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智斗大财主

2020-11-03 14:53:35 14

清朝道光年间,常德府出了个机智人物陈二郎。他家住城北柳叶湖大堤下的陈家村,自幼父母双亡,是哥嫂供养他读书才考中秀才的。之后,他又考过两次乡试,但都没中,从此就在乡里以教书为生。因为他的字写得好,又会作对子,所以名气很大。

柳叶湖边有个杨柳村。一天,村里的大财主、人称“侯扒皮”的侯步仁,派管家带了一百两银子去请陈二郎写一幅中堂。

他的宝贝儿子后天就要成亲了,像他这样财大气粗的人家,家里办喜事没有名人的字画那是很没面子的。

陈二郎平时就看不惯那些作威作福欺压乡民的土豪,所以,即便有那肯出重金买他字的财主他也不予理睬。可奇怪的是,这次侯大财主派人来请,他却爽快地答应了。这让侯大财主觉得脸上很光彩。心想,还是银子这东西厉害,人家五十两请他不动,俺侯某出一百两就请来了,真是钱能通神啊!

不料陈二郎刚一见到侯大财主,就叫跟来的书童把那一百两银子退还给了他,笑着说:“员外所赠银两奉还,陈某此次写中堂想要的润资不是银两,而是俩活鹅。”说罢,他伸出两根指头朝不远处的河中指了指,河中是侯大财主家放养的一大群鹅。

“好,好!”侯大财主大喜,暗自嘲笑这陈二郎是读书读迂了呢!侯家的其他人也觉得奇怪,眼下,一百两银子可能买到二三百只肥鹅啊!

陈二郎哪管别人窃窃私议,见侯家人拿出早就裱好了的一幅空白中堂铺在了四张拼拢的方桌上,就命书童磨墨,自己坐在一旁品茶。

墨磨好一砚后倒进了一个钵里,再磨一砚再倒进钵里,再磨、再倒……直到钵里的墨水足够用时才叫书童住手。接着书童又从提箱里拿出一把火钳和一坨棉花来,侯大财主不知何意,站在一旁暗暗吃惊。

万事俱备,陈二郎才用火钳夹住棉花、在墨水钵里蘸饱了墨,然后卷袖、提“笔”、运气、凝神,“刷刷刷”一挥而就。

中堂上写的是一首诗:

你是你来我是我,

酒是酒来鹅是鹅。

一上加横变成二,

湖水不腐通江河。

落款处是用小楷狼毫写的陈二郎书,还钤了印。

陈二郎走后,粗通文墨的侯大财主对着“中堂”看了好一会儿,连声赞叹陈二郎用“棉花笔”写出的字矫若游龙、翩若惊鸿,可就是看不懂这首诗是啥意思,于是就问身边的朋友张员外。

谁知张员外也没读懂诗,但又不想丢面子,就假装摇头晃脑咂摸了半天,才胡诌道:“这诗的前两句就像《诗经》中的风、雅、颂一样是起兴,没啥实际意义;诗的主旨在后两句,‘一上加横变成二是指新郎新娘郎才女貌配成双;‘湖水不腐通江河是指一对新人结合后会像通了江河的湖水一样永远鲜活,家业兴旺、子孙满堂、百年好合。”

“太好了,太好了!”侯大财主这才高兴起来,“原来好诗都是一下子看不懂的,够人琢磨一阵子的诗才是好诗呀!”

几天后,陈二郎带着上百个挑夫来到侯家,说是来挑那天写中堂时侯大财主许下的鹅,侯大财主吃了一惊,说:“陈先生,我答应你的两只活鹅当时就给你的书童提走了啊!”

“没错,”陈二郎不慌不忙地说,“当时我只带了一个书童,所以临走时只提了两只鹅。今天,我想把该得的鹅都拿走,这又有何不可呢?”

“陈先生,你这是何意?”侯大财主急了,“我,我可不欠你的鹅呀!”

“不欠?”陈二郎指着中堂上的诗说,“你看,有诗为证!这四句诗的头一个字连起来是‘你酒一湖,四句的后四个字连起来是‘我鹅二河。”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咋说不欠?”

“陈先生,”侯大财主这下傻了眼,赶紧赔着笑脸,央求着,“您是个饱读诗书的文明人,可不能诈我啊!”

“哦,你说我詐你?”陈二郎笑了笑,“好哇!你说我诈你,就算我诈了你又能怎样?我这可是跟你学的哟!”

“跟我学的?”侯大财主不明何意。

“可不是吗?”陈二郎说,“有人用了你二分荒地,你就诈了人家‘酒一湖,你请我写字,我为什么不能要你‘鹅二河?难道我陈二郎的字会贱到只值两只鹅钱?”说到这里,陈二郎指着不远处的两条小河说,“我看这样吧,二河鹅少说也有三千只,便宜点儿算,你就给我一千两银子算了。”

侯大财主大惊失色,这才明白对方给他写中堂是来找麻烦的,本想变脸不认账,可儿子新婚才几天就跟人家起冲突,不吉利啊!再说,早就听说县太爷也很看重陈二郎呢!侯大财主马上冷脸变热脸地讨好说:“嘿嘿,陈先生,我哪敢用二分荒地诈人家‘酒一湖呀?我向先生保证,那二分荒地,我是同何老二开的一个玩笑,以后再也不会找他寻开心了。”

“当真?”陈二郎没奈何地叹了口气说,“那好,我也就只好自认倒霉了。我请乡亲们来挑鹅是讲好付费的,可是,而今我自认倒霉了,也不能让乡亲们白跑一趟呀?玩笑是你开的,这脚力钱也该你给吧?”

“这?我、我……我给……”

“好!”陈二郎说,“既然如此,那你就写一张字据给何老二,说明你是用二分荒地换了他一壶酒,而不是‘一湖酒;然后,我也写个字据给你,不再找你要那‘二河鹅,说明‘二活鹅我已经拿走了。你看如何?”

“依、依你,都依你……”到了这地步,侯大财主也只能任陈二郎摆布了。

原来,一个月前,村里的淘金人何老二的娘死了。何老二虽然淘的是金子,家里却穷得叮当响。眼下娘死了无葬身之地,就去求侯大财主。侯大财主见何老二来求他,眼珠几转就善人似的对何老二说,难得他一片孝心,他侯某愿把山边的那块荒地卖二分给他葬母。何老二问要多少钱。侯大财主大方地说就给一壶酒意思一下吧。就这样,何老二用一壶好酒换了侯大财主两分荒地安葬了老娘。

何老二的娘下葬半个月后,何老二淘金时意外地淘到了一大块狗头金,可折合白银五百两。消息传开后,侯大财主马上带了家丁找何老二要那块金子,说是抵酒钱。何老二说不欠他的酒钱。

侯大财主脸一变就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湖说,他葬母时答应过用“一湖酒”换他二分地,怎么想赖?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那“一湖酒”,少说也有一万担,能值一千两银子。想赖账就公堂上见!说罢就命家丁搜何老二的那块金子,可搜遍了何老二的家,也没见到金子的影子。

侯大财主又命令家丁搜何老二的身,何老二见事不好,撒腿就逃,侯府家丁追了半天也没追上,侯大财主就把何老二告到了官府。

侯大财主是地方上的一霸,何老二知道斗不过他。可他又不甘心被诈“一湖酒”而白赔千两银子,所以,躲在外边一直不敢回家。

也是天可怜见,何老二在县城里流浪时被陈二郎撞上了。

陈二郎认得这个淘金汉,他常去淘金汉家里买那刻图章用的各种石头。而今,见何老二愁眉苦脸坐在街边发呆,就问他有啥心事?何老二就把被侯大财主诈骗的事说了。陈二郎听了很气愤,但又没法帮他。也是事有凑巧,当他回到家里时,侯大财主派来的人已经等候他多时了,说是侯家办喜事,要请陈先生去写一幅中堂。陈二郎灵机一动假装推辞了一番就答应了,决心为何老二讨回公道……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