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石头和老鳖,宝物和人心

2020-12-24 15:13:12 26

这地方有一个员外,家里非常富有,房屋成片,骡马成群,土地上千顷,金银财宝无数。只是员外家人丁不够兴旺,员外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叫小玉,小玉长得异常漂亮,且聪慧灵透,深得父母欢心。

小玉长到十五六岁,生病了。小玉的病是一种叫不 上名字的怪病,人日渐黄瘦,精神日渐恍惚。员外请了不少郎中,女儿把苦药水喝了不少,可病情不但不见好转,好像还越发重了。

见女儿垂泪,员外心疼坏了,无奈之际,只得写了一张招子,贴到大街上,这个办法类似现在的招标。招子上说,不管什么人,只要谁能把他女儿的病治好,他就把女儿许配给谁为妻。当然了,员外家里的东西也尽让未来的女婿随便挑。

招子贴了三天,无人敢揭招。

话分两头。当地有一个穷汉,叫王海。王海田无一垄,一年四季靠上山打柴维持生计。他的斧头砍在枯树上响得当当的,他家里穷得也当当的,王海这样的家境,找老婆是谈不上了,都到了而立之年,还是光棍一条,立不起来。

王海听人说了,员外在街上贴了招子,他连看也不去看,他知道,自己手中的斧子只适合砍柴,不能治病,看了也是白看。这天傍晚,王海在西山打柴累了,坐在-块石头旁休息。看着自己被夕阳拉长的孤单身影,他悲从心来,不禁黯然泪下。他连条擦泪的手巾都没有,只得把眼泪抹在身旁的石头上。

那块石头与别的石头不同,它有些突 出,顶部也滑溜溜的,像是一 块界碑。这时石头说话了,它要王海不必伤心, 会去把员外的招子揭下来就是了。

王海说揭招子容易,他不会治病怎么办。石 头说,它自有道理。石头告诉王海,员外家有一一个后花园 ,园子里有一口浇花井,井里有一个老鳖,已活了上万年。成了精的老鳖看上了员外的女儿小 玉,每晚夜深人静之时,老鳖精就会变成一个英俊小生,去和小玉幽会,和她百般温存。小玉夜间不能休息,又被老鳖精吸去了精髓,不生病才怪。

石头要王海把井水淘去,捉住老鳖,斩下老鳖的头颅,在火鏊子上焙干,然后碾成粉末,给小玉用温开水冲服,保管她的病很快就好了。

石头对王海为何如此关照呢?原来这块石头在阳光雨露下修炼了千年万年,因得不到人间的鲜血点化,迟迟不能通灵。有一回,王海打柴伤了手,把流出的一滴鲜血抹在它身上,它才得以成精。大概是为了报答他,它才给王海出了这么好的主意。

王海按照石头的主意行事,果然在员外家后花园的浇花井里捉到了一只老鳖,它静卧在井底的稀泥里,王海用脚把井底踩遍,才把它踩到了。这只老鳖其大无比,两只小眼睛放着暗光。

王海把老鳖抓在手里,它镇定自若,一点也不挣扎。老鳖也会说话,它说该它倒霉,让王海只管拿它邀功领 赏去吧。

可老鳖一会儿又叹了 口气,说:“可惜呀,可惜!”

王海问它有什么可惜的,它说,王海虽然可以娶小玉为妻,也可以享用员外家的家财,但小玉终究会老,万贯家财也有散尽的时候。

王海问那怎么办,老鳖说,它有一个办法,可让王海世世代代永享荣华富贵。

王海让老鳖说说看,老鳖欲言文止,说是不讲也罢,讲了王海也不一定去做。

王海说那不见得,老鳖就说它看王海是一个忠厚人,才把久藏心底的秘密说出来。

老鳖告诉王海,西山有一块像界碑一样的石头 ,石头肚子里有颗硕大的宝珠,把宝珠取出来,往家里一放,要什么有什么,要美女来美女,要金子来金子,想坐江山,还可以要一件龙袍,所以,当王海把小玉的病治好后,他既不应该娶小玉为妻,也别要员外家的金银财宝和房产田地,员外家有一间放杂物的小屋,小屋里放有一把油锤,王海只提出要那把油锤就够了。那把油锤好比是打开宝库的钥匙,只有用它才能砸开那块石头,取出宝珠。

老鳖特别对王海嘱咐说:“那石头不会承认自己肚子里有宝珠,你千万不要听信石头的话,更不要心软,只管用油锤把石头砸烂就是了。”

王海把小玉的病治好后,员外没有食言,他把王海奉为上宾,并开始筹办女儿的婚事。

王海拒绝娶员外的女儿为妻,也不要员外家任何值钱的东西。

员外大为不解,问他到底有什么要求。王海说:“你们家不是有一把闲置不用的油锤吗,把它送我就行了。至于我要油锤有什么用,你就不用管了。”

员外说:“这好办。”他立即命人把那把锈迹斑斑的铁疙瘩油锤取来,交于王海。他要王海别反悔,王海表示决不反悔。

员外毕竟是有阅历的人,他请来证人,与王海立下字据,好吃好喝招待了一顿,才送王海走了。

王海来到了那天傍晚坐着休息的地方,看到了那块像界碑一样的石头。石头见王海过来,正要向他道喜,见他手提一把油锤,未免吃惊。

王海对石头说:“对不起,我要把你肚子里的宝珠取出来。”

石头说:“你上当了,我肚子里哪有什么宝珠!”

王海不由石头分说,抡起大锤,向它拦腰砸去。大锤 落处,石头要时碎了一地。 王海急切地低头细瞅,碎石中哪有什么宝珠,只有一滴溅开的鲜血而已。

王海想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可后悔已经晚了....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