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哑女与买来的丈夫

2021-06-10 11:22:22 12

一杯烧酒进肚,酸甜苦辣涌上心头。柳木拉过柳全的手:“哥,咱可是一起长大的。你怎么也得帮帮我……”

柳全是柳木的叔伯哥,鬼精灵,人称“耗子精”。

柳全说:“别老在那二亩地里刨食了!按我的方法去做,我让你跟我一样有媳妇,住楼房,有花不完的钱。”他眯着醉眼继续说:“没听人说吗?要想富,广开路!”

柳木还是不开窍:“我一没文凭,二没技术,咋脱贫呢?”

“蛇有蛇路,马有马道。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柳全凑到柳木头前:“给你个发财路,有个科长托我给他闺女找个对象,这可是个大便宜,不是亲兄热弟不能给!”柳木心里想,妈呀,天上真就掉馅饼了。他欢天喜地半张着嘴听柳全叙说。“科长的闺女是个哑巴,有点委屈你,不过咱拿她搭个桥,等你在城里站稳了脚,有了根基,我再给你换一个,你看行吗?”

哑巴?柳木有点犹豫。可想想自己都快三十岁了,还没碰过女人呢。山沟沟里,像自己这样的,一群群的。有的,一辈子就是光杆子了。

他咬了咬牙,答应了。

新婚之夜,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新娘不丑,但不会说个贴心话啊,只会默默瞅着他。

婚后的日子很平淡,淡如水。哑女不会说话,但很会用心思。她心灵手巧,做的饭菜香甜可口。吃饭时,哪个菜好吃,哑女都会一筷子一筷子夹到柳木的碗里。晚上给柳木兑好洗脚水,轻轻地给柳木洗脚,柔柔地给他按摩。日子一长,柳木开始接纳哑女,外出干活,一下班,急急往家赶。

一天,哑女递给柳木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咱两个蜜月度完了,不能再靠父母养着,该做点事了。柳木脸红了,望着哑女面露难色。哑女懂,抿嘴一笑,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卡,又竖起三个手指头,又比划一个零。柳木明白了,哑女有30万块钱,可以做本钱。柳木说:“是你的钱,我不能用。”哑女指了指柳木,又拍了拍自己,翘起大拇指。柳木明白了哑女的意思:咱们是一家人,分什么你我?柳木问:“做什么呢?”哑女在纸上写“买车,跑运输”。柳木说:“可我没有驾照啊。”哑女拍了拍自己,笑了,柳木也笑了。

哑女开车,柳木上下货。一年下来,赚了好几万,柳木彻底服了媳妇。城市小,没有车行,只能到邻县拉货。到邻县要经过九曲十八弯的一段山路。那天,雨过天晴,山路像水洗过的一样。哑女小心翼翼地把着方向盘,稳稳地开着车。车不知道怎么熄火了!柳木和媳妇下车查看。突然,一块石头从天而降,一下砸在柳木右腿上,鲜血直流,他慌乱地大叫了起来。哑女却分外镇静,把衬衣脱下,撕成条,扎好伤腿,止住了血。她飞快地把车开到县医院。柳木伤势严重,要马上手术。医院小,血库没有血了。哑女一下伸出了胳膊,嘴里咿咿呀呀嚷个不停……因为救治及时,柳木很快伤愈出院了。

柳木对开车心有余悸,说什么也不愿再跑了。哑女什么都依他。小两口一合计,学烤鸡技术。在丈人的帮助下,领取了营业执照,在市场繁华地段租赁了一处门脸,开了一家烤鸡店,起名“惠民烤鸡店”。柳木和哑女配合默契,工艺精细,烤好的鸡外焦里嫩,香酥爽口,而且新鲜、分量足,军人、老人优先。每天买鸡的人从店里排到了大街上!

柳全又来了,进店拉着柳木就往外走。到了僻静处,柳全压低嗓音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闺女还没对象。人长得漂亮,就是腿有些瘸,你赶快离了,我把她介绍给你,这事成了你就再上一个台阶啦!不用干这油拉吧唧地活了。”

这次,柳木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柳全眼珠一瞪,骂了一句:“死榆木疙瘩!”悻悻地走了。他怎么也想不通,这回计谋怎么落空了?憨子柳木什么时候变聪明了?上次介绍哑女,他收了人家五万。

柳木回到店里,哑女用目光询问柳木:柳全来干什么?柳木说:“干活吧,别理他,他是个疯子。”

哑女听了,乐呵呵地忙了起来。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