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神医手中萝卜变仙参,扳倒吝啬财主和贪婪县令

2021-06-16 15:38:00 14

明天启年间,江西洪都县(现在的南昌市)有一个非常富有的乡绅名叫杨三,家中妻妾成群财富多不胜数。当地的酒楼、药铺、丝绸生意都被他垄断,即便他已如此富有,但仍不满足,每日都挖空心思以各种名义去坑骗百姓的钱财。在他的操纵下,当地药材飞涨,人们对他恨得咬牙启齿。

可是恨归恨,百姓拿他毫无办法,只因杨三与当地县令徐义关系甚好,勾结在一起做尽坏事,百姓无处申诉只得忍气吞声。俗话说恶有恶报,杨三的独子杨以闲因整日混迹于声色场所,背后长了一个手指大小的大瘤子,疼的他整天龇牙咧嘴,找了无数的大夫都没有治好。杨三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便悬赏白银百两找名医给杨以闲治病。

有个名叫马依的名医看到了这个告示,本欲想去尝试一下,可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马依有个刚成年的儿子名叫马江,看到父亲满面愁容,不解地问父亲说道:“不知父亲为何满面愁容,是觉得酬金不够多还是您觉得您的医术治不好这个病?”

马依说道:“医治他的这个病并不难,但那杨三并不是言而有信的人,治好了他未必会兑现诺言,所以我们并不能轻信他的话。”

“用何种药物可治疗他这种病症?”马江问父亲。

马依看了儿子一脸好奇,就将药方全部说了出来。可没想到马江得到药方之后,没能抵住诱惑自告奋勇地到了杨三家里要替杨以闲治病。杨三听后十分开心,承诺若是他能治好这病立即支付白银百两决不食言。

马江按照父亲所说的药方配了一副药,给杨以闲服下之后,效果奇好,他背上的瘤子开始萎缩,几个疗程下来杨以闲的病情好的差不多了。杨三看到之后又舍不得付给他银子,他想了很久最终想到一个耍赖的办法,在马江向他要酬金之际,他嬉皮笑脸的说道:“我是个说话算话之人,可我看这分明就是病情自然好转,你怎么证明我儿子的痊愈是你的功劳?”

马江费尽口舌向他解释,可不论怎么解释,杨三就是不听,最后不仅没付钱还派人将他打了一顿。马江伤痕累累地回到家里,气急败坏地大哭起来,马依看到他这个样子气得直跺脚,怒斥他说:“我早就说过那杨三是个吝啬且贪得无厌之人,你就当长个记性吧。”

马江受到父亲这般训斥,自然更加气愤,从家门跑出去跳进河里打算一死了之,马依急忙将儿子救出来,马江苏醒的时候父亲老泪纵横地看着他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千万不能被诱惑遮住眼睛,有些事情只是表面看起来诱人,实则是个陷阱啊。”

马江百感交集,无奈地点点头说:“视财如命的人哪有什么诚信可言,这也怪我受不住诱惑,此事怪不得别人,全是我自作自受。”

经过这事情过后,马依和马江父子俩专心行医,马江再也没有想过天降横财的好事。可没多久杨三就又派人找到了他,这次与其说是请倒不如说逼他更合适,原来杨三的儿子杨以闲又得了怪病,这次全身上下都生密密麻麻的脓疮,他们找了很多大夫,都对其束手无策。

马江这回犯了难,凭经验他一眼就判断出杨以闲所患病症不是别的病,而是花柳症且发展到无药可医的地步,性命危在旦夕。可杨三威逼他说若是他治不好杨以闲的病,就绝不会放过他。这简直是赶鸭子上架,即便是神医华佗在世,也拿这个病无可奈何。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马江被抓后不久,一帮人进了马依的家里烧光、砸碎一切值钱的东西,还非要他拿出值钱的东西。

马依非常生气,想了一夜也没想出好主意,天快亮的时候他突然想到县令徐义是个见利忘义之徒,不如将计就计,他立即起身拿起一根萝卜装进药箱里献给徐县令。大堂之上,马依诉说完杨三罪状之后,见徐县令心不在焉,只盯着他的药箱子看,马依解释说:“我带来的这个是百年难遇的人参,外形像萝卜,实际则是仙参,若是徐县令能为我做主,这个仙参就先给您。”

徐县令皱着眉头看了一番,便喜笑颜开地收下东西说道:“此事我会调查清楚给你答复!”

实际这只是徐县令的敷衍马依的话。马依从徐县令那里回来之后又马不停蹄地立即找到杨三说:“若是您放了犬子,这个病症老夫可以医治,且能保证药到病除。”

杨三听后欣喜若狂,问道:“此话当真?若是治不好怎么办?”

“我以自己的性命保证绝对能治好公子的病症,且分文不收。”马依一脸自信,并不像是在撒谎。

杨三将马江放了,自己留下来给杨以闲治病。配药的时候,马依对杨三说道:“治疗这个病并不难,只是药方中有一副药极其难寻。”

杨三不以为然地说:“什么药?只要这世上有的药,没有我得不到的。”

马依说道:“我需要的药物叫仙参,外形长得像萝卜,实际则是人参,若是找不到这个药方,杨公子凶多吉少。”

马依的这个提议让杨三犯了难,他去哪里找这种仙参?这时马依说自己曾经有过一个,但献给了徐县令。杨三拍腿叫好,立即带众多金银去找徐县令,徐县令看到杨三带来这么多金银,便欣然同意将仙参送给了他。

杨三得仙参之后,立即将人参拿给马依,让其熬药替其儿子杨以闲治病,马依又说道:“我还要麻烦您帮我买几幅药物,这药物的新鲜度要适中,成熟度也要适中,若是把握不好度量只会功亏一篑。”

杨三犹豫半天对马依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由你去抓药,如今最难找的人参已经给你找到了。我会为你准备充足的银两,若是治不好我定会取你性命。”杨三说完便拿出一箱雪白的银锭交给马依去买药。

“若是治不好,您随时可以取我性命。”马依此时仍旧无比自信。他拎着装满银两的箱子,直接跑回家里,一路上有几个人紧紧地跟着他并监视着他,在他回到屋里的时候,几个人守在外面。马依将银两倒在地上,对儿子马江说道:“你带这些银子走吧,越远越好,现在外面有人监视,晚了就走不掉了。”

马江紧张地问:“可是您怎么办?您真能治好他吗?”

马依摇摇头说道:“此病无药可救,不出意外的话杨以闲明天就会一命呜呼,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可是你如何置身事外?他们又如何能相信你?”马江不解。

“当一个人满脑子都是贪欲,他就暴露了最大的缺点。”说完这话,马依立即关上箱子走出门去随便抓点药就回到的杨三的府邸之中。

第二天,杨以闲就因病重一命呜呼,杨三怒不可遏的质问马依,马依面色平静地说这都是因县令徐义给的仙参有毒才导致杨以闲一命呜呼,若是不信可派人查验,这仙参虽然长得像萝卜,可并不是萝卜。

杨三大怒:“大胆!你的意思是徐县令要害我儿性命?”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这并不是我送给徐县令的那个仙参,中间有什么误会我一概不知,您最好找人验一下再说。”马依此时无比镇定。杨三心里一惊,找人查验一番,这仙参果然是萝卜无疑!

杨三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欺骗和侮辱,大怒之下瞬间失去了理智抱着鱼死网破的态度将自己与徐县令勾结之事全抖了出来,闹得满城风雨。自那以后恶贯满盈的杨三和徐义才受到了惩罚。徐义这才明白马依献人参的初衷是在陷害他,可他若是刚正不阿,又怎么会被马依所利用落得如此下场?贪欲是个陷阱,马江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而县令徐义和巨富杨三则命丧其中再无回头之路。

毒蛇的弱点在于七寸,而人的弱点呢?无外乎贪欲二字。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