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选掌柜

2020-05-19 10:45:21 47

话说很久前,在汾阳城内一家字号的老东家,也崇尚道学,常为吕祖坛布施,每逢难事,必来求拜吕祖,说来也怪,生意做得很是兴隆。

这一年,店铺扩展,要在西山的石楼县设分店,需聘一位既能干又能靠得住的掌柜的管理业务。

老东家在自己的十几个伙计中掂来掂去,物色了两个候选人,究竟用谁,一时拿不定主意。这二人都在店铺里干了十几年,都是三十岁左右,本事难分伯仲,为人各有特点,东家也曾征询了身边的几个老搭档的意见,其他人也难于定论。

犯难之际,老东家又去吕祖坛上求签,根据出筒签上的符号,老道士从卦书上查出签诗云:“二心不定难用人,何别为此黯伤神。识金有赖试金石,辩才须待外财分。”

是夜,东家梦见吕祖对他说:“你明日可派那二人到乡下办事,一切自有定数,不过,所得钱财务须布施于坛庙之中。”

第二天,东家派两个伙计分别下乡收账,因去的地方同路不同村,所以两人就相随着出了城。走了十来里,行人越来越稀少,两人边聊边走,忽见路上横穿过一只野兔,两个年轻人撒腿就追,却见野兔钻入一簇草丛之中。二人围着草丛拨开一看:里面不见野兔,却见一个硕大的银元宝,像颗冬瓜般大。

两人呆住了,平生还是头一次见到,两人试着去搬银元宝,搬倒是能搬起来,可要想十来里路搬着扛着跑回城里,恐怕都会累个半死。两人蹲在地上,商量起来。

一个说一定是有人偷下的财宝,先暂时寄放在野外。另一个说这也不合道理,若是赃物,应该埋入土中,岂能往草丛中一丢了事?

两人探讨了一阵后,又商讨对这笔外财该怎么办。一个说,这是天赐的财宝,咱二人用衣服把这个大元宝包起来,换成银票分了吧。

另一个说,这个大元宝虽说是遗于荒郊野外,但必有特殊的缘故,外财不可贪,不明来路的财物不可得,不然会招致灾祸。

说分的伙计听后也有点不甘心,两人随即离开草丛继续赶路,没走了多远是个岔路口,各自分道而行。

不主张得外财的伙计径直办差去了。那个动了心的伙计却不时地回头望着藏大元宝的地方,然后又偷偷地溜回了原处。拨开草丛一看:哎?大元宝呢?怎么是一小窟水呢?他以为是弄错了地方,弯腰细看时,地上分明还留着他二人刚才踩下的脚印呢。

他感到很奇怪:就这么一袋烟功夫,大元宝怎么变成了一窟水?敢是刚才他们看错了?不可能呀!

此时,他感到有点焦渴, 就爬下身子,把水窟里的清水喝了几口,甜甜的,立时就解了口渴。

下午时,两人办完差事,一前一后回了店里。那个喝了水窟里甜水的伙计,在返回来时,又去草丛中看了一回,还是一窟水,于是悻悻然带着百思不得其解的心绪归来。

一进店,刚想找先前回了一步的伙计偷偷诉说这桩蹊跷事,突然肚子里疼痛难忍,而且一阵比一阵厉害,后来竟捂着肚子在地上打起滚来,头上冒着豆大的冷汗珠子。

东家着了急,忙问是怎么回事,吃了些啥,喝了些啥。肚痛的伙计只好啊呀啊呀地把事情简单说了出来。东家突然想起昨晚的梦,觉得这不是医生能治的病,赶紧跪在院里的香台前,朝吕祖坛所在的方向上了香,片刻之后,那伙计的肚痛可了许多。

东家把前头回来的伙计叫上,又把轿车赶上,急匆匆往藏大元宝的地方赶去。拨开草丛一看,大元宝仍静静地躺在那里,只是上面有了个小坑。

东家叫伙计及车夫把大元宝抬到车上,直接往吕祖坛上送。吕祖坛上的老道士接待了他们,老道用一根鸡毛在肚痛的伙计嘴里一圪搅,那伙计连连发呕,”哇”的一声,竟吐出一小锭银子来,者道士拾起来往大元宝上的坑中一嵌,不大不小正合适。

此时,东家心中“哗”地明白了,这是吕洞宾祖师在帮他挑选掌柜的哩嘛。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