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狙击手

2020-02-10 10:37:32 41

他姓铁,特警大队一号狙击手。外号"铁十环",意思是:实弹射击他枪枪铁定打十环。

眼下,他遭遇难题,从警十五年,做梦都没碰到过的难题。

七月的一天午后,细雨蒙蒙,空气湿热,人的情绪也烦躁了。

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向阳湾小区发生劫持人质案件。

他与特警突击队迅速出击,赶往事发现场,他担任狙击手。

他没有想到,案发现场,是他母亲居住的小区,他心头一惊。

现场周边,已有居民围观,小区门外的道路,被保安用铁栏杆挡住。案犯是一名中年男子,中等身材,手握一把匕首,站在一辆白色捷达轿车旁,轿车的前后车门敞开着。案犯的另一只手臂,死死勒住人质的脖子,他疯狂地叫嚷着:"谁敢靠近,就杀了她!"人质是一名妇女,年纪约莫六十出头,惊吓与闷热,使她呼吸困难,面色苍白。

原来,事主上午外出后,案犯撬窗潜入事主家,实施盗窃。其间,事主返回,发现案犯,随即惊叫,案犯见事情暴露,从腰间拔出匕首,劫持事主下楼,拖至小区外停放的轿车旁,企图逃跑。两名保安发现案情,一边追堵,一边报警。

特警很快控制住现场,疏散围观者。他依托警车,将身位调整好,迅速举枪,瞄准案犯。

就在他瞄准的瞬间,他看到,案犯劫持的人质,竟是自己的母亲。母亲闭着双眼,身体不停地颤抖,表情痛苦。他惊愕,大脑一片空白。

指挥员与案犯对话,命令他放下匕首,释放人质。案犯自知已无逃路,随即狂躁起来,他挥舞着匕首,而后对准人质左胸,叫喊着让特警后退,打开通道,否则将与人质同归于尽。

对话断断续续进行了四十分钟。案犯没有丝毫放弃的迹象,情绪却越来越暴躁,满脸涨红,头上湿漉漉的,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他的一只手臂,仍死死勒住人质的脖子,人质身体疲软地靠在案犯身上,衬衫的纽扣被拽掉,衬衫敞开着。胸罩错位,露出松弛下垂的乳房。案犯锋利的匕首顶在人质的左乳上,只要稍一用力,便会穿透乳房,刺入心脏。

他继续瞄准案犯,案犯的身体在瞄准镜里不停地晃动,母亲下垂的乳房也随之不停地晃动。

他感觉眼前一片矇眬,母亲松弛下垂的乳房渐渐饱满、坚挺起来,乳头暗红,有浓香的乳汁滴落。他记不清小时候一头扎在母亲怀里吃奶的情形,但他清晰地记得,儿子依偎在妻子怀中,贪婪地吸吮乳汁的模样:双眼微闭,双唇蠕动,神情安详,温馨幸福。他何尝不是如此?母亲的乳房,汇聚香甜的乳汁,哺育他长大。那是母亲的光荣,母亲的神圣。而此刻却被案犯亵渎,他内心无法平静,怒火汹涌而起,头上滚下豆大的汗珠,握枪的双手突然微微颤抖起来。他右手食指扣住扳机,但母亲的身体,挡住了案犯大半个身子,他们的身体始终在颤抖。他的双手也在颤抖。较量开始了,他与案犯、也与自己。

寒光闪亮的匕首,顶住母亲裸露的乳房,乳房渗出殷红的血液,母亲已昏迷不醒。

耳麦传来指挥员的命令:击毙案犯,保护人质。

他的心跳骤然加快,握抢的双手颤抖加剧。案犯的身体仍在晃动,母亲的乳房仍在晃动。他勾住扳机的食指下意识地松弛下来,他犹豫了,不知该如何行动。

职责告诉他,他必须扣动扳机,击毙案犯。依他的枪法,一枪毙命,毫无悬念。良心告诉他,母亲的性命就捏在他的指尖上,只要扳机一动,子弹不长眼睛,哪怕稍微偏离目标,母亲性命难保。

耳麦里再次传来指挥员的命令,母亲裸露的乳房再次跃入眼帘。

他竭力控制情绪,屏住呼吸,集中精力瞄准案犯。可是,越是这样,双手颤抖得越厉害,目标在他眼前晃动得越厉害,他始终无法控制。

危急关头,容不得迟疑,他必须做出选择。

他右手食指再次扣住扳机,轻轻向后滑动,瞬间,他的双手轻微颤抖了一下,子弹飞出枪膛,母亲的左乳,鲜血喷涌而出。母亲虚弱的身体,缓慢下滑,仰倒在案犯脚下。

远处围观的人群顿时发出一阵惊叫。

他随即补射一枪,案犯应声倒地,他冲过去,跪倒在母亲身旁,将她抱起,紧紧搂在怀中,鲜血染红了警服。

他"栽了",栽在母亲面前。

此后,当他举枪练习射击时,母亲血红的乳房,幻影一般,在靶标上晃动着,他双手随之颤抖不止。他反复举枪瞄准,幻影反复出现,双手就不停地颤抖,无法自控。他放下枪,望着远处的靶标,痛苦难堪。

他终于告别了特警大队。

母亲的离去,他一直愧疚于心。但他离不开狙击枪,更离不开特警队员。凭借丰富的实战经验,他来到特警培训基地,当一名射击教练。

他苦练射击,两年以后,他举枪射击时,双手依然颤抖,痼疾难除。但却练出一手绝技:颤抖射击,百发百中。

他用"颤抖射击法",训练出一批又一批优秀狙击手。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