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隐藏高手

2020-11-09 11:34:12 20

清朝末年,在东镇这地方住着户姓万的财主人家。万家的家业很大,光是干活的伙计就有几十个。在这些伙计当中,有一个哑巴,东家万大善人见他身子骨单薄,怕干不了地里的农活,就让他每天早晨起来打扫一下庭院,再干点别的零活儿。

万家虽说是户有钱人家,可从老辈子起就开始积德行善,赶上荒旱年头没吃的,附近的穷人就会拎着口袋到万家来借粮,秋后有了就还,没有也不要。谁家的老人去世没钱安葬,子女们只要到万府说句话,就会得到一副棺材钱。

因此,万家在东镇上的口碑极好。可由于世道越来越不太平,这一带土匪杀人放火的事常有发生,防贼也就成了头等大事。在这种情况下,万家不敢有丝毫松懈,新砌的院墙青砖少说也得有两丈多高。大门也很结实,是用柞木制作的,上面还钉了不少的铁炮钉。

每逢挂锄时,常有戏班子到东镇来演出。这天有个马戏班来到东镇,连男带女得有二十几个人。围好了场子,锣声一响演出便开始了。他们不但表演马戏,还表演空中飞人等大型杂技节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伙人个个都有一手绝活。再看这位姓闫的班主,尖头顶,大下巴,一双阴毒的眼睛,看上去就不像什么好人。

果不其然,收了场子,闫班主领着几个手下在镇子上逛了一圈,看似漫不经心,其实是在踩点。转来转去的,他们就来到了万府附近。这几个人贼眉鼠眼的,直拿眼睛往院墙上瞄。别人并没怎么在意,可在门前打扫卫生的哑巴却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到了晚上,趁人们熟睡,哑巴打开自己的行李卷,从里面取出一把剑。这是把盘龙剑,他将这把剑往腰间一盘,就匆匆出了房间。哑巴站在院心看了看,然后来到了东边的墙角下,身子猛地往起一纵,就像壁虎般地贴在了墙上。

而此刻,闫班主带领他的手下已悄悄地来到了万府的院墙外。白天都已经看好了,这东北墙角是最好的突破口。闫班主打了个手势,这时有个飞贼早已按捺不住,“噌”地一下站在了墙头上,往院子里看了眼,便跳了进去。可他的双脚还未来得及落地,脑袋就搬家了。

这个刚被收拾掉,紧跟着第二个就从墙上跳下来。哑巴伙计持剑的手轻轻一动,后下来的这个也就命赴黄泉。

进去两个人,却没有任何动静。闫班主觉得有些不对头,难道说这院子里早有埋伏不成?第三个正打算上墙,却被他一把按住了。闫班主低声命令道:“撤!”

天亮了,最先起来的管家万三发现了院子里的两具尸体,就赶紧跑去向东家万大善人报告。这时家人也都起来了,听说有人被杀了,都纷纷围过来。有人一眼便认了出来,这不是白天在镇子上耍马戏的人吗?万大善人派人去找闫班主,不想这伙人早已没了踪影。这才知道原来是伙飞贼。万大善人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凉!然而,又是什么人出手帮他杀了这两个家伙,使万家转危为安的呢?万大善人派人查了好多日子,也没查出个结果。

这边在查,那边闫班主也派人在查。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他还从没吃过这种哑巴亏。连一分钱都没弄到手,还搭上了两个兄弟,而且他们连咋死的都不知道。

这老万家一定有高人,不然的话进去的人不可能这么容易就丢了性命。要知道,这二人绝非等闲之辈,一个叫“云中鹤”,一个叫“浑江龙”,他们都是武林界的高手。

闫班主派人查了几个月,还是没有一点消息。

哑巴伙计跟往常一样,该干啥活还干啥活儿。没事时,他就一个人在小屋里待着。

这年冬天,东镇的头一场雪就特别大,平地足有一尺多深。这天早晨,闫班主带领他的手下人马卷土重来,还给老万家下了一份战书。要求立即把杀害他弟兄的人交出来,不然就血洗万家!

万大善人瞅着这份战书,吓得双手直抖。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干的,又怎么往外交人呢?看来这次万家真要大祸临头了。万大善人心中暗想,家有千口主事一人,那就由我自己来承担好了。吩咐管家把奴仆们集中在院子里,万大善人告诉大家:“你们有亲的投亲,没亲的投友,府上值钱的东西想拿啥就拿啥,还是赶紧逃命吧,就不要在这等着白白送死了!”万大善人的话音刚落,就见人群中的哑巴伙计突然站了出来,大声说道:“等一等,我有话说!”包括万大善人在内,所有的人都不由得怔住了:他不是哑巴吗?

哑巴一抱拳:“不错,在下并非聋哑人,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来到了东镇,藏匿于贵府之内。几年来,我看得十分清楚,万家好善乐施,以德为本,关心老百姓的疾苦,这实在是难能可贵。我投奔到这儿,东家并没因我是聋哑人而嫌弃我,而是对我百般照顾。我为了报恩,那日才出手杀了两个飞贼。唯恐暴露身份,我本打算一走了之,又怕这伙人再来找府上的麻烦,所以才一直没走。这次他们既然来了,我正好与他们有个了断!请你们大家尽管放心,此事绝不会连累任何人!”

万大善人深受感动,眼含热泪道:“是老朽眼拙,不识英雄真面目,让你在府里受委屈了。上次出手相救,恩重如山!这次他们有备而来,人多势众,你就不要再冒这个险了,还是赶紧走吧!”

“大丈夫敢作敢当。东家只管放心,我这就去会他们一会!”他抱了抱拳,转身离去。外边的雪地上,闫班主身披黑色斗篷,被弟兄们簇拥着,正在等候万家回话。见府门大开,有一人行走如飞,转眼之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再看雪地上,这人竟没留下一个脚印。

闫班主神色慌张,结结巴巴地问:“难道说你……就是……”来人微微一笑:“踏雪无痕佟峰,一个朝廷缉拿多年的钦犯。云中鹤和浑江龙作恶多端,已死在了佟某的剑下,此事与万府上下人等毫无关系。如果你想报仇,佟某就站在你面前,要是没这个本事的话,那就休怪佟某无情……”

闫班主头上的冷汗当时就冒出来了。佟峰的大名他早有耳闻,别说像他们这些人,就连皇上身边的大内高手都奈何不了他。

闫班主强装笑颜,抱了抱拳:“佟大侠武功盖世,谁人不知?都怪我手下的这些兄弟不知好歹,冒犯了大侠,还望恕罪!”闫班主不敢停留,立即带领手下人马灰溜溜地走了。

佟峰也离开了东镇,他后来去了哪儿无人知晓,只留下了这一段传奇故事。

热门阅读