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恶蟒化龙

2020-08-21 15:17:13 38

万虞山脚下有一村子,村中有一姓秦的樵夫,年逾半百,被人称为秦老汉,话说这日秦老汉上山砍柴,因前几日刚下过雨,山中林木潮湿,干柴甚少,边走边寻找干柴,不觉误入山之深处,兜兜转转,竟迷了路。

秦老汉慌了神,此山中有不少毒虫猛兽,若是被困在山中,到了晚上,岂还能有命!赶忙寻找出路,然此时天色阴沉,看不到日光,无法辨别方位,秦老汉只得凭借自己的感觉往回走,走了约有半个时辰,却见周遭林木越来越茂密,前方有一棵参天古桑树遮住去路,那桑树根深叶茂,独木成林,枝干耸入云天,干云蔽日。

秦老汉见前方无路,心知自己是走错了道,长叹一声,懊恼不已,走了这么久,累的双膝发软,便到那桑树下歇息,没一会,发觉有什么东西滴落到了自己头上,用手一摸,感觉很是黏滑,抬头一看,顿时大骇,只见桑树上竟有一条斑斓巨蟒,更让秦老汉惊诧的是,那巨蟒竟有两颗蛇头,不停的交叉吞吐着蛇信,嘶嘶作响,粘液便是自蟒蛇口中滴落。那蟒蛇缠在树枝上,正狠狠盯着面前的一个鸟巢,鸟巢中有几只色彩艳丽的雏鸟探出了头,扑闪着翅膀,似乎很是恐惧。

蟒蛇顺着鸟巢游走,盘起身子将鸟巢团团围住,鸟巢中的雏鸟不停发出悲鸣,晃动着翅膀,试图用稚嫩的鸟喙驱赶蟒蛇,却无异于以卵击石,被双头蟒蛇一口衔起一只,仰头便将两只雏鸟吞吃下去,巢中仅剩下一只雏鸟,蟒蛇虎视眈眈盯着,晃动身躯又向其咬去,那雏鸟被逼出了鸟巢,从树上跌落下来,恰落到秦老汉身旁。

秦老汉对雏鸟很是怜悯,见双头蟒蛇虽是可怖,却是行动迟缓,便匆忙捡起那雏鸟,快步离去。

来到安全之处,秦老汉方敢细细打量自己手掌中的雏鸟,只见其身上布满青红相间的羽毛,红尾而白喙,长得很是艳丽,但奇怪的是这鸟却仅长有一条腿,独脚而支,很是奇异。

先前紧张,秦老汉并非察觉,现在才发现那雏鸟被自己抓在手中,竟然很烫,以手轻抚其羽,感觉焦热灼手,端的让人惊讶,不知这是什么怪鸟,但那鸟却并未感觉有什么异常,睁着一对小眼睛盯着秦老汉,轻轻鸣叫。

此时天上云开日朗,秦老汉便根据太阳的方位走出了深山,回到村子,回到家后,秦老汉给雏鸟做了个窝,里面放上一些米谷,雏鸟却看也不看,只是跟着秦老汉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秦老汉心道这鸟儿莫非是吃虫子的?便又寻了几条青虫放到它嘴前,鸟儿嫌弃似的将头扭到一旁,秦老汉这可犯了愁,“这也不吃那也不吃,莫不是想要吃人?”

气的秦老汉不再理会鸟儿,心道待你饿了,自然会吃。过了一会儿,鸟儿没饿,秦老汉倒是饿了,到灶房生火做饭,那鸟儿不肯老实在窝里待着,跟随秦老汉来到灶房,见到灶台下的火,没命的往上凑,秦老汉怕鸟儿被火所伤,将它驱赶到一旁,却没想到这鸟儿瞅了个空子,趁秦老汉不备,又偷偷跑了过来,扑闪着小翅膀径直朝着灶底钻去。

秦老汉慌忙拦截,却为时已晚,眼见鸟儿进了灶底,没入火中,然这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灶底的火竟渐渐熄灭了,秦老汉惊诧之余,赶忙用烧火棍将鸟儿捞了出来,鸟儿身上沾满了炭灰,黑的跟个炭球一般,它抖了抖身上的灰烬,竟是毫发无损,围着秦老汉扑闪着翅膀,显得很是欢快。

秦老汉看得目瞪口呆,心道这鸟竟然不怕火,当真是罕事,忽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再次生起了火,鸟儿果然又凑了上来,站在灶口朝着里面轻轻一吸,便将灶中的火焰吸入嘴里,丝毫不觉得烫,反而甚是欢愉。

“果然如自己所料,这鸟儿竟是以火为食的奇鸟。”秦老汉心道世间之事,果然无奇不有。

自此之后,秦老汉便每日燃起一堆柴火,喂食鸟儿,鸟儿吃饱之后便会飞到秦老汉肩上叽叽喳喳叫着,一人一鸟,相处竟甚是融洽。

一晃过了半载,那鸟儿也长大不少,身上的色彩越发的艳丽,如凤似鸾,叫声犹如天籁。让人啧啧称奇的是,一但它发怒,便会从口中喷出火焰来,不似凡火,灼热难当,经久不熄,因此被秦老汉起名为火儿,秦老汉常带火儿入深山捕猎,豺狼猛兽皆不畏惧。

却说这日秦老汉又带着火儿到深山狩猎,一人一鸟刚来到山中,便见空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秦老汉诧异,来时还是艳阳高照,怎得一晃眼便要下雨!赶忙寻一大树避雨。

然等了许久,不见有雨滴落,却见空中的乌云凝结,越来越厚,云层中有锁链粗的闪电穿梭其中,滋滋作响,雷声大作,声声震耳,甚是骇人,不似寻常下雨时的景象。

没一会而,秦老汉隐隐看到山林深处不知是一什么东西腾空而起,蜿蜒向着空中飞去,赶忙带着火儿近前一看,顿时一怔,竟是半年前险些吃掉火儿的那条双头蟒蛇。

秦老汉曾听说过蛇活过千年便会渡劫化龙的传闻,不曾想今日竟亲眼看到,十分的惊骇。怔怔望着那蛇,不敢轻举妄动。

然此时身旁的火儿却流露出仇恨的目光,腾空而起,晃动翅膀径直向着空中的蟒蛇飞去,而后悬停在蟒蛇身旁,张嘴一道烈焰便喷了过去,然那蟒蛇身旁有大风涌动,烈焰未至便被风吹散,蟒蛇发现了火儿,目露凶光,摆尾朝着火儿抽打过来,火儿躲闪不及,被蟒蛇打中,狠狠从空中摔落下来,将地砸了个坑,许久才站立起来,艰难扑闪着翅膀,却飞不起来,可见火儿受伤颇重。

秦老汉见此忧心不已,却又不知当如何帮助火儿,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正心焦之时,忽的好像想起了什么,将附近干枯的树枝堆放在一起,用随身携带的火折子点燃,很快燃起熊熊大火,大火又引燃了附近几颗枯树,顷刻间火势滔天。

秦老汉将火儿放入火中,大火灼热燎人,秦老汉退到一旁,烟雾缭绕,看不清火中景象,见火儿久久没有出来,秦老汉心中很是担忧,然片刻后,大火骤然湮灭,烟雾中,火儿周身燃着火焰,炽热逼人,光耀如日,让人无法直视,随着火儿一声嘹亮高亢的鸟鸣,腾空而起,向着蟒蛇飞去,途中双翼挥动,生出焚天大火,将天空燃的通红,蟒蛇被围困在火中,无处可逃。

那火虽是无根之火,却久燃不熄,渐渐将蟒蛇包裹起来,蟒蛇被烈火焚身,挣扎个不停。

秦老汉见此,长舒一口气,心道这蟒蛇必死无疑,但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却让秦老汉脸上愁云再起,只见空中那双头巨蟒见无法摆脱烈焰,嘶吼一声,两颗斗大蛇头齐齐张开两张血盆大口仰头向天,一口吐云,一口吐风,风卷云涌,顷刻间下起瓢泼大雨,身上烈焰随之而灭。

蟒蛇目闪寒光,狠狠盯着火儿,火儿绕蟒飞行,故技重施,鼓动双翼,空中凭空燃起弥天大火,较上次更甚,整个天空已是一片火海,掀起万丈波涛,火舌噬天,噼啪作响,向着蟒蛇蔓延而去,一路燃云焚雨,势不可挡。

然那蟒蛇却浑然不惧,一声怒吼,张口吐出一道邪风,那风非凡风,端得厉害无比,顷刻间空中狂风大作,直刮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狂风将漫天大火吹散,余势不减,如刀似剑,向着火儿刮去,火儿只觉四面八方皆是风,避无可避,只听得一声悲鸣,艳羽纷飞,血染长空,火儿自云端跌落下来,奄奄一息。

蟒蛇恨意难平,欲趁胜追击,然此时空中一声雷鸣响彻天地,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径直向着蟒蛇轰来,只见那蟒蛇仰头口吐云雾,空中霎时黑云密布,护住蟒蛇,劫雷轰在黑云上,如泥牛入海,毫无作用,无法将那黑云击破。

蟒蛇蜿蜒晃动身躯,向着火儿飞来,秦老汉心急如焚,正绝望之时,忽听得一声鸟鸣划破长空,山野震荡,林木悚然,那蟒蛇听闻此声,极为惶恐,掉头便走。

但见西南方一片赤红,滚滚热浪扑面而来,随着空中那片赤红的急速蔓延,周遭温度越来越高,一些枯叶已然冒出青烟,秦老汉躲在一块山石之下,亦是汗流浃背,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转瞬之间,整个世界已被那片赤红覆盖,秦老汉仰头望天,目之所及,尽是火焰,仿佛天地之间除了火再无他物,火光中,有一赤红大鸟,周身燃着金色火焰,发出耀目的光芒,如日临空,让秦老汉无法直视。

蟒蛇已逃遁到远处,赤红大鸟一声厉鸣,晃动羽翼,顷刻而至,将巨蟒抓在爪中,探囊取物一般轻松,蟒蛇吃痛,张开两张蛇口不断喷出云雾疾风,却只是困兽之斗,无济于事,风卷云涌中,大鸟丝毫不惧,毫发无损,金色烈焰里,风消云散,蟒蛇顷刻间已被烧成一具焦炭,命丧黄泉。

抛下蟒蛇,散去火焰,大鸟落于火儿身旁,轻轻扇动双翼,一团青色火焰将火儿包裹起来,不一会儿,火儿伤势渐愈,恢复如初。

大鸟一声鸣叫,晃动双翼直上云天,火儿紧随其后,离去之时,火儿在空中朝着秦老汉再三回首,恋恋不舍,而后点了三下头,消失在了云端。

三年之后,有一见多识广的云游道人途经村子,暂住于秦老汉家,秦老汉便将这事告诉了道人,道人听罢咋舌说道:“你所说的那鸟名叫毕方,为上古灵鸟,常栖息于深山千年桑木之上,可御火,故被人称为火神,又能守护山林不受火灾,所以也被称之为木神。”

“料想当年应当是那双头蟒蛇吞食了两只毕方雏鸟,得了道行,故可以化龙,却亦因招惹了毕方而大祸临头,蛇若双首,其性必恶,若让它得以化龙,必定会引发水患,为祸苍生,它能被毕方所诛,当真是幸事。”

秦老汉听了道人所言,亦暗自庆幸,若自己当年没有救下火儿,蟒蛇渡劫之时成年毕方便不会现身,到时候恶蟒化龙,人间不知又要平添多少灾祸。

标签:善恶因果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