核桃树也在劫难逃了。想着想着,老陈突然灵光一现,就来了主意,心说: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他赵虎和乔大明虽沾点亲,可听话音,那也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他能送钱办事,我咋就不能?你不是送一千吗?好,我送两千!想到这里,老陈翻箱倒柜地翻出两千元钱揣进了兜里。刚想走,老陈突然又想起了赵虎的话,他们毕竟是亲戚啊,乔大明又是市长,两千元他会不会嫌少啊?好吧,为了保住那两棵树,就再多拿一千!老陈揣上钱,骑上自行车,马不停蹄地再次赶往市政府。

老陈赶到市政府时,刚好迎面遇到乔大明。乔大明问他刚回家怎么又回来了,老陈左右看了两眼,神秘地说:"我们去你办公室谈吧。"乔大明点了点头。

来到办公室,秘书小刘正在办公,老陈走到他面前说:"小刘同志啊,我和乔市长有点事儿要谈,五分钟就好,您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小刘感觉有些奇怪,但愣了愣还是出去了。

老陈关上办公室的门,来到乔大明身边:"乔市长,我家的事就全仰仗您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请笑纳!"说着掏出三千元塞到了乔大明的衣兜里。

"你这是啥意思?"

"您别嫌少,我真的是太舍不得我那两棵树了,无论如何,请您帮忙保住它们。"

"唉,老陈你真是的,看你挺实在的一个人,怎么还搞出这些名堂了?我跟你说过,你儿子和那两棵树的事我会认真办理的。你看看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说着话,乔大明把钱拿出来塞回了老陈手上。

老陈见乔市长不收钱,当时急了:"我不就是求你办这点事吗?怎么你嫌少啊?赵虎的钱你能收,我的钱你咋就不能收?你们这些人整天喊着群众的事没小事,公正廉明、奉公执法,可你却搞是亲三分向,不拿我们的事当回事!"说到这里,老陈急得眼泪都下来了。

"老陈叔你别激动,我什么时候收赵虎钱了?"乔大明问。"你还不承认,赵虎都告诉我了,他说刚才给你老婆送了一千的红包,目的就是要摆平我,除掉我心爱的那两棵树!"老陈激动得喊起来。

"这个赵虎啊……好好,咱不提他了,你的钱我收下,这回你放心了吧。"俗话说,拿人手软,吃人嘴短,见乔大明收下了钱,老陈终于放心地回家了。

第二天,老陈正吃着早饭,院子里突然一阵骚动,他放下碗筷,急忙跑出去看。只见一辆大卡车停在了自家院子外,卡车旁边还站着好多人,他们个个手持铁锹,看他们跃跃欲试的样子,是要对核桃树下狠手啊!老陈见此情景,立马急了:"你们谁也不许动,谁动我就跟谁拼命!"说着,抄起地上一把铁锹挡在了众人面前。

"老陈,你这是干啥?"老陈闻声向人群中一瞅,喊自己的人竟是乔大明。乔市长走到老陈面前,指着身旁一位花白头发、戴着眼镜的老人,说:"老陈啊,这是咱市里的果木树专家刘大海老师,你家的这两棵核桃树都一百多年了,在咱市也算是稀有的古树了,应该重点照顾啊!并且它们和你感情这么深,不移植成活哪行?我特意把刘老师请来,就是为了帮咱移植这两棵古树啊!"

"真的吗?"老陈盯着乔大明的眼睛问道。乔大明点点头,说:"当然是真的了!不信你问问大伙,他们都是来帮忙的!"老陈看着大家温和含笑的眼神,这才放心下来。接下来,在刘老师的指导下,老陈家的两棵核桃树顺利地搬进了新家——新房子后面的小花园里。见两棵珍爱的古树完好无损地搬进了新家,老陈感动至极,两行热泪难以控制地滚滚而下。

这天晚上,老陈刚吃罢晚饭,忽闻院子里再次传来骚动,他急忙跑出去看,原来是乔市长和赵虎拎着一些保养品来了。老陈正在发愣,赵虎突然走上前,笑呵呵地赔起了不是:"老陈叔,真是对不起啊,前天都是我太鲁莽,请看在我年轻气盛不懂事的分上,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多多担待,原谅我吧!"说罢,就给老陈鞠了一躬。老陈见赵虎的态度十分诚恳,忙扶起他,请他和乔市长进了屋。

进了屋,乔市长拿出一沓钞票说:"老陈啊,这是五千块钱,三千是您给我的,另外两千是赵虎送给您儿子的医药费和营养费,如果不够,您老再开口。"说罢,就把钱塞在了老陈手里。

老陈一愣,随即把乔市长拉到一旁,偷偷地说:"乔市长,这怎么能行,钱我都给你了,你也给我办了事了,哪有再把钱收回来的道理?"

"哈哈,老陈,你看你都想哪里去了!我当初要你钱,是为了让你安心回家,这么热的天,你骑着自行车来来回回的,有个啥闪失,我这个做市长的罪过不就大了吗?我早就跟你说过,这件事我会认真处理,可你一听赵虎给了我红包,就不放心了。实话告诉你吧,红包他是给我了,可那是给我儿子满月酒的红包。另外,红包里是两百元,可不是他说的一千元,他这几年尽调皮捣蛋了,现在还没个媳妇呢,我哪能收他的钱?对于你家里的事儿,我对他做了深刻的批评,并且吓唬他说,如果再胡闹,我就让公安局的同志拘留他。他现在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保证今后再也不干糊涂事了。你看到这些礼物了吧,这就是我退给他的那两百元钱买的。"乔市长顿了顿说,"有人看我刚三十几岁就做了市长,以为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其实,我也是农村长大的苦娃子,家里有哥仨呢,爸妈的辛苦您老可想而知啊。自小在农村长大,百姓的疾苦,我怎么会不知呢?所以,我大学毕业后就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一直干到现在,正是由于这点,领导和群众才会信赖我,我才有今天啊。老陈叔,我虽然年轻,但做官之道我是看得很通透的,我坚信一点,为官一任,就要造福一方,当官不为民做主,真不如回家卖红薯,‘公、正、廉、明’这四个字,在我这里缺一不可啊!"

老陈听到此,由衷地对乔市长竖起了大拇指!此事之后,老陈心甘情愿地做起了政府与百姓的桥梁,在他的努力下,那些钉子户都乐呵呵地搬进了新居。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